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35章 回国、微妙

第六卷 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第1935章 回国、微妙

纽约,夜色深沉。

一处价值过亿美元的顶级豪宅中,康恩里-伯纳德喝着一杯鸡尾酒看着窗外的夜色。

美联储理事、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委员马克-法斯特、花期银行的的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哈利-伯纳德静静的呆在一旁。

“走了?”

“是的,伯纳德先生。今天中午的飞机飞往香港。”尼古拉斯-贾尔斯答道。他知道康恩里-伯纳德问的是陆景的消息。

康恩里-伯纳德目光落在儿子哈利-伯纳德身上,“哈利,对这次失败,你很生气?”

哈利-伯纳德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有一点。爸,这不是我们的过错。陆景就是个疯子。”

康恩里-伯纳德笑了笑,“那请问他能疯几次呢?45亿美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且看将来如何!”

马克-法斯特、尼古拉斯-贾尔斯都笑着点点头。这是他们的共识。

只要东部财团保持着足够的实力,慢慢的软刀子损耗和华的财力,终有致命一击的时刻。

陆景在10月12日去了一趟哈佛大学看望墨知秋和云玉致。她们俩还有两年的时间才能从哈佛毕业。墨知秋打算进入风景文化集团工作。给董晚瑶打下手。云玉致则是要回国主持云图集团的变革,开启电动车项目。

15日,陆景一行飞回香港。在香港和和华财团的众多议事会议成员小聚,庆祝和华成功收购黑石集团打入华尔街内部。而后,带着助理们转机京城。

此时,唐雨瑶和叶静雨已经在加州开始各自的工作。彩虹基金在这次收购中大出风头。叶静雨至少有3场专访和4个讲座需要出席。回头,估计国内媒体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叶静雨可是比李开复更适合成为互联网时代青年学生们的偶像、导师。

第一,叶静雨才29岁,天才横溢。取得了一系列的投资成功、创业成功、荣誉、成就。她的成就比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李开复更高、更炫目。

嗯,她还是个美女。

第二,叶静雨手中有一系列的互联网公司的股份。列举出来的话令人目眩神迷。同时,她还是互联网风投领域的风向标。她在创投领域会给创业的大学生很大的帮助。

多方面的。资金、人才、人脉。

陆景、墨静雯、余乐、小季、高婉薇抵达京城时京城已经是深秋季节。繁华的城市中有着秋季的馨香,又有着秋色的萧条感。陆景回来后给自己放了个假,周二才开始慢悠悠的上班。

周五下午。陆景和央-行行长林行长在京城大酒店10楼的包厢中见面。

林忠学笑着和陆景握手,“最近有点忙啊,今天才能有时间和你坐下来聊聊。收购黑石集团干得漂亮。”

陆景就笑,“林行长,怎么都说是我收购的。明明是洛克菲勒家族控制啊。”林忠学是何叔叔的世交晚辈,他一般都是称呼林忠学的职务。总不能喊林哥吧?

林忠学身边的秘书就笑起来。和华旗下的彩虹基金持有黑石集团75%的股份。虽说新的黑石集团公司章程中并没有规定彩虹基金可以推荐多少个董事会名额。但GH信托持有10%都可以推荐5个名额,难道彩虹基金一点权力都没有?

林忠学笑着摇头,“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现在关注你的眼睛可不少。”

世界级财团的掌门人,关注的人能少么?以陆景现在的地位,要是去拜访他的话,他都得空出时间来接待。当然,今天是私下里见面当然是留出足够的时间深入的聊一聊最好。

秘书退了出去。侍女送来下午茶。一壶清茶。三色茶点。茶香袅袅。

林忠学品着茶,和陆景聊着前些时候一家美国企业抱怨在中国没有受到优待的事情。

陆景轻笑着道:“有些人,吃着肉,还要说他在喝汤。外资在国内享受的税收、投资优惠还不够吗?还想享受100年吗?美国人怎么对待我们的企业的?各种惩罚性关税。美国人的无耻也是让人醉了。当然,更无耻的是某些学者为美国人辩护。黄皮白心。”

林忠学微微一笑,“思想的改变是个大难题。陆景,香港那边的地下钱庄你有没有了解。”

话题逐渐的从金融危机转移到对全球经济的展望和人民币国际化上。毫无疑问,美国金融海啸,其美元霸权将会受到欧元、日元的冲击。而这对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而香港是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交易市场。地下钱庄是一个很大的渠道。

陆景对地下钱庄的事情有些了解。国家会在适当的时候整治。“林行长,国家有没有考虑成立一家银行来取代IMF和亚洲开发银行?顺便引导热钱外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是由美国控制的。在国际上臭名昭著。所开出的经济药方基本都被验证是失败的。它的搭档是世界银行,主要是给IMF的药方提供资金支持。这俩名声不坏,主要是世界主流媒体都没有猛烈的抨击它。中国一直谋求在IMF中增加自己的份额和发言权。

亚洲开发银行则是由日本发起、控制的银行,为日本在亚洲范围内获取国家利益。经常配合日本政府搞一些“小动作”。

当然,日本是美国的一条狗,什么时候咬人,基本都得听美国的。日本第一的国家目标不是对抗中国,而是要解开自卫权,成为正常的国家:由经济强国变成军事强国。继而崛起成为世界强国。

对抗中国只是达成这个目标的手段——美国需要日本“咬”中国。

林行长愣了下,喝着茶。沉吟了一会,道:“陆景,你不看好国家趁机增加在IMF中的份额?”

陆景对前世的历史自然知道得清楚,金融危机之下欧美急需补血,当然得同意中国提出的条件。但是直到他重生,美国国会都没有批准协议生效。而人民币加入IMF的货币篮子更是遥远。

陆景微笑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美国的经济一塌糊涂,欧洲的经济不见得好到哪里去。美国人肯定得答应我们的投票权增加,关键是。美国人可能会拖。金融危机的影响会随着时间的影响而衰减…。”

林行长微微点头,沉思了足有十几分钟,道:“现阶段情况下我们要‘掀桌子’还力有不逮,还得按照西方制定的游戏规则玩。”接着语气一转。“你想过这家银行的名字没有?”

陆景就笑,“日本人搞过亚洲开发银行,我们可以搞个亚洲投资银行嘛!”

林行长笑着拿起茶杯喝茶。

陆景和林行长聊完天出来准备回家吃饭。

淡淡的夜幕弥漫在京城上空,秋季天黑得早。浩元路上堵得看不到车头。

陆景心里琢磨着推动成立国家级银行整合亚洲区域的力量的事情。他自然不知道日后国家会真的有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当时英国第一个反水,率先加入成为创始成员国。而美国和日本自至始至终都不来中国的游戏桌上。

其实。中投投资黑石集团就是国家在有意的引导热钱流出。06年07年国内楼市被热钱推高。高盛、摩根士丹利都有基金在投资国内的楼市。

当然,中投的计划最终没有成功,反而被黑石集团给坑惨了。而现在,引导热钱流出的问题可以通过亚投行投资泛亚太地区来疏导、解决。

陆景思考着,手机铃声响起。

陆景看看手机号码,接了电话,惊讶的笑道:“傅婕,怎么突然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前段时间,傅婕都在冷处理和他的关系。当然,工作上的一些沟通是免不了。只是没有那天在她家中的那份默契。

傅婕知道陆景心中还有些介怀她突然的疏远。心里倒没觉得厌烦他,反倒是有些轻快的情绪涌上来,反击道:“陆景,我跟你没生分到打个电话都要预约的情况吧?”

以陆景的地位,她要不是陆景的朋友,想见他,真的得向他的大秘书墨静雯预约才行。

陆景就笑,“看你,我开句玩笑,你就急了。有事吧?”

傅婕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平复着微微有些凌乱的心情,心里有些赫然,她是习惯性的以强势姿态“反击”,可她不应该这么对陆景。放柔了声音,“嗯,我有事情找你帮忙。”

“急不急,不急的话我明天中午在汇海大酒店请你吃饭。有段时间没和你聊聊了。”

傅婕道:“也没那么急,那就明天中午吧。”

挂了电话,傅婕却是愕然发现她鬼使神差的竟然答应和陆景一起吃饭。禁不住苦笑着拍拍额头。她可是打算“疏远”陆景的。

12楼的1号包厢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帷幕拢起。临近中午的阳光擦着山巅照进汇海大酒店内。

傅婕穿着一袭素雅的深蓝色外套走进来,身边跟着助理步山梅。看到包厢中陆景身边清新知性的美人:高婉薇时,禁不住愣了下。心里有些复杂的情绪涌起来。突然的想到以前看过的一段话。

当一个男人邀请女人共浴时,女人可以拒绝,这叫矜持。

可反过来,当女人邀请男人共浴时,男人要是拒绝,这就叫伤害。

她现在内心里突然就这么一点感觉。她可以带助理来避嫌,可陆景带助理来,她心里的情绪有些微妙。

“傅姐。”高婉薇笑着和傅婕打个招呼,然后招呼着酒店上菜。

傅婕收敛了心中的情绪,笑着点头,“薇薇…,最近忙不忙,改天我们一起做美容。”

陆景就笑起来。薇薇在白露还在京城时就和傅婕私交不错。经常一起美容、购物什么的。

寒暄着,一道道的小菜送上来。

傅婕说明来意,“陆景,央行货币委员会顾教授教过我的课,我想向你讨个人情。老先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不容易。”

前些时候,美国高通抱怨中国的商业环境越来越差,手机企业都不教专利费给高通。顾教授以前和高通的一个基金有合作,在媒体上出面帮高通说了几句话,要求维护市场的公平环境。

景华手机是全球的手机老大,这番言论肯定是触怒了陆景。据说,央行货币委员会打算将顾教授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