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36章 压场

第1936章 压场 [ 返回 ] 手机

陆景沉默了一会,“傅婕,不至于这么巧吧?”

顾教授这种拿钱就说话的人。要是在美国,陆景挺喜欢的。有职业操守啊。但是在国内,他心里就很不痛快。这是典型的吃里扒外。

傅婕看着陆景的眼睛,道:“陆景,我认真的。”

陆景有点呲牙,吸了口气,举起高就脚玻璃杯和傅婕碰了碰,“那让他把这届干完吧。”

很多事情,他也不好做得太明显、太过分。

傅婕松了口气,起身给陆景倒酒,道:“陆景,谢谢啊!”陆景这是卖了她很大一个面子。

陆景笑着摇头,说:“缓一缓顾教授的事情无可无不可。不算什么。你啊,以后别躲着我就行咯。”

傅婕有一点羞恼,陆景太肆无忌惮了,步山梅和高婉薇还在呢。秀眸瞪陆景一眼。她努力的想要让她看起来严肃一点,但依旧看起来像娇嗔。

步山梅心里暗自发笑。傅总平常多么严厉强硬的女人啊,可是在陆景面前就像完全施展不开一样。一颦一笑都带着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想也是,再成功、厉害的女人在陆景的荣耀面前,大约也只能仰视他。

高婉薇无奈的轻笑。傅姐这样漂亮、成熟的女人,陆景对她有好=感倒也正常。从美国回来后,她倒是发现陆景变得洒脱了许多,基本上想什么会说出来。这或许是和华财团地位上升后带来的变化。很有一些独特的魅力。

就比如现在,陆景径直的告诉傅婕他对她要好感,傅姐未必会真的同陆景翻脸。

吃过饭后。陆景留傅婕闲聊。随意的聊着,说起反垄断法的事情。对高通这样的公司。一边享受着中国的外资优惠,一边说中国的商业环境不好。简直是岂有此理!必须要有一定反制手段。外国人信奉的是弱肉强食,与邻友好这种概念不在他们的脑海中。必须要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反垄断法就是从法律层面上定一个规矩,具体什么时候执行再看情况而定。

陆景前两天去中南海与何叔叔见面时说起这件事。这倒不仅仅是因为高通得罪了他,触犯了景华手机的利益。实际上,景华的高端芯片比高通的性能还差20%左右。预计三到五年内可以与之持平。反垄断法是国家利益。

聊起经济方面的事宜,傅婕放松了很多,又和陆景聊起中投的事情。她这段时间因为黑石集团股价低迷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当然,随着陆景入主黑石集团,她身上的压力便消失。

陆景就笑。“那你要做好升官的准备。”最近中投有传言傅婕即将升任中投的总经理。这是对她卓绝的眼光的奖赏。因为傅婕主导的中投在做空黑石集团的股票中获利了数亿美元。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傅婕展颜一笑,明艳照人。作为女强人,她自然是喜欢走到更高的位置上,“那我借你吉言了。”

闲聊到傍晚,陆景和高婉薇坐车去燕湖家园吃晚饭。汇海大酒店门口,傅婕看着陆景的宾利车消失在紫竹大道的车流中,过了十几秒才慢慢的收回目光,清幽的叹了口气。

她心情很复杂呢。

和华财团入主黑石集团的消息只在少数人的层面流传。在媒体上的消息都是彩虹基金与h信托收购黑石集团。

美国方面报道的也是洛克菲勒家族入主黑石集团。雷纳德洛克菲勒比陆景更需要这一层光环,即便他知道会面临着来自各方的明枪暗箭。

国内对这件影响力巨大的商业收购案集中报道在彩虹基金上。叶静雨在媒体上连续的接受采访。央视财经频道特意要求她来做了一期专访。

时光便这么一晃而过。

11月初的一场冬雨让京城里变得萧瑟。傅婕在中投大厦的办公室窗前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午后时分。冬雨让天地间多了继续寂寥。就像她的心情。

手机铃声突然的响起来。

傅婕走到办公桌边,看看苹果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心脏忽而轻微的加速。习惯性的等了三秒后,这才按了接听按钮。“陆景”

陆景笑笑,“是我。傅婕,做什么在?”

傅婕微微一笑。“能做什么?上班啊。我可是有工作的人,不像你每天都只拿3个小时工作。”那天在汇海酒店吃过饭。陆景又给她打过几次电话。她现在和陆景的关系基本上恢复旧观。

陆景道:“话说我已经很努力吧?老板清闲才说明公司制度好下属们努力啊。哦,晚上我请你在金顶俱乐部吃饭。有时间吗?”

傅婕本想等等装作犹豫了一番再回答,可下一秒嘴里就答应下来,“我正愁没地方解决晚饭。”

说笑几句,傅婕挂了电话,想了想,按了内线接通助理步山梅的“山梅,我有点事情要处理,有什么事儿你先帮我处理下。”

傅婕叮嘱完助理从中投大厦开车回家。她想挑选一下今晚的衣服。女为悦己者容。

自陆景表态不在意秦成文的“冒犯”之后,京城四大俱乐部还是金顶、白雁苏飞、大唐雨景、嘉南四家。金顶俱乐部的氛围偏重于商业交易。

傅婕坐电梯径直到维景国际大厦50楼,出示会员卡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前往51楼的6号包厢。

“傅总,到了。”

“好的,谢谢!”

傅婕走进简雅明亮的6号包厢。包厢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暗红色地毯,华丽的宫灯照耀下光线极佳。正中的棕色组合沙发茶几边,陆景正和一名身姿修长盘着发髻的美丽女子在闲聊。

傅婕心里有点凄苦感。她都不明白她最近怎么总是会有一些小女孩的情绪。她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陆景起身招呼道:“傅婕,来了。坐这边。”又介绍汪勤勤和傅婕认识。“好了,开饭吧。我都有点饿了。”傅婕迟到了半小时。

一道道的菜肴送上来。

汪勤勤有些诧异陆景和傅婕这个娴雅素净的美妇的关系。但无意探询,举起一两的白酒杯道:“陆少。谢谢你今天赏脸过来赴宴。”

陆景就笑,“你是星光传媒的头号女星,方总在我这儿还是有些面子的。当然,我们很早就认识。”

很多年以前,他和汪勤勤在杭城见过面。那时候史大少还在京城里呼风唤雨。

汪勤勤起身给陆景添着酒。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镂空长裙,性感的蕾丝格调,低胸的那一会,丰满的白乳都展露在陆景眼中,黑色的文胸托着一道深邃的沟壑。“陆少,你和建业的那个小姑娘还有联系吗?”

陆景揉揉眉心,他的印象有点模糊了,“是叫北北吧?”

汪勤勤掩嘴轻笑,“贝贝。真名叫夏婕。”

陆景想起来了,自嘲的道:“人老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喽。”

汪勤勤道:“陆少,你这是贵人多忘事啊。可不是老了。你现在真是风华正茂的黄金年纪。”

陆景呵呵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六十岁之后是黄金年纪呢。”

汪勤勤笑吟吟的道:“你要是走仕途,以你的能力。肯定会。”说着,又举起酒杯敬陆景。

傅婕冷眼看着陆景和汪勤勤叙旧。这位国内的一线明星,著名的影后,她还是认识的。当然。汪勤勤不知道她是谁。陆景介绍她的时候只说在中投工作的朋友。

汪勤勤再给陆景添了一杯酒,说:“陆少,有件事我不知道当不当说。我在娱乐圈出道是林峡刚林导提携的。林导的事儿是他自作自受。他现在想办假释。我多嘴在陆少你面前唠叨一句。成不成我都记陆少的恩情。”

不愧是久经考验的影后啊。这场面话说的很漂亮。陆景心中并无多少反感,笑着和汪勤勤干了一杯。咂嘴道:“林峡刚的事情是典型案例。法外容情是不可能的。”

汪勤勤殷勤的笑容暗淡了几分,随即恢复过来。“陆少,谢谢你如实相告。我回头就回复林导的家人。”

陆景微微点头,倒是很赞赏汪勤勤这报恩的举动,“嗯。汪小姐,我听方总说你有意等合约结束后跳槽到天辰娱乐。我帮你打个招呼吧。以个人工作室的方式加入天辰娱乐。”

汪勤勤愣了下,有些哭笑不得,她帮林导的事情没办妥,倒是自己得了陆二少的帮忙。她倒不会认为陆景看上她。心里琢磨了下,隐约有点明白陆景的用意。顿时,笑颜如花,再向陆景劝酒,“陆少,谢谢!”

陆景虚点了汪勤勤一下,“你这句谢谢比刚才真诚。”

汪勤勤笑盈盈的喝酒。她在场面上厮混,眉眼通透,再略坐了一会,就道:“陆少,今天很尽兴。我先走了。”

陆景微微一点头,安然的坐着。汪勤勤和傅婕打了个招呼,拿着外套和手袋离开。

傅婕笑一笑,略带讥讽的道:“陆景,合着你今天是借花献佛,顺带请我吃饭啊。”

陆景笑笑,拍拍傅婕的小手,解释道:“傅婕,你不觉得你很压场吗?你今天要是不来,你信不信汪勤勤能在我面前把裙子给脱了。”

傅婕就愣了下,陆景这是拿她当自己人,心里的不满忽而烟消云散,心里觉得应该矜持点端下架子,可嘴角一抹明艳的笑意不可抑制的流泻出来,说:“我信。陆景,你也有害怕美女的时候?”

陆景笑着道:“我要给方成济面子,不得不吃这顿饭。我觉得你强大的气场来压场最合适。”

傅婕美眸瞪陆景一眼,有点小妩媚,“说的我多么那个似的。我在你面前什么光环都得收起来吧?”

“傅婕,这算是拍我马屁吧!”陆景哈哈一笑,打电话吩咐再重新送几道小菜和红酒进来,傅婕的口味偏清淡一些。京菜口味重了些。傅婕爱红酒胜过白酒。

吩咐妥当后,陆景道:“傅婕,今天请你吃饭,是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升任的事情定了。”

傅婕愣了下,禁不住展颜一笑。原来陆景是要为她庆贺。白腻的脸蛋上仿佛有一层莫名的色彩,介乎妩媚与性感之间的成熟女人风情在华丽的灯光下摇曳生姿。明艳照人。

陆景给傅婕的笑容弄得有点恍惚,禁不住伸手轻轻的抚了一下她俏丽的脸蛋。傅婕今天穿着宝蓝色大衣,白色的阔腿裤。身材苗条。带着金丝眼镜,五官精致,有着娴雅的成熟女人风姿。

“傅婕,考不考虑把我们纯洁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

傅婕给陆景的话逗得嫣然一笑,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也没有要将他手拿开的意思,“都什么年代啊!我和你有个鬼的纯洁的友谊。陆景,我眼角都有皱纹了。”

“在哪里啊,我看看。”陆景轻柔的抱着傅婕。傅婕顺从的依偎在陆景怀里。陆景就着明亮的灯光,仔细的看着傅婕精致小脸。精致的五官美轮美奂,哪里有什么皱纹,香气幽幽传来,令人心猿意马,陆景温声道:“傅婕,闭上眼睛。”

傅婕妩媚的白陆景一眼,心里忽而颤了一下。期待又娇羞。只是,她不愿意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

陆景轻轻的吸一口气,在傅婕俏丽的脸蛋上温柔的吻了一口。

这时,送餐的服务员进来。。

ps:

国足昨天赢了个2:0,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