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42章 打脸(二)

第1942章 打脸(二)

美国的圣诞节假期在12月24日下午和25日整天,所有的政府部门都不上班。

12月28日,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经过初步调查确信彩虹基金并不存在违规的行为。“但我们将继续保持对彩虹基金的关注。”其在报告结尾的这个表态更向是情绪的发泄和无力的恐吓。

由于情报委员会调查彩虹基金的时间并不长,外界对美国国会仓促的结束这次调查有诸多猜测。

同时,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上刊登了对要求审查景华通信观点的反驳文章。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主持人在节目说道:“下一个华为?不,美国民众喜欢景华手机。我们支持创新。”

连续的舆论表态让人们都感觉到一场袭向彩虹基金、景华通信的风暴正在逐步的消散。

而全球的财经新闻频道都报道了随后F发布的最新改革方案,中国在F中的份额将会由第八位提升到第六位。至此,在欧美的普通民众中开始逐步的感受到中国的力量。

在未来的两三年内,欧债危机爆发时,他们还将认识到中国的富裕、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

“陆先生,总算稳住了,我还会继续在舆论上为彩虹基金、景华通信正名。”

芝加哥的某处别墅中,马文-克朗在家中给陆景打着电话,心底释然的松口气。全球的媒体不会将中国在F的变动和彩虹基金脱困联系起来,但是他不会。他在美联储有自己的渠道。当然,这件事并不算完,还需要巩固一下成果。

陆景笑笑,“马文,辛苦了。”

聊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他来欧洲已经有几天了。不过,他现在并不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陪杰西卡。而是在法兰克福风景文化集团的总部。他来看风白露和董晚瑶。在哈佛读书的墨知秋和云玉致圣诞节放假,也在伦敦。

风景文化集团总部位于法兰克福北部市区。拥有一栋56层的办公大楼。门口的公司标志已经成为法兰克福的一个地标。

豪华明亮的董事长办公室内,陆景将手机放在茶几上,“马文-克朗的电话。”

杨玉立微笑着抽烟,“克朗家族靠近我们的决心还是很大的。就是暂时他们还帮不上大忙。需要你在安迪-摩根、雷纳德-洛克菲勒中间游走借力。”

陆景就笑。“老杨,这是一个基本点。最重要的还是中国与美国力量的博弈。”

和华财团与摩根家族的较量,不仅仅是经济较量,还有国家层面的较量。国家力量才是和华的基本盘。

杨玉立呵呵一笑,“景少。我看安迪-摩根这次脸都要被打肿了啊。”安迪-摩根力推让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严查彩虹基金,甚至想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将彩虹基金列入黑名单,但最终这个意图落空。在加上世爵公司的事情,这是一个两连环的打脸。

陆景笑了笑,点了一颗烟,“摩根家族在美国早就已经失去统治力。美国不是摩根家族的美国。他们是一流的财团,但不是那个曾经的超级财团。”

杨玉立笑着点头,说:“就是不知道美国国会那帮人怎么给安迪-摩根解释啊!哈哈。”

陆景微微一笑。想必,不管什么解释都会让安迪-摩根暴跳如雷吧!

安迪-摩根,这个回合是我胜了。

安迪-摩根并不在荷兰。他在杰西卡拒绝他的第一时间就返回伦敦。一方面是伦敦这里有几个朋友需要走动一下。另一方面他还对杰西卡抱有期望。没有任何男人可以对杰西卡那个美丽性感的尤-物立即忘怀。

然而紧接着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宣布不再调查彩虹基金后,他的心情变得极度糟糕,立即结束和沃伦财团大卫-沃伦的见面飞回纽约。

12月30日下午,美联储理事、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委员马克-法斯特来到安迪-摩根的别墅拜访他。

2008年11月,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但目前还是小布什在履行总统的职责。新总统的就职仪式会在2009年1月下旬举行。马克-法斯特目前还是小布什总统的智囊团中的一员。在美国政坛人脉广泛的马克-法斯特对调查彩虹基金的始末非常清楚。

“请坐吧!法斯特先生。”客厅中,安迪-摩根脸色冷着招呼马克-法斯特落座,“我想知道,伯纳德先生到底怎么想的?我们联手的默契是否还在?”

安迪-摩根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显然,他内心中很不满。

马克-法斯特嘴角泛起苦笑,道:“摩根先生。我们需要中国人的资金来拯救全球的经济。”

安迪-摩根沉默了。美国经济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当然知道。他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同样损失了不少。美国的经济体量远远的超过几个财团、家族控制的财富。美国的经济出问题,在全球经济化的现代,光靠几家财团的力量是不可能力挽狂澜的。当年摩根以一己之力改变股灾、经济危机的盛况已经不可复现。而且,美联储。美国政府救助华尔街就是在就这些背后的财团。现在需要中国的资金注入美国市场,他如何拒绝?拒绝就是与华尔街所有人为敌。

侍女悄然的送来咖啡。

马克-法斯特诚恳的道:“摩根先生,请相信东部财团的诚意。我们不希望看到一家中国财团在全球经济中占有更大的话语权。伯纳德先生让我转告他的建议:来日方长。”

财团之间的较量,以五年十年为期都很正常。因为,这涉及到资本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在新兴行业的流动。比如:资本就从20世纪初的钢铁、造船、铁路工业在20世纪末迅速的流向电子、互联网行业。

安迪-摩根轻轻的点了点头。“法斯特先生,我希望你能担任美联储的执行委员。”

美联储执行委员任期14年,一共只有7名。与12名联邦储蓄银行主席组成美联储的最高权力决策机构。执行委员由总统提名。根据美联储的人事制度,执行委员会较差两年的任期。美国总统在4年的任期内,只有2个提名额度。

恰巧,是民-主党。

马克-法斯特心里有些激动,低声道:“谢谢,摩根先生。”

安迪-摩根疲倦的摆摆手。马克-法斯特这种智囊人物是他需要拉拢的对象。正好,马克-法斯特也表明对陆景的敌视态度。以美联储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足以对和华财团造成不小的困扰。

送走马克-法斯特之后,安迪-摩根走到阳台上,喟然长叹、冷风拂面而来,心里失落感重重。

他从哈利-伯纳德那里了解到:陆景现在正在德国法兰克福。不久前刚刚拜访了德意志银行财团。而杰西卡也在欧洲。他的心都有点滴血。如果说上次的电话录音只是暧-昧,那么,这次杰西卡只怕会真的变成陆景的女人了。

这一局,他输的有点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