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43章 法兰克福的闲暇时光

第1943章 法兰克福的闲暇时光

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温柔的微风闲适的吹过豪华公寓的阳台。雷纳德-洛克菲勒招待着好友艾德蒙-阿伯特喝下午茶。远处的街道车水马龙。

“艾德蒙,陆景这个反击很精妙啊!”雷纳德微微笑道。笑容有着说不清的意味。

他只是提议调查彩虹基金,并没有想将彩虹基金列入禁止在美国投资的黑名单。然而,安迪-摩根动用他的关系,几乎要将彩虹基金逼入死境。但陆景竟然说动了中国央行为他保驾护航,生生的搬回这一局。在当今全球经济处在危机的背景下,中国的资金是世界各大经济体所需要的。

艾德蒙-阿伯特酸溜溜的安慰道:“过两年,等金融危机缓过去,和华财团还会面临着新问题的。”

他知道雷纳德的心理。让陆景在安迪-摩根手上吃个亏未尝不可。这样陆景才会更加重视和雷纳德的关系。

雷纳德当然不和陆景翻脸,他需要陆景的赚钱能力,与陆景合作可以让他更加的成功。但这一次和收购黑石集团的时候心理状态有所不同。

第一,成功的收购黑石集团,他在洛克菲勒家族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达到二代子弟的顶点。

第二,陆景刚和马文-克朗联手摆了他一道,将安卓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了克朗金融集团。

雷纳德摆摆手,拿起茶杯,看着远处的白云。等几年?几年之后只怕和华财团会越发的强大了!

陆景和他的关系:从陆景有求于他,到被他压制,平起平坐,转而压制住他。现在是稳压他以头。这种变化真是令他相当的惆怅。

“嘿,安迪。大约你也能好好的体验这个变化咯。”

建业。

叶静雨在京城带马文-克朗见过陆景之后就回了黄海。彩虹基金在黄海设有总部。

圣诞前后,她回到建业家中陪父母一起过圣诞节。

一场小雪飘扬在建业,将南山别墅染得雪白。

“静雨。来,吃饭了。”别墅的客厅中。叶妈妈云紫香招手说道。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餐厅中的丈夫叶卫,脸上露出温馨的笑容。随着静雨的能耐越来越大,她和大卫还要靠静雨照顾。甜蜜的二人世界里多了静雨,好像也逐渐的被她和大卫接受。到底是他们俩的女儿呢。

“妈,来了。”叶静雨挥挥手,走进餐厅。

饭后,叶静雨回到她的房间中给许雪打电话,“雪姐。看到报纸上的消息了吧?彩虹基金保住了,我现在心情好得不得了。哈哈!”

“看到了啊。我都还有点蒙。央行怎么帮我说话。陆景这次运作的很好。”

叶静雨笑道:“雪姐,我给这次行动打99分。还有1分是扣掉那家伙跑到欧洲去了。”

许雪娇笑,“静雨,学会吃醋了哇?哦,彩虹基金接下来还在美国投资吗?”就怕最近的这次调查让彩虹基金束手束脚。

“有一点。我想找人分享快乐。投资当然要继续。我还怕他们啊?咯咯。”

下雪的下午,叶静雨的笑声清脆雪嫩,在清幽的南山别墅中回荡。承载着她愉悦的心情。

….

加州,硅谷。夜空闪耀。

丹尼尔-沃伦在公寓的落地窗前喝着红酒,彩虹基金免于调查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他是看着陆景一步步从美国的富豪圈子中走起来。现在陆景已经有能力让最顶尖的一拨人吃瘪。

“陆景再一次让安迪-摩根受到挫折。打压无疾而终。那说明陆景现在有足够的实力和安迪-摩根平起平坐!”

丹尼尔-沃伦拿着酒杯轻轻的摇晃,举杯喝了一口。

他的心脏微微有些激动。陆景正在欧洲。距离他重返沃伦财团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他非常期待。

迈阿密。

布鲁斯-富林明在卧室里来回的走动着,手里拿着手机犹豫着。

他在犹豫要不要给女儿杰西卡-富林明打个电话:他想跟在陆景身后赚钱。想让女儿帮忙求情。

再等等,杰西卡现在算是和陆景在度假。等两天再打这个电话。

陆景在法兰克福的这几天很悠闲。

上次来德国,他身上有着光伏产业的重任,根本没有好好的逛一逛这座欧洲的金融中心城市。

罗马广场、歌德故居、维也纳森林等等旅游胜地都留下他和风白露、董晚瑶、墨静雯、墨知秋、云玉致欢快的身影。

1月2日下午,陆景带着墨静雯、墨知秋、云玉致租了一艘船在法兰克福市的河流中悠闲的漫游。蓝天上白云悠悠。

“唔,这样悠闲的日子真是令人舒服啊,都不想回哈佛了。”墨知秋感叹道,妩媚的眼眸看着陆景。一身白色的长款大衣陪着黄色的毛衣,玉女风情十足。

墨知秋和云玉致两人并排的坐在宽敞的船舱中。铺着精美桌布的四方桌对面。陆景和墨静雯两人凑在一起看手机邮件。

听到墨知秋的感慨,陆景就笑。“知秋,那你早点毕业啊!你不是想来风景文化集团工作吗?天天呆在法兰克福。”

墨静雯关了邮件。拿起桌子上的清茶喝了一口,说:“就怕聂阿姨不愿意。”

墨知秋翻个白眼,“墨静雯,不要把你那无知的想法加在我身上。我可没有你那么喜欢听大妈的话?我去哪儿工作管我妈什么事?”

一贯娴雅明媚的墨静雯仿佛一只斗鸡般,瞪着墨知秋,“墨知秋,你再说一遍试试?”

“说就说!”

陆景无语的摇头。这是这些天的老节目了。他就带了墨静雯来欧洲。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和墨知秋见面后,她们俩就没少吵过。

太毁形象了啊,静雯!

云玉致清纯的脸蛋上浮起笑容。婉婉的说道:“陆哥,恭喜你打败摩根家族!”她每天都有看报纸练习英文。

她是个秀美安静的女孩。

陆景笑着摆摆手,“没那么夸张。离打败还有一段距离。玉致。在哈佛的学习还跟得上吧?”

云玉致一一回答着陆景宛若长辈的问题,心中有一些黯然。想起两年前在燕大校园的小路中碰到陆哥和李菲菲时的情形。她心里对陆哥有一些好感的。她的好友、刀子嘴豆腐心的墨知秋只怕也是如此。否则。她们俩的圣诞假期怎么会选择来法兰克福。那天董姐说了一嘴,陆景在圣诞节前后要来欧洲。墨知秋这会和墨静雯拌嘴,不是幼稚,只怕是有些吃味。陆哥出游时对雯姐很温柔、体贴,偶尔还会当众热吻下。

墨静雯和墨知秋拌着嘴,手里拿着的陆景的手机突然响了。

这些天陆景在法兰克福的消息流传出去。德国这边的富豪圈子都想邀请陆景过去做客。陆景将手机放在了她手中。

墨静雯看看号码,将手机递给陆景,“大卫-罗斯柴尔德的电话。”

陆景接过手机。“你好,罗斯柴尔德先生!”

“你好,陆先生。明天晚上我在市郊的庄园中举办一个品酒会,有荣幸邀请你来参加吗?哈哈,听说沃伦基金想要出售荷兰米塔尔钢铁公司的股份。”

陆景微微沉吟了几秒,“好的。罗斯柴尔德先生,我会准时到场。”他确实也需要和大卫-罗斯柴尔德聊聊瓜分沃伦财团的事宜。

“嗯,请柬我会派人送到风景文化集团总部。”

陆景挂了电话,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

墨知秋好奇的问道:“陆景,你要去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庄园啊?带我一起去见识下好不好?”

陆景就笑。“知秋,真的想去?”

“嗯。”

“行。”陆景答应得异常爽快。

墨静雯在陆景耳边,香软的呼吸落在陆景脸颊上。轻笑道:“陆景,墨知秋她还以为是好玩的地方呢。”品酒会很无聊的。她这些年陪着陆景不知道参加了多少酒会。前些天还在荷兰参加了飞利浦集团举办的酒会。只要不是派对动物的人基本都会对酒会感到厌倦。

陆景嘴角翘起来,在墨静雯白-腻的耳垂边道:“回头知秋肯定会嚷嚷无聊。静雯,你今天真美。”

墨静雯明媚的白陆景一眼,再亲昵的和陆景说道:“好了,陆景,我不和墨知秋吵架了。她要抢我的东西呢。”她对墨知秋的心思清楚着!

陆景无语的道:“静雯,我不是东西吧?”

墨静雯禁不住咯咯娇笑,花枝乱颤。明艳动人。

陆景也反应过来。失笑着拍拍额头。

虽然不知道陆景和墨静雯和说什么,但陆景的口误却是挺让人发笑。一旁的墨知秋和云玉致都笑起来。20岁的墨知秋充满了玉女风情。妩媚而明丽的少女。

河面上的寒风刮在船舱的窗户上,仿佛欢乐的小调。船头的船夫用德语喊着调子。

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吃过晚饭后,陆景一行返回法兰克福丽都酒店。

风白露、董晚瑶都是住在和华公司购买的高档公寓区中。毕竟是人多眼杂。和华在法兰克福派有约50名员工常驻。

总统套房的小客厅中,陆景在落地窗看着窗外的雨景,给杰西卡打了一个电话,“杰西卡,确定了吗?”

杰西卡跟着他从荷兰阿姆斯特丹抵达法兰克福后,便离开去寻找事宜的居住城市用来安排她接下来一两年的生活。

电话里传来杰西卡欣喜的声音,甜腻腻的,“苏黎世的天气不大好啊!我打算在维也纳定居。”

“嗯,我过两天去维也纳陪你,我们一起选一间公寓。你来布置我们的家。”陆景轻声道。

“好啊。陆景,我想你了。”杰西卡心里的柔情触动,娇声说道。

陆景嗯了一声。在电话里感受着她的情意。

在圣诞节那几天时间里,他在阿姆斯特丹的希尔顿酒店套房中和杰西卡尽情的享受了男女之情。这个性感美艳的少-妇现在是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