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65章 我的想法(上)

第1965章 我的想法(上)

浓浓的夜色中,枫林11街区安静无比。.街区两边的乔木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已经是夏天了。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轿车开进了12号别墅,停在院子中。

马文-克朗带着两名助理下车,在管家的迎接下走进别墅客厅。

“克朗先生,陆先生吩咐你到保龄球馆去见他。”

“好的。”

随行的两名助理留在客厅中稍坐。马文-克朗则是在老管家的带领下前往别墅里的保龄球馆。

一路上,别墅的走廊、客厅奢华无比。墙壁贴面、廊柱、壁灯、地毯、装饰、油画,展示着富丽堂皇的格调。

马文-克朗一边走着,脑海中想起在纽约去见安迪-摩根时的对话。

“马文,你这次赚了不少吧?”

“呃…,还行。陆先生当时是建议我在高位卖掉手中的股票拿到资金去期货市场卖空。我无法说服克朗金融集团的一些董事,只投了10亿美元。”

“那应该差不多能有24亿美元左右的收益。我就比较惨了,300多亿美元的资金都缩在期货市场中。帮我给陆景带一句话:适可而止。”

“好的,安迪。”

“呵呵,马文,不要敷衍我啊。查尔斯会出面和陆景谈谈。我就不去伦敦了。”

想到这儿,马文-克朗禁不住摇摇头。安迪-摩根依旧很傲慢。但亏损300亿美元预计不会对他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然而,自己隐瞒了盈利——他其实投入了20亿美元。谁知道安迪-摩根有没有隐藏损失呢?

正想着。听到老管家提醒道:“克朗先生,到了。”马文-克朗回过神,就见米白色地板铺陈的球馆中,陆景穿着休闲的t恤正在和3个貌美如花的助理打保龄球。

“哐当”的击球声不断,在空旷的球场中回荡。

“马文来了。”陆景从高挑的白色旗袍侍女手中接过湿毛巾擦擦手,微笑着和马文-克朗坐在场馆边的金黄色茶几边。“这段时间太紧张了。要调剂放松下。”

“这是应该的事情。现在是胜券在握嘛!”马文-克朗笑着附和,随即将来意说了一遍。之前在电话中说了一个大概。安迪-摩根要他转述的“适可而止”也一字不漏的带到。

陆景喝着罐装的茶饮料,玩味的笑道:“马文,你是说安迪-摩根他们打算求和。”

“是的。他们损失惨重,想要和你谈谈和平解决目前状况的办法。”

陆景喝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笑了笑,锐利的眼神一闪而过,“马文,你觉得我应该手下留情吗?”

马文-克朗犹豫了几秒。建议道:“陆先生,当你亏损严重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想过放你一马。那天在伦敦洲际酒店那位莎拉女士很没有礼貌。”

陆景微微一笑,马文-克朗的答案让他很满意。道:“谁说不是?那位莎拉女士当时挺嚣张的。”

马文-克朗心里松口气,他知道他赌对了。以陆景一贯的作风,绝对不可能有对安迪-摩根等人手下留情的想法。

这时候他有些好奇,安迪-摩根、查尔斯-沃伦、哈利-伯纳德要求与陆景和谈的底气是什么。

陆景将手中的饮料放在茶几上,“马文,你和查尔斯联系下,我正好想找他聊一聊。”

和谈?他肯定是不会答应。不管安迪-摩根等人有什么底牌。他都会继续打压沃伦金融公司的股价直到大获全胜。主席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至理名言!

陆景和查尔斯-沃伦见面不是要听查尔斯-沃伦说什么,而是要告诉查尔斯-沃伦,他要怎么做。

墨静雯、季婉彤、高婉薇打了几局保龄球,聚在一起说话。美丽的白色旗袍侍女送来毛巾和饮料。

“墨姐,你觉得安迪-摩根会用什么条件来求和?”季婉彤舒服的喝着饮料,看看不远处正在交谈的陆景和马文-克朗,问道。

墨静雯娴雅的笑道:“割地赔款肯定是不可能的。就我的想法,多半还是什么制衡我们的条件。克朗家族现在太弱了,还无法在美国庇护我们的生意。而雷纳德-洛克菲勒在这次收购中背叛我们,现在还没个说法呢。”

高婉薇鄙夷的道:“叶姐对雷纳德的评价还真没错。这人也太不讲究了!再加上丹尼尔-沃伦,都是两个猪队友!”雷纳德-洛克菲勒中途撤出,小赚5亿美元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开。这种做法用中国文化来概括:死道友不死贫道。用西方的寓言来说:你不需要跑得比熊快,你只需要跑得比同伴快就行了。

这种卖队友的行为,性质相当恶劣。

墨静雯和季婉彤轻轻的笑起来。幸好陆景留了一张底牌:让唐悦点燃希腊债务危机,不然这次和华的神话真的要终结了。

陆景通过马文-克朗和查尔斯-沃伦约定在14日下午3点在伦敦洲际酒店的西餐厅见面。

一同来参加这次和解会谈的还有雷纳德-洛克菲勒、大卫-罗斯柴尔德、阿尔贝托-克洛斯。他们是“和谈”的见证人。

当天下午,典雅华贵的欧陆风情的西餐厅被包场。

陆景、马文-克朗、陈旭江、墨静雯、余乐一行抵达时,查尔斯-沃伦等人已经等在餐厅中。

正中椭圆形的餐桌左侧留了几个空位。

走在驼色的花纹地毯上,陈旭江笑着对陆景低声道:“陆景,这是摆鸿门宴啊!”其实。查尔斯-沃伦将和谈的地点放在沃伦财团旗下的伦敦洲际酒店,实际上就是有点主场的意味。这表明查尔斯心中对和谈很有点把握。

陆景笑道:“陈叔叔,那我们今天就把这个鸿门宴给砸了。”

陈旭江畅快的一笑。这话提气。他留在伦敦而没有去法兰克福和许雪、丁灵汇合就是为了见证和华财团成功的时刻。他这辈子都没有上次在洲际酒店那么憋屈过。他心里不爽,要念头通达。

“陆先生,好久不见!”

大卫--罗斯柴尔德、阿尔贝托-克洛斯、斯蒂文-罗斯柴尔德、小克洛斯四人从餐桌边站起来上前几步和陆景握手。陆景一行人瞬间就成为餐厅的中心。

老克洛斯此前还和弗里德里希伯爵聊天:认为陆景会失败,但是没想到陆景借助希腊债务危机绝地翻盘。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还坐的住。如果和华财团能够趁机吞并沃伦财团。那他即便作为德意志银行财团的领头人也要在陆景面前“俯首称臣”。

因为。陆景将开创一个先例:以一家世家级财团收购另外一家世界级财团。这是一个令人敬畏的男人!

陆景微笑着和分别和几人握手,寒暄了几句,坐到椭圆形的餐桌边。

雷纳德-洛克菲勒犹豫了几秒,只是在陆景坐下时,微微点了下头。陆景没有回应。雷纳德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有些纠结。对临阵“卖队友”他没什么不好意思。只是,他还想着陆景承诺的瓜分沃伦财团的分成。这让他很在意陆景对他的看法。

查尔斯-沃伦忍耐着心中的不耐烦情绪,静静的看着陆景宛若众星拱月般,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坐到了左手侧第一个位置上。

陈旭江、马文-克朗依次入席。挨着陆景坐下。

见众人都坐下来,查尔斯-沃伦看了陆景一眼,开口道:“我们开始吧!安迪-摩根和哈利-伯纳德委托我代表他们和陆先生谈一谈,今天我特意邀请罗斯柴尔德先生、克洛斯先生、洛克菲勒先生作为这次和谈的见证人。”

陆景淡淡的道:“查尔斯-沃伦。我先说两句吧。第一,我今天不是来和谈的。我只是很好奇你们将要怎么威胁我。第二,我今天来这里,是要告诉你,我的想法。”

本来安静的餐厅中顿时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

小克洛斯和斯蒂文等人对陆景的直接感到惊讶,不是说绕弯子是中国人的习惯吗?爱德华、莎拉等人则是对陆景张扬、俯视他们的态度感到不满。

陆景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安静!”餐厅里的声音在三秒内消失。重新安静下来。

墨静雯轻掩着红唇。难掩惊讶。这是令出法随啊!看玄幻小说呢。可这也从侧面说明和华财团此刻巨大的威势和骇人的震慑力。

众人的目光落在陆景身上。

陆景不疾不徐的道:“好了,我时间有限,现在开门见山。查尔斯-沃伦将你的底牌亮出来吧!”

直呼全名是一种相当不礼貌的行为。查尔斯-沃伦宛如憨豆先生的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神情:愤怒中带着讥诮。但他不敢将情绪直接爆发出来。

不管他手里捏着什么牌,现在的形势确实是陆景占优。和华最差的结果是结束他的条件:平局。而他最差的结果是被陆景收购沃伦财团。他的牌能换取什么样的条件这取决于陆景的判断。

他不得不忍耐,将冲到喉咙里的怒火压下去。

查尔斯-沃伦看着陆景,缓缓的道:“陆先生,我们手中掌握着和华财团操纵伦敦股市的证据。你们在5月18日当天下午恶意做空伦敦金融时报指数。我想,唐宁街和舆论都会需要你来为最近的股市暴跌负责。

我们的条件很简单,希望沃伦金融公司的股价恢复到35英镑以上。并保持这个价格一个月方便我们平仓。这之后,我们所有的旧账一笔勾销。”

余乐心中就骂了一句:狗-日的。

股价在30英镑附近,和华才刚刚有盈利,纵容查尔斯-沃伦等人在35英镑附近出货,和华财团会产生亏损,相当于是最近几个月白忙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