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66章 我的想法(下)

本来查尔斯-沃伦开出这样的条件,现场应该是一片哗然。

怎么说呢?这个威胁和条件开的很精准,明显是经过测算,让人肚子里憋一肚子话想要说,想要问。

但是,因为陆景就在不久前敲了桌子要求“安静”,现场愣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而是以眼神和动作“说话”。

都在等陆景开口表态。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坐在右侧的阿尔贝托-克洛斯心里轻叹了口气。查尔斯-沃伦这个威胁很有威慑力。沃伦财团是英国的财团,在唐宁街肯定有影响力。而如果英国政府将此轮股市爆跌的罪魁祸首认定为和华财团做空。那和华财团的名声可就坏了,在欧美的投资活动将会受到阻碍。

大卫——罗斯柴尔德沉思着,他在心算股价35英镑附近和华财团和查尔斯-沃伦、哈利-伯纳德、安迪-摩根的损失。貌似,和华财团要亏200亿美元左右。查尔斯-沃伦等人绝对在私下里沟通过,这个数字算的很精准。

雷纳德-洛克菲勒看向身侧的好友艾德蒙-阿伯特。

艾德蒙-阿伯特摇摇头,努努嘴,看向陆景。

雷纳德就明白过来艾德蒙-阿伯特的意思:看陆景的选择,我看他为难的很,嘿嘿。雷纳德就笑了笑,幸灾乐祸的等待着。他当然很乐意看到陆景吃瘪。

陆景其实并没有思考多久,几秒钟的样子,开口第一句话却是让人莫名其妙,“查尔斯-沃伦,你带中文翻译没有?我刚刚想了半天,没想出来英文怎么表达。”

查尔斯-沃伦一脸的懵逼。这什么意思。Yes和no的英文很难吗?

站在莎拉身边的老者汤姆道:“陆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懂一点中文,可以尝试着给查尔斯翻译。”

陆景点点头,“行。你告诉查尔斯: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噗嗤!”

“我擦。”

“哈哈!”

墨静雯、余乐、陈旭江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在场的众人不懂中文。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因为汤姆此刻也是一脸的茫然,完全无法理解陆景这句话的意思:猴子怎么会邀请“dou-bi”?这怎么翻译?

陆景问汤姆,“听不懂?”

汤姆诚实的点点头,“陆先生,中文博大精深,以我的中文水平无法理解。请你换一个意思相近的说法。”

站在查尔斯-沃伦身侧的金发美人莎拉在肚子里暗骂汤姆无耻,当众拍陆景的马-屁。很显然。任谁都听得出陆景话里的嘲讽之意。他们都是精英人物,结合陆景身边几个中国人的反应。这会儿猜也猜得出陆景的态度:肯定是拒绝。汤姆是在给他自己留一条后路。

不知道怎么的,莎拉想到陆景那天对她说的话:如果我要你道歉的话:我会希望你跪在地上说“对不起”。

莎拉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打了一个冷颤。

这时,陆景对冷着脸的查尔斯,用英文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这个提议很搞笑。我拒绝。”

餐厅中终于响起了议论声。都是给陆景憋的。而现在是查尔斯答复的时间,他们也不怕查尔斯发飙。

陆景拒绝这个条件,实在令人感到意外。只是数百亿美元的亏损而已。难道陆景不害怕和华财团真的失去欧美的市场?

做在陆景斜对面的老克洛斯劝道:“陆先生,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陆景摆摆手,“谢谢你的好意。克洛斯先生。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查尔斯-沃伦,你的威胁我知道了。我现在告诉你,我的想法。第一,我会将沃伦金融公司的股价继续下压。第二,和华财团将会在近期收购沃伦财团。”

说着,陆景站起来,步履坚定的往门外走去。陈旭江、马文-克朗、余乐、墨静雯都跟在陆景身后。一起离开了西餐厅。留下面面相觑的查尔斯-沃伦、老克洛斯、大卫-罗斯柴尔德、雷纳德-洛克菲勒等人。

等候在西餐厅外的烟诗凝带着和华的保镖迎了上。陆景笑着对陈旭江几人道:“英国人还以为现在是八国联军的时代。打赢了胜仗还要签屈辱的各种不平等的条约?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余乐笑呵呵的道:“日不落帝国早就没落了。可惜英国人不愿意承认啊。”

墨静雯笑盈盈的道:“我说你们俩个历史怎么学的啊?清政府是法国交战:冯子材在镇南关大胜法军,结果还签了个中法新约。”

陈旭江呵呵笑道:“静雯,别管那些啊。现在高兴就成。”

众人都笑起来。

陆景的想法很霸气,很解气。简单来说是:第一,我要你们赔钱。你不陪,我自己来拿。第二。我要没收你们的家产。做好准备,给我等着。

看到查尔斯-沃伦那几人错愕的表情,真是让人从里到外的爽透。

餐厅中,气氛凝固。

老克洛斯、大卫-罗斯柴尔德两人先后与查尔斯-沃伦道别离开餐厅。

坐到车中,大卫-罗斯柴尔德对侄子斯蒂文-罗斯柴尔德道:“我们明天去拜访陆先生。”

他从陆景强硬的态度中听出了陆景的底气。

罗斯柴尔德可以站队了。

雷纳德-洛克菲勒从餐厅里离开后,与好友艾德蒙-阿伯特在车中商量着接下来的对策。

“艾德蒙,现在怎么办?我了解陆景这个人。他只怕不会在意查尔斯的威胁。”

艾德蒙-阿伯特叹口气道:“雷纳德,如果真是这样,你还是改天请陆景吃顿饭吧!把事情解释一下。”

雷纳德讪讪的笑了笑。挺尴尬的。

如果陆景真的收购了沃伦财团,那陆景就真正的超过他了。他以后也没什么和陆景“争上游”、“谁压谁一头”的想法。

查尔斯-沃伦在第一时间给安迪-摩根、哈利-伯纳德通报了情况。

哈利-伯纳德气的哇哇大叫,叫嚣道:“查尔斯,制裁,一定要制裁这个垃圾。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将股价打压下去。法-克他老妈的。”

安迪-摩根要冷静的多,问道:“查尔斯,你有没有把握说服唐宁街的政客?需要不需要我这边帮忙施加压力。”在美国霸权的现在,美国对英国、欧洲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有把握,但安迪,如果你能帮忙,那最好不过。”

“好。”

洲际酒店的豪华套房中,查尔斯-沃伦挂了电话,满腹心思。

套房客厅的沙发上,莎拉担忧的道:“查尔斯,我们真的要动用政坛的力量。上次,和华财团可是让中国的央行帮他们说话了。”

查尔斯-沃伦有点烦躁的道:“莎拉,那你说怎么办?难道配合的将沃伦财团的资产都献给陆景?”

莎拉嘴唇动了动,没敢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沃伦财团现在的亏损非常严重。

沃伦财团在这次股价战争中投入了600亿美元。现在股价是25英镑。如果继续下跌,沃伦财团的亏损将会导致资金链断裂。

入夜时分,伦敦突然下了一场暴雨。精致的花园中白茫茫的一片。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敲打在树木上,叮叮的响。这场暴雨就仿佛在老天爷在尽情的倾泻自己的情绪,酣畅淋漓。

晚餐之后,马文-克朗告辞返回芝加哥。至于,陆景是否有把握应对英国政府的质询,他没有问。也没有必要问。他对陆景有信心。

他现在返回芝加哥继续稳固他在克朗金融集团中的地位。这次做空他跟在陆景身后赚了约44亿美元。这份沉甸甸的业绩足以支持他将反对者清洗出克朗金融集团。

另外,他还需要找一个中文老师学习中文,陆景今天嘲讽查尔斯-沃伦的那句中文想必比英文更加的有韵味。他不想以后在陆景身边听不懂中文。这会让他和陆景的交流有一些隔阂。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余乐和其他陆办的助理们在酒吧中喝酒打牌。

陈旭江则是在房间中给他妻子丹妮写着邮件,倾述他的思念和分享今天在查尔斯-沃伦鸿门宴上愉快的感受。

陆景接了风白露、董晚瑶、杰西卡打来的电话,和墨静雯几人在别墅的桌球室中打球、闲聊。

金碧辉煌的台球室中,悬在桌球台上方的吊灯柔和,仿佛手术用的无影灯,在任何角度都可以让球手视线中没有光线折射。暗金色的花纹木地板,镂空的木质墙壁,墙角放着花樽,桌球室美轮美奂。

更美的则是穿着休闲装打球的墨静雯、高婉薇、小季。墨静雯明媚的笑着给高婉薇、小季将今天下午在伦敦洲际酒店中的交锋。讲到精彩处,薇薇和小季都咯咯娇笑,笑颜如花。看向陆景的目光娇嗔中带着不加掩饰的爱慕。

陆景一手品着红酒,一手拿着球杆,欣赏着三个女孩各自不同的美人风情。

脑海中,想着杰西卡的电话。杰西卡在电话中不好意思的说她爸爸布鲁斯-富林明想要在近期在伦敦见见他。这点要求陆景自然是会答应杰西卡。

然而,陆景没有料到的是,最先来见他的人竟然是沃伦财团的莎拉。管家来台球室里通知了一声,陆景想了想,决定在小客厅里见见这位莎拉女士。

铺着棕色地毯的别墅一楼小客厅中,莎拉见到陆景进来,起身“噗通”跪在地上,“陆先生,对不起,请你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