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77章 秋后算账(三)

第1977章 秋后算账(三)

位于伦敦西区中心肯辛顿王宫傍边的那条林荫大道,是全英乃至世界最贵的街区——肯辛顿王宫花园(kensingtonpalacegardens)。这里居住来自全球的富豪。

比如印度钢铁大亨米塔尔,英超豪门切尔西的老板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保罗-朱利叶斯-路透,文莱苏丹、伊拉克费萨尔国王和印度海得拉巴公主等人。近在咫尺的肯辛顿王宫曾经是戴安娜王妃的故居,目前仍居住着英国的王室成员。

肯辛顿王宫花园街原本叫作皇后大道。1870年,在街边种植了许多梧桐树后,就改名为肯辛顿王宫花园。道路两旁茂密的梧桐树延伸至街道中。将其与繁华的商业区隔开。

从街口喧闹处走进来便立刻沉浸到一片宁静中。每家每户的门窗都是紧闭的,听不到什么动静。间或看见有人从房子里出来,也是一晃就不见了,给人一种宁静肃穆的感觉。

“陆先生,你觉得这栋别墅怎么样?”

肯辛顿王宫花园19号的豪华别墅中,印度钢铁大亨米塔尔满脸堆笑的陪着陆景参观他的别墅。

2004年米塔尔以5700万英镑的价格买下了肯辛顿宫花园街18-19号的别墅。他一共在肯辛顿宫花园街拥有3处房产,剩下的两处分别在2008年10月,11月购买给儿子阿迪特亚、女儿丹妮莎居住。

“米塔尔先生,这你不要问我,问问杰西卡的意见。”陆景穿着很休闲的夏装衬衫,笑着将目光落在不远处阳台上正在由米塔尔的夫人、女儿陪伴参观的杰西卡-富林明,伊丽莎白-拿骚。

米塔尔就笑起来,胖乎乎的印度人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真诚。不敢不真诚。他在收购中玩得那些手段。糊弄下有私心的丹尼尔-沃伦可以,在陆景面前隐瞒没有意义。他不想给陆景秋后算账。

“看我,陆先生,那我失陪一会。”说着,往10米开外的六名女子们走过去。

陆景笑了笑,目光温柔的看着人群那个身材高挑火辣、性感尤-物般的黑发西方美人。

要买别墅的是前天来伦敦的杰西卡。要卖房子的则是米塔尔。他昨天找上门。确实很有一手。

杰西卡正听米塔尔询问别墅是够中意,感受到陆景的目光,便看过去,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笑意,带着一抹成熟女人的妩媚魅惑。感觉安迪-摩根压在她心头上的乌云已经驱散开。真是令人心情愉快的日子呢!

购买别墅的事情很快就落实。

米塔尔死乞白赖的让陆景以4000万英镑的价格收下了这栋二合一的别墅。并且用了3个小时的时间,当天傍晚就和妻子搬走。只是带走了他的私人用品和一些私人珍藏。别墅中的家具、壁画、用具基本都留给陆景。算是可以拎包即住。

陆景有轻微的洁癖,将别墅里日常要用的用具基本都让人换了一遍。第二天上午带着杰西卡过来布置别墅。不合意的布局自然是要改改。

“陆景,这样真的可以吗?”杰西卡对于第二天就看好别墅感觉有点快。这栋别墅的所有权加上这些豪华的装饰,算下来应该价值超过了1亿英镑。

陆景笑笑。“印度阿三嘛!你要给一个让他跪舔你的机会。我暂时没有想动米塔尔家族的想法。”

三哥的想法一贯比较奇葩。假想敌是中国。但基本都是将他当做一条西方的宠物狗没事叫几声。大国博弈本就没有阿三们什么事。中国在当前二三十年内的敌人都是日本和美国。

中国的第一敌人是美国。这是因为美国会将中国视为其全球霸权的挑战者。而中美一旦爆发冲突,美国肯定要发狗。日本是要崛起的。

额外说一句,如果日本被美国放开狗链子,很多人幻想着日本肯定迟早要去找美国报两颗原子弹的仇。但这是美好的想法。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之后,第一个要战斗的对象肯定是中国,这是决定的。

所以,中国的敌人是美日。

至于阿三,他们从来就不是一盘菜。指望阅兵式上表演摩托车杂技的军队有牛-逼那太搞笑了。

“哦。那我就在这里住下了。”杰西卡娇笑起来。回头看了一眼保镖和仆人都留在别墅的一楼,便保住陆景。热情的亲吻陆景。西方的性感女郎和东方文化下熏陶的女孩子们有些区别。鲜亮的红唇,吻着特别有感觉,隔着白色薄薄衬衫,杰西卡弹力十足充满西式风情诱惑的身体令人意乱情迷,饱满的乳-峰顶在陆景胸口,软绵绵的。陆景不由的心里火热。

半响之后。陆景将衣衫有些凌乱文-胸解开愈发显得性感的杰西卡搂在怀里,接着电话。

陆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这种时候给打断心里还是有些火气的,“慕总?”

电话那头,慕修听得陆景语气不善。心头挑了一下,“陆先生,是我。”

书房里,正在陪着丈夫的汪莜神情担忧盯着手机,这将是决定慕家未来的一次通话。

“陆先生,我愿意解除慕洁和哈利-伯纳德的婚姻。我…”

“我知道了。”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书房中,慕修愣愣的看着手机,一脸的懵逼,精气神仿佛给抽掉了一般。陆景这是什么意思?

“修哥,没事,或许只是陆先生心情不痛快!”汪莜走上前,抱着之前是她姐夫现在是她丈夫的男人,温声的安慰着。

慕修痛苦的道:“小莜,我应该去伦敦当面向陆景请罪的。我刚才是打算问他最近有时间没有,可他没给我这个机会!”

“修哥,这不怪你。我们只要把事情做好就行。相信陆先生不会追究。”汪莜软语安慰着。

消息从慕修的书房里传出去后,慕家内部惊惶。这种情绪在短时间内就浸染了整个慕家、慕园。显然他们需要再多一点什么来平息陆先生的怒气。

陆景并不知道他一个不爽的举动让慕家给过分解读。他还抱着罗衫半解、性感美艳的杰西卡。

“什么人啊,你发脾气?”杰西卡眨眨眼睛。仰头笑着问道。她当然知道陆景为什么发脾气。为这种事情生气很不和他的身份,但在她眼里却越发的觉得情郎的真实。陆景终究不是一个符号化的人,他是她的男人。

“爱尔兰的一个华商家族。”陆景随意的说道。给慕修的电话打扰了和杰西卡的兴致,也不好强行的继续下去,伸手握了握杰西卡那对丰挺白腻的峰峦,就帮她整理好衣服。

杰西卡羞涩的笑了笑。这些事情。她肯定是依着陆景。今天是和陆景私会。杰西卡穿着白色的衬衫,鹅黄色的短裙,尽显她魔鬼般火辣的身材。高高挺立的乳峰,特别细的腰肢,丰满的,长长的雪白性感美腿,组成一具令人垂涎、完美绝伦的身-体。

陆景搂着杰西卡去二楼的一处有着落地玻璃窗前的阳台说话。阳光下,别墅中宽敞的草坪如同球场般,与左侧道路两旁的乔木勾勒着夏季的美景。

有许久没见。确实有些话要说。

“你父亲的事情你别担心,我介绍他购买了丹尼尔汽车公司的股票,3年内少说让他赚上2亿美元。算是一笔不错的投资。”陆景对老富林明不怎么待见。

“嗯,我知道。陆景,我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回伦敦了?”

“那怎么可能?安迪-摩根虽说亏损了500亿美元,但是他还是有手段弥补。我现在只是压他一头。时间久了,摩根家族的实力会慢慢的恢复。当然,你也不用担心我。我会处理好的。”

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生活琐事。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亲密了几次之后,只要想着在一起。便是要考虑两个人过日子的事情。陆景的力量,可以确保将社会的干扰因素见到最小。衣食住行都不会是问题。但感情终究是要时间来浇灌。需要双方一起做一些小事情:开心的,难忘的。就比如现在只是抱在一起看草坪说话。

陆景和杰西卡现在的关系,多少有一些是冲-动的产物。但是,感受这个内心柔弱、性子倔强的美女的情意,他愿意对她好一些。照顾她,和她发生情感上的纠葛。

临近中午,陆景和杰西卡从别墅离开,回到杰西卡租住的一处高档酒店公寓里吃午饭。

慕家的动作很快。慕修给陆景打过电话的三天后,慕修就找到中间人向康恩里-伯纳德转达了撤销慕洁和哈利-伯纳德之间婚姻约定的话。

幸好。双方并没有举办订婚仪式,只是一个默契和口头的约定。解除起来并无多大的困难。

慕园的一处房间中,慕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事情终究是做了。

其实,他也想过去一趟纽约和康恩里-伯纳德当面谈谈,但和妻子汪莜等人商量过后,还是否定了这个想法。

首先,在西方文化中,儿女亲家这种关系并无多大的约束力。伯纳德家族并不会因为婚姻就此将慕家视作自己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慕家作为华人,跟着陆景混,显然未来上升空间的天花板要高一些。

其次,并非说康恩里-伯纳德没有办法拯救慕家。但整个慕家上下还是更看好和华财团一些。美国东部财团强大是强大,但康恩里-伯纳德只是排在第三的权力人物。而陆景在和华财团说了算。而且刚刚收购了沃伦财团。

在动辄数百亿美元的较量中,得罪康恩里-伯纳德和得罪美国东部财团并非同是一个概念。陆景只要不触动美国东部财团大多数人的利益,他对着康恩里-伯纳德胜算极高。

慕家的最终选择还是倾向于和华财团。

慕修正想着,房间的木门忽而被人一把推开。一身水仙色连衣裙的慕洁从门外进来。

“爸,你决定解除我和哈利之间的婚姻?”慕洁看着父亲,质问道。

慕修微微皱眉,压着性子说道:“是的。我已经找人去和伯纳德家族说了。他们也同意。毕竟当时只是默契和口头的约定。算不得数。小洁,我记得你似乎不是很喜欢哈利-伯纳德吧?”慕修的表情有些奇怪。

慕洁很生气,但脑子里的逻辑很清晰,冷声说道:“我当然不喜欢他。可是,爸,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的婚姻大事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就作出决定。我很讨厌被这样那样。”

慕修沉默了一下。这件事中,女儿确实被当做了筹码来计算。但这不是他的选择,这是陆景的要求。

“爸,就像你娶小姨,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感觉,不问问我妈的感觉。”

“放肆!你说的什么鬼话!”提起亡妻,慕修心里很悲伤,猛然的怒喝一声,指着慕洁的鼻子骂道:“给我滚出去!”

慕洁眼睛微红,扭头就走。

慕修气得胸口起伏。他是亡妻去世之后才和小莜成婚的。可慕洁天天纠结这些小事,和她小姨搞不好关系。这他妈简直和豪门言情泡沫剧一样。问题是慕家现在正处在十字路口,他哪有心情管小女孩的想法。

片刻后,汪莜来到房间里,整理着给房间,刚才的事情她已经知道经过,“修哥,你别怪小洁。她心情不好。家里有人在游说她主动去伦敦找陆景献-身。”

慕修就愣住,随即气得坐下来,“这哪里来的鬼想法?异想天开!”

汪莜苦笑道:“我也觉得是。陆景既然只是要求解除婚姻而已,慕家多做就是错。但是家里很多人不大明白。只以为陆景很风流。但陆景即便对小洁有意,哪里会用这种低级手段啊。”

慕修无语的摇摇头。一时间感觉焦头难额、心力憔悴。

纽约。

与慕洁接触婚姻的消息传来,哈利-伯纳德痛苦的将自己关在房间中。

其实,他给父亲拎回纽约其实并没有觉得这次失败有多么严重。150亿欧元,伯纳德家族不是陪不起。他也不是赚不回来。只要有本金,在资本市场,他可以赚到足够的钱。

但是,最近他感觉到了压力。

他在华尔街的一些朋友陆续的再和他疏远。一些话传得很难听。他这时才意识到出现了危机。可能,他无法再回到他熟悉的资本运作领域。他的前途没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重大的打击来临。慕家解除了他和慕洁的订婚。

7月份的纽约,阳光明媚。哈利-伯纳德拿出手机拨了慕洁的号码。电话接通后,哈利-伯纳德道:“凯瑟琳,最近的事情我知道了。我并不在意。我依旧爱着你。你是我的天使。我想知道你喜欢我吗?”

“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