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78章 登山(上)

第1978章 登山 上

?伦敦慕斯酒店的高级套房中,慕洁气咻咻的挂了电话。高楼外的骄阳落在伦敦繁华的街道上。

哈利-伯纳德的意思她自然是懂的。现代社会恋爱自由,只要她对哈利-伯纳德有意,他愿意娶她。但是,没有家人赞同的婚姻有什么意思?谁能随便的割裂与父母、家族、朋友的关系?韩剧爱情片看多了吧!

慕洁精致柔美的容颜上露出个苦恼的神情,她在家族的压力下主动来伦敦拜访陆景。

当然,不是献-身。她才不会那么作践自己。

她在堂兄的陪伴下来伦敦只是做出一个姿态。只要和陆景见面,她和陆景谈了什么,慕家那帮人难道有本事去找陆景求证不成?

然而,令她苦恼的是,陆景竟然已经启程回国。

慕洁冲了一杯咖啡,反复推敲了一个下午。吃过晚饭后,算算时间给陆景打了一个电话。

8月份中旬,当慕家旗下的爱尔兰NASPA都柏林银行实在快要撑不下去时,罗斯柴尔德家族新近收购的渣打银行突然注资重组爱尔兰NASPA都柏林银行,将其重组渣打银行爱尔兰分行。慕家在这家银行中保有30%左右的股份。

慕家上下欣喜若狂,慕家面临着的覆灭的危机就此解除。虽说还有亏损约20亿欧元和爱尔兰债务危机的麻烦,但总算是可以撑得过去。

慕洁在前些天去伦敦求见陆景的事情,慕家所有人都知道。因为陆景回国没有见到,但据说慕洁给陆景打了电话。电话内容不得而知,但想来不会脱离那些事情的范畴。

慕洁在慕家所受到的压力就此解除。

然而,谈话内容却不是慕家众人所想的那样。

哈利-伯纳德给慕洁骂一句“神经病”,心情极度不好。再加上天才光环的消失、外部的压力,病了好几天。

这种类似于八卦的事情很快就在欧美富豪的圈中传开。

就读于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伊丽莎白在肯辛顿宫花园街杰西卡的别墅里做客时笑兮兮的道:“大家都说陆景横刀夺爱呢!杰西卡,你不是生气吗?”

总体的舆论大抵如此。嘲讽多过同情。笑谈多过愤怒。

谁让哈利-伯纳德挑衅陆景失败呢?

漫漫黄沙铺陈在天际边,大风飞扬卷起然后带着落寞落下。

美国知名的都城阿拉斯加豪华酒店洲际酒店中,安迪-摩根坐在套房客厅中。抽着一只雪茄,看着窗外的景象。

精美的墨色茶几上放着一个牛皮色信封,一叠照片从中不经意的如同扑克牌般滑在茶几光滑的面上。

依稀可见是陆景和杰西卡在伦敦、法兰克福游玩的照片,两人关系亲密。其中不乏陆景和杰西卡在餐厅中热吻的镜头。

安迪-摩根叹了口气。

这是CIA送来换钱的最后一批照片。杰西卡和陆景的关系都那样了啊!

陆景在八月份中旬回国。先到京城。再去和华的总部香港。然后前往江州度假。

零零总总的信息陆续的传来。

收购的好消息自是不必说。还有卷入这场震惊全球商界的收购战的消息。比如:查尔斯-沃伦的英国查尔斯投资集团(Uk-CIG)卷入债务危机,摇摇欲坠。

莎拉从沃伦金融公司离职离开金融界,在英国政府部门找了一份公务员的工作。

斯图亚特-高尔德丧失了高尔德财团的继承权。高尔德财团继承于美国加州财团。在美国西海岸拥有很强大的实力。美国的财团到不至于怕中国的财团。美国的实力摆在那里。但斯图亚特-高尔德在财团内部的对手抓住了机会。

安迪-摩根抛售了手中的一些资产。马文-克朗接手了一些。雷纳德-洛克菲勒接手了一些,美国东部财团中有人承接了一些。500亿美元的损失对摩根家族而言,还是承担得起。但也算是“被打得吐了一口血”。

私下里。安迪-摩根在摩根家族内部的号召力逐步的减弱。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大戏在落幕。能顺手清算的人、事,和华都清算了。不能的,在预谋、在以后。和华财团收购沃伦财团的“战争”就此结束。

2009年的10月份,爱尔兰公投批准里斯本条件,欧洲一体化基本完成。舆论的焦点也随之转向其他的新闻:甲型H1N1流感肆虐全球。世界银行和IMF召开会议,商讨全球经济。

和华财团的那场惊天的收购逐步的淡出人们的视线。

京城的10月下旬已是深秋时分,香山枫叶红透。街头的行人们都穿上厚厚的秋装。

10月25日,又是一个星期日。傅婕前往京城俱乐部和中信集团董事长李抿见面。

傅婕组建的私募基金由裴吴越在黄海操盘在收购沃伦金融公司中大赚了一笔。中信集团投了2亿美元,利润分红就有2.3亿美元。相当高的投资回报。傅婕是应邀过来坐一坐。

账目自然是由下面的人厘清。利润最近七拐八弯的通过各种渠道洗白回到中信集团的账面上。李抿于情于理都要请老朋友傅婕一起坐坐,联络感情。

华丽的包厢中充满着中式风格。墙壁的贴面上镶嵌各种精美的木雕,渲染着典雅的格调。

李抿笑着邀请傅婕在茶几边落座,“傅总,这次谢谢啦。7月份亏损的时候,我还给你打电话施压压力,我要向你道歉啊!”

傅婕一身藏青色的套裙,素雅精致,淡淡的成熟美人风韵溢出来。优雅的并着黑色打底裤包裹着的纤细美-腿,拿起雪白的骨瓷茶杯喝茶,轻笑道:“李总。那时候情况危急。你担心也是人之常情。给我打电话的可不只你一个。”

李抿哈哈笑起来,竖起大拇指,“傅总,大气。这个人情是我欠你的。”

傅婕笑了笑。手指扶了扶知性雅致的金丝眼镜边框。

喝着下午茶,随意的聊着,李抿问道:“傅总,陆二少回京城了吧?”

傅婕心里浮起微妙的甜蜜情绪,微笑着点头,“嗯。”陆景上周就回京城了。这些天见好几次回。昨天晚上陆景还在她那里留宿。

李抿就笑着点头。他有事情找陆景探下口风。

一辆白色的7系宝马缓缓的驶离盛世俱乐部,在夕阳下留下一个优雅的背影。

“滴”的一声,正开着车的白唯用蓝牙耳机接通了电话。她脸蛋红扑扑的,刚在盛世俱乐部运动过。这里的运动健身确实很不错。韩鸿信接手之后,这家原属于风在水的俱乐部慢慢的转向高档运动俱乐部,生意逐渐兴隆。

毕竟,韩鸿信的妻子马晴可是大唐雨景的经理,在经营俱乐部这一块算是专业人士。

“白姐,我小倪。下午的时候在嘉南俱乐部陪人打高尔夫,没接到白姐的电话。”电话里传来现任“京城第一美女”倪昭君的声音。

白唯笑了笑,她手机里有倪昭君打过来的未接记录,她当时正在健身,“小倪,后天陆景约我去爬山,你一起来吧!”

倪昭君半年前主动的和她接触、请教,关系处的还不错。她倒不介意帮倪昭君见到陆景。倪昭君需要陆景支持她在京城中坐稳京城第一美女这个位置。

“白姐,这…不打扰你吧?”

“没事啊。傅姐、小妩、安溪都要来。呵,你自己带好登山用的干粮和水。”

倪昭君喜道:“好的,白姐。谢谢!”

白唯笑道:“我就是引荐一下。结果只能你自己争取。”

“我明白,白姐。”嘉南俱乐部的一间包厢中,穿着一身高尔夫球服,身材玲珑凸-翘的倪昭君挂了电话,兴奋的挥挥拳头。

九九重阳节,历来有登高望远的习俗。周六上午,陆景、白唯、傅婕、江妩、安溪、倪昭君一行人在香山脚下汇合。

10月底,深夜季节,香山上的枫林全红,远远的望去,蔚为壮观。连绵起伏的山势中枫林浸染,景致极美。

“走吧!开始登山。”

陆景笑着挥手,背着背包带着五位美女一起登山。白唯将倪昭君带来他也没多说什么。保镖们分成两拨,暗中前后远远的护行着。

因为是周末,登山的游客不少,缓慢的沿着登山道前行。不少人纷纷向陆景一行看来。

陆景一行有五个美女很是惹人瞩目。傅婕穿着灰蓝色的长裤,珍珠白的长衫,带着精致的眼镜,气质出众,娴雅迷人的绝代美妇。白唯穿着粉色的衬衣,象牙色的休闲裤,丰-乳挺翘的撑着衬衣,俏丽的35岁成熟美人。

安溪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袖T恤,黑色的打底裤。浑圆的小屁-股挺翘紧致。双腿笔直。娇媚入骨的少妇风韵十足。

江妩穿着黑蓝色的运动装,扎着马尾辫,17岁的少女身材窈窕。洋溢着明丽娇嫩的青春气息。很是动人。

倪昭君172的身高,身材高挑纤细,穿着酒红色的衬衫和宝石蓝的牛仔裤,无可挑剔的大美女。

陆景背着个大大的背包,里面是他、白唯、傅婕、江妩、安溪的饮用水和食物。任谁看他都像个美女们郊游的跟班。即便如此,一路上陆景还是收获了不少羡慕的目光。给美女们当搬运工也很幸福的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