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79章 登山(下)

第1979章 登山(下)

走了约半个小时,山势变得陡峭。

傅婕走到陆景身边,气喘吁吁的叉着腰问道:“陆景,还行吗?”

“我体力很好!傅婕,你这样子平常锻炼的很少啊。”陆景犹有余力的笑说道。

“撑过这刚开始的反应就好了。”傅婕要强的说道,努力调整着呼吸向前走去。她是女强人嘛!

陆景就笑了笑,看着傅婕美丽的倩影,灰蓝色的长裤行走间贴着她圆润的臀部,勾勒出一个很美妙的圆形,很是性感。

&;??五分钟后,走在前面到了一个亭子。白唯几人招呼坐下来休息会。陆景将水和食物拿出来给众女分着吃喝。

傅婕喝着水,坐在陆景身边问道:“陆景,李总找你什么事?”

“徐城房价的事情。那边的房价一直给我哥压着。虽说没有开征保有环节的税收房产税,只是分建设保障房和商品房。但媒体一炒房,政府媒体就披露有大批的保障房在建。中介炒房就抓中介违法的事情。清理、处罚一批人。徐城的房价一直压在6000平米左右。房地产利益集团有点坐不住了。”

傅婕点了点头,湿漉漉的秀发贴在额头,素雅的面孔更添几分妩媚,“没事吧?”

陆景温和的笑道:“能有什么事?他们要玩击鼓传花的游戏由得他们去。”目光看向远方。没有了原版的货币大放水、超发,国内的房价想要飙涨还得等几年。

房价压肯定是压不住的。资本的力量何其强大?陆景自己深有体会。只要保障一座城市里有足够的保障房、公租房提供给市民居住。房价高涨对社会、民生的影响就会降下来。

纽约、伦敦、巴黎、东京这些国际性都市房价都很高,但也没见外媒天天报道房价的事情。原因就在于政府可以给市民提供最够的住房保障。这不是经济问题的焦点。

出来游玩。这种严肃的问题自然不会多谈,陆景和傅婕很快就转了话题。和大家聊起来。

顺便聊起白唯和陆景的女儿陆冬颖的趣事。气氛变得轻松愉快。

倪昭君擦着香汗,听着陆景、傅婕、白唯、安溪聊天。她转头和感到无聊江妩聊起来。

香山500多米,爬到山顶后,陆景一行人休息之后向着另外一条下山的路线走去。这条西向的线路还要爬2个小时。

很多游客到山顶休息后就原路返回,选择其他登山口作为下山途径的人很少。陆景一行六人西行之后,道路崎岖,路上的游客变得异常的稀少,有时候走上十分钟都见不到人影。

日头正午,山林中鸟啼不断。微风徐徐,树梢摇动。

陆景正看着美景。突然听到安溪“啊”的叫一声,扭头一看就见一段下坡路上安溪一脚踩滑了,正扶在一颗树上。

“没事吧,安溪?”

“安总,没事吧?”

“安溪,还行吗?”

拉成一条直线行走的众女纷纷停下来关心问道。

安溪皱眉道:“啊,我没事!”看着接下来的一段崎岖的下坡路,心里直泛嘀咕。

“真没事假没事啊?”陆景好笑的从前面折回来,握住安溪白腻的小手。“走吧,我牵着你走,保证你摔不下去。我服了你了,都说了爬山还穿高跟鞋。”

“内高跟啊!我哪里想到下山路上连台阶都没有。”安溪妩媚的轻声辩解。双眼皮的明眸看着陆景。握着陆景温暖的大手,心里甜滋滋的,乖巧的跟着陆景一起走下山路。

众人见陆景在帮安溪。就各自小心翼翼的继续下山。等会前面又是一段极其陡峭的登山路。这到是很锻炼人的体力。

陆景握着安溪的手,看着路。一边说笑道:“安溪,你是在我面前爱美不要命是吧?”

“是啊。这都没你看出来啊。”安溪每个月都会找陆景吃饭。例行的理由是汇报工作,其实,最近陆景挺纵容她在他面前放肆的。偶尔在吃饭时,她会主动的吻陆景,陆景也没生气,享受着和她接吻。只是更进一步就没有了。

“我哪里看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是平底鞋,原来是内增高的。我说你今天屁-股怎么这么翘呢。”

高跟鞋可以很好的修饰女性的腿臀曲线。

“诶…”安溪妩媚的娇嗔着白陆景一眼,在下山路最后几步,让陆景在前面接她,借势的拥抱了一会。

陆景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右手不着痕迹的抚着安溪黑色打底裤包裹着的浑圆的小屁-股。挺翘紧致、弹性极佳。

安溪一脸无辜的仰头看着陆景,轻咬着红唇,欲语还休。一张素净漂亮的鹅蛋脸,双眼皮的明眸,组成的五官精致、妩媚。有着娇媚入骨的少妇风韵。

她愿意等着这个男人来占有她余生的时光,可惜陆景始终没有完全的接纳她。

众人在山脚下休息了五分钟,补充了水分和糖分之后再开始爬坡。看起来有很长,很多地方没有完整的台阶,只有老树根和石块组成的台阶。

“我们一鼓作气,爬上这段坡上面就是听涛亭,然后就是简单的下山路。”陆景给众女打气,然后一起爬山。

爬到这会,倪昭君也是累的气喘吁吁,呼吸急促。陆景将她的背包接过来,帮她背着。

安溪穿着高跟鞋爬山没妨碍。陆景就没扶她。傅婕这会也撑过来了,慢慢往上挪。白唯体力最好,走在第一位。江妩累的时不时的歇息,反倒落在了最后一位。

陆景在一个稍微平缓的坡度等江妩上来后,走在了最后。上面偶尔有几个游客下来。幽静的山林间,阳光落在林梢间。地上。很有美感。陆景抬头向上看去,十米来长的距离。五个漂亮的美人儿弯腰前倾的爬山。风情各异的美丽俏臀看得他心都要醉掉。

陆景心里暗自比较了一会,压住心里的涟漪。开始爬山。

“哎呀,累死我了,陆哥,我快不行了。”江妩汗流浃背的喘着气,对赶上来的陆景说道。

陆景打气道:“小妩,坚持就是胜利,这是意志力的考验。”

江妩翻个白眼,这会她懒得在陆景面前装乖巧了,犀利的吐糟道:“陆哥。爬山呢。你以为在办公室开会啊。我真不行啦。”

“我靠,我的语言不至于这么没有感染力吧。我演讲能力还不错啊!”

“好吧,坚持,坚持,再坚持!”陆景一路给江妩鼓劲,愣是让她快要爬到山顶。

最后一个台阶,江妩迈了一只脚上去,再迈步时没使上劲,陆景在她的小屁-股上用力的推了一把。将她推了上去。前面的白唯轻松的拉着江妩上去。

“哈,我要累成够了。我竟然上来了。”江妩直接坐到地上,说道。

陆景将水拿给大家分掉,“小妩。我的政治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吧!”

江妩又翻个白眼,“陆哥,你那和唐僧念咒一样。我是自己爬上来的。”

说说笑笑。一路下山。陆景推了江妩那一下,倒是像事急从权。没人提起。

搞得坐在回程去锦江楼吃饭的路上,陆景自己回味一下江妩那娇嫩的手感时都觉得自己太猥-琐。当时。也确实没想那么多。

吴璇母亲何欣静创立的锦江餐饮集团旗下有锦江楼(中餐厅)和锦楼(西餐厅)两个品牌。在高端餐饮界内算是赫赫有名。比俏江南的档次要高半筹。

晓月的包间中,众人围着餐桌边吃边聊。因为运动过,大家的胃口都很好,说笑着情绪也很是疲倦中带着精神。

倪昭君敬了陆景一杯红酒,“陆少,谢谢你今天帮我背包啊。后面我实在背不动了。”

白唯掩嘴轻笑。倪昭君背得太多了。她多带了几分水和食物。

陆景喝着酒,放下酒杯笑道:“昭君,有进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倪昭君知道学会“找借口”式的表达感谢了。

倪昭君有点羞赫的笑起来,说:“我向白姐请教了很多。”

陆景微笑着点头。

离开西单锦江楼之后,倪昭君坐到车中,忍不住兴奋的“耶!”了一声,傻兮兮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今天陆景什么都没说,但其实是表明态度支持她的。

她终于摸到一点和陆景这样的男人打交道的诀窍。值得庆贺。

陆景送白唯回家,留了一回,和她说起她父母的事情,“你爸的问题就不说了。我问过了,他在里面过得还不错。等他出狱后我们给他养老送终。你妈那里,你劝她回国自首吧。不管最后判多少年,挺过去就过去了,总好过在海外孤老。跑出去的,在外面很难过正常人的生活。”

白唯的父母在十几年前白家倾颓的时候出事。父亲入狱,母亲潜逃海外。

白唯泪流满面,点点头,“陆景,我会劝我妈的。”这是她第一次和陆景说起这些事。她和母亲确实是有联系渠道的。

陆景抱着白唯,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

时间就在陆景在京城休息期间缓缓的流走。

12月上旬,英国传来消息,查尔斯-沃伦破产,彻底的从商业舞台上退下。同时传过来的消息,还有定居在洛杉矶的齐静瑶取得美国国籍开始竞选洛杉矶市参议员职位。

和华财团一直走在做着“追击”安迪-摩根的工作。摩根家族树大根深。约500亿美元左右的亏损不会让他一蹶不振,时间久了,安迪-摩根就会缓过来。

那么,第一步,和华首先是要消除摩根家族的羽翼:高尔德财团、华尔街中摩根家族安插的人选。

马文-克朗正在积极的向摩根家族方向渗透。雷纳德-洛克菲勒对此也很有兴趣。当然,陆景是不会和他合作的,但是可以和他打个招呼。

2010年1月上旬,京城下了第一场雪时,陆景从墨静雯那儿得知从美国传来的消息,的主席、资深银行家弗兰克-皮特曼遭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

陆景正在揣摩这个消息的意味时,突然接到大嫂胡莹的电话,“小景,快点来医院,爸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