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80章 逝世

第1980章 逝世

仿佛有一道惊雷在陆景的耳边响起将他震得呆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小景,快点来!我马上给你哥打电话。”胡莹说着就挂了电话。

陆景捏着手机沉默着。虽说有心理预期,但这个消息依旧让他感觉到难以言喻的痛楚。不可抑制的悲伤从心底涌起来。翻腾着将他的五感都隔绝。

去年7月份的时候老头子就昏迷过去好几次。最近几个月都是昏迷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母亲罗玉兰一直在医院陪着老头子。陪着他走完生命最后的一程。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陆景,你怎么了?”景华大厦明亮的办公室中,墨静雯给陆景汇报着工作,窗外小雪飞扬。陆景去窗边接了个电话就呆住,完全没有听到她接下来话,墨静雯禁不住走到他身边问道。然后就震惊的捂住嘴,“啊…”

两行热泪从陆景眼窝里径直流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墨静雯从来没有见陆景哭过,哪怕是那一年他在交州被人用枪顶在头上都没有。这将她吓了一跳,温柔的抱紧陆景的身-体,放轻声音安慰道:“陆景,没事的。没事的。”

陆景勉强的笑了笑,哽咽的道:“静雯,我爸病危。安排车送我去。”

“好,我这就去安排。你要不要通知卫姐吗?”

“嗯,我来打电话。”

消息仿佛巨大的风暴一样在京城中扩散。陆家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的汇聚到医院中。

当天晚上,陆景在病房外见到了风尘仆仆从徐城赶回来的大哥陆江。

看着哭泣中的陆景。陆江轻轻的拍拍了弟弟的肩膀,最终什么都没说。他知道弟弟不是不够坚强。只是情难自禁。

兄弟俩在父亲病床前守了一夜。

连着几天,陆续的有亲朋故旧来病房看望父亲。

老头子一直住在中。这一次的病况来得很急。离世就在这两天。陆家所有人都来医院陪着老头子走过这最后一程。但病房里不能总围着太多人。大部分时候。陆家的人都在隔壁休息室中。

休息室中,黑压压坐满了人。陆家人,二代三代的子弟,卫家、胡家也很来了几个人。沙发、木椅都坐得满满的。但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十分压抑,只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江哥怎么还没回?”大嫂胡莹有些焦急的轻声嘀咕着。

陆景扶着神情憔悴的母亲罗玉兰,轻声道:“没事,再等等。”大哥去审核最后的讣告去了。父亲讣告上的定语要争一下。这是盖棺定论的评价,不能出差错。

大哥的意思。在讣告中对父亲要用到三个伟大、一个杰出、一个卓越。即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卓越领-导人。

到现在,陆家所有人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卫婉仪抱着两岁大的女儿陆琼华安静的坐在角落中。看着丈夫这几天从极度的痛苦中挣扎,再到和陆江分担着这个家族的重担。分派、组织,再安慰着众人。昨天晚上独处时,陆景在她怀里失声痛哭。

病房里灯光幽幽。

“小景,爸。去了。”父亲心脏波停止后的一分钟,胡莹去通知陆景。

一直等候在隔壁休息室中的陆景、占正方、唐悦就得到消息。跟在大嫂身后涌出休息室。

陆景快步的冲进病房中。大哥和母亲正在父亲的病床前无声的抽泣。

看着病**的父亲,枯槁的容颜。苍老冰凉的手。陆景跪在床前,握着父亲的手。心如刀绞,眼泪就落下来。父亲竟没有再醒来,连最后一句都没说上。

从小到大的一幕幕聆听父亲教诲的画面从脑海中划过。而现在再也听不到了。

不断的有住在医院宾馆里的人赶来。

呜呜的哭泣声在病房中响起。

2010年1月14日。讣告在媒体上发布。

一连串的纪念活动展开。

2月11日,腊月二十八。陆景在锦园别墅的书房里和母亲一起整理着父亲的遗物、书稿。书房中,一叠叠的书摆放得整齐。又略显凌乱的放在书房的一处处角落。

“妈,你别累着了。我给让人煮点吃得去。”陆景将手里一本父亲做过批注的《史记》放在地上,对书桌前带着老花镜的母亲说道。

罗玉兰停下来,将眼睛上的老花镜摘下,疲倦的靠在椅子上道:“我没事。小景,你爸走之前和我聊过的。说起我们一起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时光。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是应该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才能够说:我的生命和全部的经历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你别担心我。我接下来的日子会把老陆的书、事迹、日记都整理出来。时间会不够用的。”

小儿子的担心,她是知道的。快一个月了,都住在这里陪着她。她没事。

陆景释然的笑了笑,“妈,我陪你做这些事情。”

罗玉兰摇摇头,“人老了,容易回忆往事。你忙你的事情去吧。喏,你爸给你留了一些字帖,我都整理出来了。你一会拿回去找人裱起来。”

陆景轻轻的点头。

温馨的灯光在现代化的四合院中亮起。陆景洗过澡和妻子卫婉仪,女儿陆琼华在卧室里说着话。

“婉仪,这段时间辛苦了。”陆景握着妻子的手,诚恳的说道。这一个月都是婉仪在两头跑,还照顾小家伙。

卫婉仪依偎在丈夫怀里,温婉的笑了笑,“没什么。我在体育总-局那边的工作又不忙。”

“又瘦了一点。”陆景在灯光下看着妻子:30岁的婉仪已经褪去少女的青涩,还是如初见时那样的略显消瘦,俏丽清秀。气质温婉。柔美的如同一株月季花。

“你也一样!”卫婉仪轻声道。陆景明显的让人感觉到更成熟了些。沧桑宁静。他要打扮老气些,气度和那些四十多岁的成功男人没区别。

在房间里来回跑着玩耍的陆琼华梳着两个羊角辫,像个小公主,注意到陆景和卫婉仪的对话,忽而跑过来扶着爸爸妈妈的膝盖,抬头道:“妈妈,我也瘦了!”

卫婉仪就笑起来,摸着女儿的秀发,温婉的道:“嗯,我们家琼华也瘦了。”

陆景好笑的捏捏女儿胖乎乎的小脸蛋,“琼华,你都快成胖丫头了,哪里瘦了?你琪姐昨天还说你了吧?”

“坏爸爸!”陆琼华撅嘴,扭头躲到妈妈怀里生闷气。小孩子有着小小的自尊心。

卫婉仪娇嗔陆景一眼,一双明眸温柔如水,轻轻一笑。家的温馨感觉从心底涌上来。她想起陆景去年给她写的一副字:佳人相见一千年。大约,她和会陆景这样一千年都不会厌倦的吧!

陆景笑了笑,搂着娇妻的腰。

片刻后,陆琼华不甘心的探出头看她的坏爸爸,委屈、担心的模样,问道:“爸爸,我真的成胖丫头了吗?”

那一刻的童真,抹平了陆景心中巨大的创伤。生老病死。死亡和新生。老人和小孩……

宁静的冬夜里一家三口笑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