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81章 安慰

第1981章 安慰

新年很快到来。

京城里下了两次雪。正月初十的夜晚,陆景在汇海大酒店中宴请来京城看他的唐雨瑶。

温和明亮的灯光下,42楼的总统套房餐厅中富丽堂皇,几道精美的小菜装在白瓷盘中摆在椭圆形的小长桌上。高脚玻璃杯在灯光下流光溢彩。

“陆景,你还好吗?听静雯说伯伯去世了。”

坐在陆景对面的唐雨瑶穿着咖啡色的半长外套,清丽淡雅,有一种洗尽铅华过后的恬静之美,惟有那双眼眸子,水润盈亮,顾盼生姿。

陆景拿起酒杯和唐雨瑶示意,低声道:“还行吧!你呢,雨瑶?”

唐雨瑶未施妆容的清丽面容上浮起笑容,明艳难言,“我还好啊!丹尼尔汽车公司现在我说了算。”

丹尼尔-沃伦在去年8月份的时候就是去联系。他在丹尼尔汽车公司15%的股权早就转给和华。她作为丹尼尔汽车公司的执行董事,大权在握。正在筹备上市的事情。

陆景轻笑着,看着前世里和他交织在一起的佳人,她现在已经蜕变成前世里那个经历风雨后的优雅艳丽、温婉明艳的女人,遗世而独立。

“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在京城里休息一段时间吧。等心情好一点去南非看看。沃伦财团被我收购。安利比里昂的那个钻石矿,我打算让董冰运作起来。”

唐雨瑶起身走到陆景身边给陆景添酒,笑着道:“我是听说静雯说董总有计划在南非那边圈地建国的打算。”

陆景笑着点头,“嗯。是有这个打算。”看着红色的酒液在玻璃杯中滚动。

唐雨瑶侧倚在餐桌上。乌黑靓丽的长发披着在肩头,和陆景碰杯。“陆景,的主席弗兰克-皮特曼最近遭到美国证券委员会的调查。我听说有和华的影子。你有没有把握?弗兰克-皮特曼在华尔街声望很高。”

“我现在哪有功夫去管他。推动一下。现在顺其自然吧。”陆景笑笑,目光落在唐雨瑶的身上。她是那种成熟丰腴的美人,蓝色牛仔裤绷直饱满的长腿让她丰饶的身体更加的诱人之极,有着入骨的风情。清艳若玫瑰。

唐雨瑶就笑起来,俯身趴在陆景肩头道:“陆景,别伤心了呢!你这样我会觉得你离我很远。我在美国听到你收购沃伦财团,都快崇拜死你。感觉和你的差距越来越大,都追不到你的影子。给美女崇拜的感觉怎么样?”

温暖的情意从话语间透出来。

“当然挺好的!”陆景温柔的吻了吻雨瑶雪白光润的脸蛋,将她抱在腿上坐下。“心情,我慢慢调整。雨瑶,来我身边工作吧。我打算将余乐放出去,准备退休的事情。”

“好。等我把丹尼尔汽车公司运作上市之后,我就回国来陆办工作。”

唐雨瑶没有犹豫,答应下来。心里笑起来。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了呢。

她原本的想法是要在爱情上和陆景平等,可是哪里平等的了啊?陆景的成绩,再耀眼的女人都要在他面前收起光环。

只是。她愿意陪着他!

唐雨瑶要入职陆办的事情,陆景在正月十六陆办正式上班之后通知了墨静雯一声。这个消息倒是很快传开。

中午时分,陆景请余乐去外面的餐厅吃了顿饭,谈了谈他的未来的事情。

陆景选的是中关村里一间高档餐厅。当然说是高档餐厅。和五星级酒店,米其林三星,豪华度假村这些地方都是差别的。一顿饭四个菜也就1500块。

“怎么样。考虑好去哪里没有?”陆景吃着精心烹制的排骨,径直问道。

这种餐厅吃起来很舒服。大口吃肉的朵颐快-感,环境也适合聊天。酒是只带的高度茅台。

余乐对外放倒没什么意见。陆景身边的助理都是他的女人,自己夹在里面有时候住宿都很不好安排。和陆景干了一杯白酒,笑道:“你安排吧!”

陆景笑着虚点了一下,“你啊…,其实,我很中意你去美国统筹安排和华的事务。你能力有,手腕也有。但是美国那边不大安全。我都不敢将实业放在美国。”

余乐品着酒,表示理解,“这个是。美国人时不时抓几个华人学者。肆无忌惮。我还真怕被抓了。”

陆景道:“所以,美国那边就算了。fbi,cia的力量都很大。你去南美吧。在那里把和华的格局撑起来。那边乱是乱点,但是有枪有钱,还是有保障的。”

余乐先点头应下来,又敬陆景的酒,开玩笑道:“陆景,我们俩老同学了啊,你不会是让我过去当毒-枭吧?”

“扯淡。一个毒-枭一年能赚到少钱?10亿美元就很了不起了。你一年要是不能为和华赚到200亿美元就失职。金砖四国的巴西就在南美。再加上阿根廷。墨西哥。这些都是市场。

我给你交个底,阿根廷的国债都是美元,我希望能够换成人民币。另外,巴西亚马逊森林里面的资源都是国内所需要的。我们需要撸来。还有,我希望和华能够牵头在拉丁美洲开凿一条不受美国人控制的运河,将巴拿马运河的作用给废掉。”

余乐的脸色逐渐的变得兴奋起来,“好注意。为这番事业的前景,咱们干一杯!”

陆景的意思很明确,他在南美的任务有三大点。第一:倾销和华财团的商品赚钱。这是他的本质工作。

第二:配合国家战略,人民币国际化,控制南美的原材料产地,包括不限于:木材、铁矿石、畜牧业、石油等。也就是说,他可以在巴西、阿根廷建立自己的政治势力。

第三,北上拉丁美洲,削弱美国对南美的影响。拉丁美洲,南美洲一向是被视作美国的后花园。他将成为国家战略中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或许能在历史书上留一笔。类似于李鸿章的幕僚盛宣怀那样。

很多想法,陆景只是暂时的思考,和余乐交个底,他将作为和华的一个“封疆大吏”驻在南美。

陆景和余乐吃过午饭,顺着科技园里的道路往景华大厦走去。路上却是碰到江妩她们几个陆办的女孩子吃饭回来。17岁的江妩在几个二十七八岁的“白骨精”还是蛮显眼的。

“陆总,余组长。”

“江妩,罗谷…”

众人寒暄着打着招呼。一起顺着道路往景华大厦走去。陆景在,几个女职员说话都放不开。

陆景就笑,“小妩,你陪我走走吧。余乐,你们先回去吧。”

“好。”

“罗姐,回头见啊。”江妩是季婉彤重点培养的对象,陆办的人都知道。江妩预计五到十年之后,可能会在陆办担任一个新的组长的职位。

陆景和江妩转向旁边的竹林小道。

江妩今天穿着深红色的长款棉外套,香奈儿的牌子,在陆办工作的职员都是属于金领阶层,消费奢侈品不在话下。浅蓝色的长裤将修长的双腿跟结实的臀部绷得曲线诱人。身姿亭亭玉立,倒像是一个干练的都市白领,长发拿咖啡色发带束在脑后,明丽明艳的脸蛋还显稚嫩清纯。

“小妩,sit上你给我的留言,我都看了,谢谢啊!”陆景看着远方的白云,轻声说道。

“我听白姨说你过年时为你父亲去世伤心欲绝,所以…”江妩精致娇美的小脸上有些泛红,小声解释着。她自然是有陆景的sit号码的。

陆景微笑着看江妩一眼,点点头。

江妩心里就有点小慌乱,陆景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人心,说道:“陆哥,我是本着朋友的原则安慰你呢,你别想歪了。”

陆景就笑,“我哪有?我是在想人和人之间还是有温暖的。”

江妩轻轻的松口气,踩在青砖小路上,林间寂静无人,好奇的问道:“陆哥,那你最近看起来怎么郁郁的?”

“有吗?”陆景失笑。

“你自己看呢。”江妩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化妆盒,里面有快小镜子,微微踮起脚,竖在陆景面前,“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

“我那是在思考问题。”陆景辩解道。他在雨瑶面前可以承认心情不佳。在江妩这个小萝-莉面前就不想承认了。他也要点面子不是?

江妩翻个白眼,将化妆盒收起来,握着陆景右手的手腕将他的大手放在她挺翘结实的小圆臀上,异样的感觉传来,声音有些颤抖的轻声道,“这样会不会好受一些?”

10月底一起去爬山时,她目睹了陆景开心、闲散的模样,再对比现在郁郁的表情,她希望他能开心一点!那次爬山,她其实留意到陆景在欣赏她美丽的背影。最后不也顺势占她了便宜吗?在她屁-股上推了一把,害得她这几个月时不时的有些旖旎的情绪浮起来。她那是第一次和男人亲密接触。

陆景一下愣住。

江妩仰头看着陆景。

陆景有些明白她的心意。娇艳欲滴的红唇近在咫尺,娇嫩的肌肤吹弹得破,深谷幽兰一般的馨香气息扑在唇鼻之间叫人迷醉。

陆景轻抚着江妩的秀发,将手拿开,笑道:“小妩,你傻啊,下次别这样。再说,冬天的衣服那么厚,我能摸到什么感觉啊?”

江妩就娇嗔着翻个白眼,“陆哥,你得寸进尺呢!”

天地间的寒冷依旧,但依旧有些炙热的,美好的情感在飘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