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84章 小人物的逆袭(一)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984章 小人物的逆袭(一)

2010年3月,位于鲁东省烟东市的烟东大学校园中春暖花开,蓝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湖泊岸边的柳树,宛若海滨花园般的精致,赏心悦目。↗,

又是一个毕业的季节。

夕阳点缀着校舍、梧桐、林荫水泥道。大学生们三五成群。浸染在这最美好的金色年华中。

校园的广播轻柔的播放着音乐,“栀子花开,sobeautifulsowhite,这是个季节我们将离开,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就想一阵清香,萦绕在我的心怀……,挥挥手告别欢乐无奈,光阴好象流水飞快,日夜也将我们的青春灌溉……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宋卫强背着简单的行李,张望着熟悉又感觉到陌生的校园,心里无限感慨的往校外的车站走去。

同行的是送行的室友,还有两名一起提前去同一家公司报道的国际贸易专业的系友。

“小强,你小子牛逼啊,竟然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名微胖的室友感叹道。

在如今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的年代,找一份月薪2k的工作很不错了。烟大可只是个二本。

“胖墩,我牛逼个鬼啊。才2k,在交州那地方能不能混个温饱都难。咱们系里最牛的是…”

“别扯了,能找到工作就不错了。”

“小虎,你不是考研吗?成绩快出来吧?”

“哥天天打dota,你觉得我能考上。”

一行十几个学生说着平常的话题,间中夹着对未来的迷茫。走向校门外的公交车站。

“小强,你们这是要离校了?”烟大的校园的正大门口。迎面走来三个女生,说话的是中间漂亮的女孩。她秀发披肩。额前留着刘海,秀美的脸蛋肌肤白皙、细腻。很有学生女神韵味。

中等身量,穿着杏黄色的修身连衣裙,浅色外套,略显丰盈,有着亭亭玉立的美感,在夕阳中有着白净女孩子优美的暗香散开,沁透人心。

宋卫强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神情,“啊…。姗姗,这么巧!嗯,我和同学一起去火车站,准备去交州的公司报道。”

姗姗笑道:“噢,昨天还和千哥说我们高中同学一起聚聚,没想到你就要走了。5月底的毕业典礼回校参加吗?”

“应该会吧。”宋卫强有点黯然。张若姗是他的高中同学,很漂亮,成绩也好,据说是因为高三时和隔壁班的一个富少谈恋爱高考发挥失常才考入烟大。不然。她这会儿应该去徐城、或者黄海念书。

“那行,我们5月份再聚聚。”张若姗笑着挥挥手,笑着和两名朋友一起离开。

“姗姗,刚才那是谁啊?好像有点喜欢你哦。”

“我高中的一个同班同学。别瞎说。人家是好学生。”

“哈哈。就是看起来有点挫。”

女生们议论着离开,这边男生们也在议论着张若姗的美丽:男朋友什么的。

宋卫强却是没什么心思,简单的说了说同班的情况。在公交车站台和四年的兄弟们拥抱道别。背着一个大背包和两名同伴上了公交车去烟东市的火车站。

公交车穿梭在城市中,报站声不时的响起。宋卫强呆坐在座位上看着烟东这座熟悉城市的晚景。思绪飘飞。

他心里有那么一丝对张若姗的想法。又有着黯然、自卑。说到底他太普通。张若姗可是系花级别的美女。除了对爱情美好的向往之外,还有离开大学的失落。对前途未知的忐忑,年轻人步入社会的向往…..

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令虚胖的宋卫强沉默寡言。

从烟东到交州花了35个小时,深夜出发,第三天的9点左右抵达繁忙的交州火车站。火车站内人流密集,喧杂的声音如同集市。

宋卫强和同行的冯鸿云、聂章在火车站外给招聘他们来交州的江哥打了电话,问明路线后拿着行李坐地铁前往位于花都的公司。

三人签约的企业叫做:交州伟达外贸有限公司。位于花都区一处陈旧、破败的工业园内。在门口登记后,三人在公司行政楼二楼的会议室中见到江哥。

江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带着眼镜,又高又胖,说话笑眯-眯的,给三人倒了水,寒暄着道:“小宋、小冯、小聂,你们来公司,就像是到家了一样。我一会给你们安排住处。报道之后呢,先培训半个月然后就开始工作。你们这批新招的大学生一共有32人,我很看好你们未来在公司的发展…”

江哥这个说法,让宋卫强三人心里松了口气,人生地不熟的,报道顺利让他们忐忑的心中有了依靠。

半个月的培训,都是培训企业文化,中间还有一些管理的

课程。听起来公司对新入职的大学生们很重视。

但半个月后,宋卫强就懵逼了。公司决定他们这批人外派出国到设立在南非非约翰内斯堡的工厂工作。

简陋的会议室中,交州伟达外贸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江哥在讲台上给众位稚嫩的菜鸟说着公司的规则,“

新入职的职员要先去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工厂里面工作三年,才能返回公司在交州这边的总部。这是我们公司的惯例。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呐。

为什么要你们去南非?因为南非那边的黑叔叔们就只会偷窃、抢劫。他们懒惰、不守时、不守纪律。公司也没有办法啊。但凡有一点可能,我们也不想千里迢迢派人去南非。

我们这次是和一家劳务派遣公司一起。一共200人。大家过去,最低的级别都是一个小组长,你们是大学生嘛!

而且呢,在南非的加班费、工资比国内要高。你们在交州一天工作8小时,薪资是2k。在南非,一天工作8小时再4个小时的班,算上出差补助,可以拿到5k。难以想象吧?心动吗?

愿意去的同事到小秋那里去拿一份合同,签个名。我们后天上午出发。不愿意去的同事,我们也不勉强,这半个月的培训我们在各位每个人身上花费了5k,再算是3k的违约费用,你们交8千块钱就可以公司了。好了,各位同事考虑吧!”

江哥威逼利诱的说完,很有风范的大手一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会议室。留下32名大学生各自议论纷纷。有人不满的骂着,有人愤怒的敲着桌子,更多的人在和相熟的人相互商议思考对策。

很多人都是一次步入社会,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反应再迟钝的人都知道给这家公司骗了。

会议室中,到处都出现这样的对话:“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明摆着骗人吗?”

“就是,离职还要我们陪8千块钱,我哪里有钱陪给他们?”

“我不想去南非。听说那里很乱。会死人的。”

“我也不想去。可怎么办啊!”

“骗子!”

“骗子!”

坐在会议室门口第一排桌子边的小秋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眼镜,安安稳稳的坐着,冷冷一笑。面前几个学生宣泄情绪的场面只是小儿科。这一幕她见得太多。大多数还是服从的。公司在南非有一个汽配厂。需要工人。

宋卫强和冯鸿云、聂章在会议室的第五排左侧焦虑的商量着。

“小强,你去不去?”冯鸿云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家里肯定赔不起8千块钱。你们呢?”

“我去。劳资不去。”冯鸿云道:“大不了在这边拿2k的工资。”

聂章摇头道:“冯鸿云,你刚才没仔细听啊。留下来的人,不离职的话,公司不提供食宿。两千块前在交州这种大都市里面能干什么?要么赔钱离开,要么就去南非。我们没得选。”

“这…”冯鸿云就泄了气。

宋卫强耸拉着脑袋和同学一起唉声叹气。

走入社会第一步就遇到骗子公司,这实在太令人郁闷,这相当于是人生的开端没有走好。男怕入错行啊!

处在人生低谷的宋卫强,恐怕无法预料到他日后多姿多彩的经历。

宋卫强和冯鸿云两人没有钱陪给伟达外贸公司,就只能接受被骗的安排前往南非。好在,只是被骗去打工,人身安全有保证。伟达外贸也不可能将招聘来的大学生送到南非挂掉。那他们早就被国家查封了。

而同行的聂章选择了赔钱离开。

3月25日,宋卫强和冯鸿云和一帮三四十岁的工人飞抵南非约翰内斯堡。

从宁静的海滨城市烟东到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交州,再到异国他乡的约翰内斯堡。宋卫强有种不真实仿佛在做梦一样的感觉。当然是一个噩梦。

他只希望这三年的时间能快点过去。他赚到钱回国,离开这的坑人公司,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他只是个小人物罢了。面对这样的命运无法反抗。

机场大厅里一块块写着英文的字母的广告牌;拖着行旅的各种旅客:白人、黑人、用英语交谈的人群;在3月份里暖和的不像话的天气;各种风格的高楼大厦,这一切都提醒着宋卫强,他来到了国外。

来机场接机的是几名穿着休闲装的中国人。一行187人陆续的坐到4辆大巴车中。车中人挤人如同罐头一样。宋卫强和冯鸿云挤在角落里,听着为首的春哥发表“演讲”。

“各位,欢迎来到南非约翰内斯堡!我需要提醒大家最为重要的一件事:约翰内斯堡的治安非常差,非常差,非常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