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85章 小人物的逆袭(二)

第1985章 小人物的逆袭(二)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春哥强调了三遍的事情,这次前来打工的近200人乖乖的连续一个星期都呆在工厂中工作。

宋卫强和同学冯鸿云分配到了一个10人的宿舍,每天在汽配工厂的产线中工作8个小时,另外加班4小时。薪资加起来确实有5k每个月。在同学当中算是不低的了。

他从一些老工友的口中了解到约翰内斯堡的治安确实非常糟糕。约翰内斯堡分为新城和老城。老城里面全是黑人,他这样的人走进去基本就出不来。新城里面的治安要好得多。特别是狄克租界那一片,堪称天堂。

&nb[?;春哥在约翰内斯堡7年,从来没有单独外出过。购物都是开车前往保卫森严里三层外三层的超市。

春哥告诫:非要外出的话,一定要结伴而行,而且身上要带一点钱,让那些黑人抢,免得被殴打。人没事是第一位的。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宋卫强也跟着老工友们一起出去买过一两次生活用品。欣赏过约翰内斯堡的风景。

约翰内斯堡号称太阳城,经济发达。城区里高楼林立,商业区里熙熙攘攘,富有活力。娱乐场所光影缤纷,那份喧哗和熙攘展示着其国际性大都市的风采。

这一天下午,夕阳的余晖落在繁忙的汽配厂区中。厂区里都是三五层楼的厂房。仓库,、组装车间、食堂、宿舍等等区域一字罗列开。

一队队穿着帆布工作装的中国工人们从规划好的水泥大路上前往食堂用餐,有的人则是先回宿舍拿饭盒。水泥路上偶尔驶过一辆运货的大汽车。员工们慌不迭的避开。

宋卫强和冯鸿云从工厂里出来直奔食堂,打好饭菜后坐到简单的快餐塑料餐椅扒着。

“靠啊!小强,你说现在和学校的生活没什么两样啊?都是两点一线嘛。”冯鸿云带着眼镜,感慨的说道。

宋卫强现在也基本适应现在的生活。别看出国之前说的挺吓人的,至少在工厂这边大家的安全都是有保障的。他甚至胖了些许。笑着道:“老冯,差别大了。学校有妹纸,这里没有。学校有网络打游戏,这里没有。”

冯鸿云就笑,“学校是好,也轻松。可惜不发工资啊!噢。小强,我前些天跟着张工他们出去转了转,感觉新城那边治安挺好的。特别是狄克区里面,和国内差不多。我们拿着护照进去吃了顿中餐。很爽。改天我们一起去。”

“安全吗?”

“安全的很,开车直接到狄克租界的入口就可以了。我记得你会开车吧。”

宋卫强点点头,来些兴趣。他来南非这边感觉娱乐活动很少。

周五傍晚,冯鸿云在厂区里借到一辆二手昆成汽车。低配,分期付款2万块钱就可以买来。约翰内斯堡很多中产都开昆成汽车。

宋卫强开车带着一起来南非的大学生,一起6人。花费约1个小时,抵达新城区中的狄克租界。

这里是很繁华的商业区,门口车水马龙的穿行。十几个电子闸门。有大半给汽车使用,小半给行人使用。全部都是电子化的卡片。10名穿着gi保安公司制服的保安全副武装的巡逻。防卫严密。

这在约翰内斯堡不是什么稀奇事,在2010年世界杯期间,一些酒店都设置了三层路障,搞得像军事禁区一样。不要低估了黑叔叔们的“犯罪本事”。

狄克租界的门匾并非叫狄克租界,而是叫做狄克租借区。这个名字挂在5米高的廊柱上。像牌匾。高大厚实的围墙向两侧伸展开。据说狄克租界有多次门禁,可以很方便的同行。

宽敞的若广场一样的正大门处有着中国风的石狮子。这令宋卫强心里浮起一股亲切感。宋卫强这辆车有过登记。径直的在门口的汽车到通行进入。

同行的一名大学生道:“这太简单了吧,看起来似乎安全有漏洞。”

熟门熟路的冯鸿云笑道:“你想着有漏洞,这车辆可是以公司的名义担保的。只要我们在里面犯罪,立即就会扣除公司的保障金。取消以后通行资格。没有资产的人或者在里面工作、房产的人可进不来。”

开着车缓缓的进入狄克租界后,道路两边绿化极好,绿树成荫。花坛中鲜花绽放。广场和街道上人流密集。入眼所见基本都是高耸入云的大楼,车辆穿梭,秩序井然,充满着繁华的现代化都市的气息。

一行人按照计划现找了一家餐厅吃晚饭,然后相约着去看电影k歌。

“啧啧。感觉狄克租界里面比外面市区强很多啊!”

“最重要的是让人感觉到秩序。”

大约晚上12点钟左右,宋卫强一行6人从ktv里面出来准备回工厂里。前往路边的停车场时的一段街道时,几名黑人突然跳起来将6人截住,用英语道:“handsup!”

宋卫强等人都蒙了,没想到在号称治安最好的狄克租界里遇到打劫的。

“嘭!”冯鸿云反应慢了一点,被一名强壮的黑人一拳打在脸上,飞出半米。眼镜落在地上。

“咔嚓!”为首的穿着皮靴的黑人用脚踩在眼镜上,轻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6名青年,用土语道:“搜他们身上的东西,快点。我们只有10分钟的时间。”

宋卫强等人也没想反抗,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将身上钱包都丢出来。

几名黑人神色兴奋的翻检着。

这时,一名黑人突然嘀咕了几句,为首的黑人不耐烦的挥挥手。那名厚嘴唇的黑人就扑向了坐再地上的冯鸿云,将他裤子脱下,接下来一幕简直惨不忍睹。

冯鸿云拼命的反抗,然后被打,头上都打出血,嚎叫着,“小强,帮我,小强,帮我…”

宋卫强完全吓傻了,“老冯。”下意识的站起来。一个学校的同学,这种事情当面,他还是想去救的。但正疯癫的大笑的一个黑人一脚将宋卫强踹飞。

“啊!”宋卫强大叫一声,坐在地上,睚眦欲裂的看着冯鸿云被黑人侵-犯,心中的怒火燃烧但无能为力,用手捶打着坚实的地面,“啊…”一声声的嚎叫,痛彻心扉,要将那最难受的情绪宣泄出来。

十分钟后,一队12名保安赶来。现场一片狼藉。

宋卫强、冯鸿云被送到租界内的医院检查。其余4名被抢的大学生给gi公司的保安开车送回去。

医院内,冯鸿云双目呆滞。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会情绪崩溃。而且刚才医生还提醒了要过一段时间去做个检查,防止感染艾滋病。

宋卫强被打的一下还受得住,就是手拍地面拍出了血,给医院包扎好。

宋卫强让守卫在病房里的gi公司的保安带路找到走廊里沟通的保安小组的队长,方队长,一名中国人,国字脸,浓眉大眼,英气十足。

“方队长,怎么会这样,你们这里不是号称最安全的地方吗?我同学要是感染艾滋,这辈子就毁了。”宋卫强情绪有些激动,挥着手问道。

方队长将手里的手机揣到衣兜里,皱了皱眉。这些人就是在自己人面前横,面对黑人就只会挨打。但职责所在,耐心的解释道:“宋先生,我们已经将犯罪的6名黑人逮住。正在移送给约翰内斯堡的警察局。相信他们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就这样就完了?”宋卫强仰头,眼睛泛红的盯着方队长问,“我听说约翰内斯堡的警察很黑,很偏袒黑人。”

方队长给眼前的青年搞出一点火气,硬邦邦的道:“那你还想怎么样?谁让你们贪小便宜将车子停在偏僻的角落里!我们最近人手不足,碰到这种事情,只能说你们运气不好。那些黑人确实会被放走。”

安利比里昂战火纷飞,据说俄罗斯插手支持安利比里昂的叛军。gi公司在约翰内斯堡的精锐保安被调了5个小组约60人过去。

方队长的推辞,黑人之间的偏袒,凶手得不到惩罚。宋卫强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炸。呼呼的喘着气。他刚进入社会,不善于言辞,大声吼道:“

方队长,什么叫运气不好?老冯不应该受这份罪。我要一个公道!老冯被毁了啊!你看不见?你是不是中国爷们!不帮助我们自己的同胞。你明知道那些黑鬼会被放掉,还要把人交给那些警察?”

方队长看着竭力嘶吼的宋卫强,冷笑道:“人交给约翰内斯堡的警方是协议里面早就商定的。不是我个人的决定。劳资当然是中国爷们。小子,公道不是嘴上喊的,是要靠自己用双手去讨的!你他妈要是有种就跟我来。”

那些在租界里犯罪的黑人移交给约翰内斯堡的警方之后确实会被放掉。但是,和华有自己的讨债方式。约翰内斯堡有扶持的华人的黑帮。

当然要惩罚,不然和华在约翰内斯堡的生意还怎么做?

那些罪大恶极的黑垃圾,实在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必要!

宋卫强没说话,回到病房里拿起自己的外套,对躺在病**的冯鸿云轻声道:“老冯,我这就去给要一个公道。”憋着一股气,红着眼睛跟在方队长身后。

凌晨的夜色中,一个个信息走gi公司的渠道传递到方队长的手机上。

目标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