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86章 小人物的逆袭(三)

第1986章 小人物的逆袭(三)

轰轰的汽车行驶声音在凌晨中安静的约翰内斯堡街区中很引人注目。约翰内斯堡在晚上基本就没有行人。昏黄的路灯单调的落在3辆行进中的奇瑞面包车上。

宋卫强坐在第二辆的车中,瞪着充血的眼睛,手紧紧的攥着。

今天晚上那短短的十分钟经历就如同地狱级的噩梦一般萦绕在他的心头。老冯那平静的近乎可怕的绝望让他心里感到刺痛。深深的刺痛。

宋卫强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勇敢的人。从小到大的都是乖学生。没有和同学打过一次架。他习惯于胆小和懦弱。即便是现在,在医院的热血冲动过去之后,他现在略微冷静后,心里有点后怕的发抖。

但在医院里上了gi保安公司的车就没有办法回头。他在离开前给老冯说了:帮他讨一个公道。

宋卫强感觉到他一时的义愤和冲动已经让他的人生正在走向不可预知的旅途。是好,是坏,他完全无法控制。

宋卫强胡思乱想之际,车子什么时候停在路边他都没有留意到。约十几分钟后,车门“咣当”一声被暴力拉开,打断了宋卫强的沉思。宋卫强看到一名被带着头套的黑人给两名保安扭送上来。

“走!”中年模样的保安沉声喝道。

前面的司机迅速打火起步。三辆黑色的面包车在夜色中宛若幽灵轻灵的驶出约翰内斯堡的老城区。

约一个小时后,三辆车在郊区的一处废弃的仓库中停下来。12名保安队员分别将5名被抓来的黑人带下来,扯下头套,一脚一个的踹到地上。

那些黑人哇哇乱叫,但是因为嘴巴被透明胶布封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方队长挥挥手,手下的保安们拿出各种枪械、将枪口指着仓库场地正中的5名黑人。看到枪,这些黑人顿时安静下来,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方队长歪外头,戏虐的笑着。对宋卫强道:“小子,人我抓来了。你要讨公道,现在可以讨了。”手指着5名黑人中左侧的一个厚嘴唇大个子,“喏。那个就是侵犯你同学的变-态。”

宋卫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哪里见到过这样无法无天的场面,口里使劲的咽唾沫,心跳加速。

有一名精瘦的保安低声骂道:“呸。孬种!”

一名皮肤黝黑的保安轻蔑的看了宋卫强一眼,说:“小强是吧?你们6个人,对方才5个人,怎么反抗都可以顶十分钟等到我们过来救援。你们偏偏没有反抗。人抓来了,你他妈倒是动手啊!”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好…!”宋卫强给这番言语刺激到,胸口起伏,咬着牙走上前踢打蹲在地上的黑人。

“你吗的,劳资让你害老冯!你个死变-态,死基-佬。你去死吧!”

宋卫强拳打脚踢了五分钟,自己累的气喘吁吁,但那名被殴打的黑人基本没有怎么受伤。

国字脸的方队长摇摇头,这也太弱了,吩咐队员们道:“干活吧!”

叫大牛的中年男子反持一把闪亮的匕首,抹过一名黑人的脖子,鲜血飚射……。黑人们一脸的死灰。想要反抗但是手脚被拷住,嘴巴被封住,只能绝望的看着死神来临。

宋卫强吓傻了,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杀人的局面。肾上腺激素猛增。

方队长冷漠的解释道:“他们在狄克租界内抢劫已经触犯到我们在约翰内斯堡立足的根本。我们以直报怨。黑子,把军刀给他。”

最后留下的是侵犯老范的黑人,正吓的发抖。

宋卫强接过皮肤黝黑的黑子递来的制式军刀,闪亮的刀刃刺眼。他的手在抖,他想起投名状之类的事情,电影情节多少看过一点,问道:“方队长,如果我不杀人,我是不是会被你们杀死?”

果然只是才毕业的学生。这时候还问这种话。方队长不屑的答道:“不会。我们今晚就要去安利比里昂的首都塞拉哥参战。你总不会回国去告我们吧?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什么都不足,等会我们会送你回去医院。呆到天亮自己回去。约翰内斯堡市的警方那边不用担心,我们都安排好了。第二,杀了这个垃圾,跟我们一起走。”

宋卫强愣一下。那确实不会。国内的司法管辖不到南非。

一旁的精瘦的保安猴哥催促道:“快点啊,你他妈不会就是个嘴炮党啊。他把你同学给强了,按照法律都要判个七八年,你不会觉得你花拳绣腿打了他五分钟就扯平了吧?这就是你要的公道?”

宋卫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步走向瘫软在地上嘴巴被封住的黑人。

挥刀!

血色飞扬。

宋卫强感觉道心灵中某道枷锁突然打开。

在非洲,法律的惩罚只是虚言,我要的公道,只能用自己的刀枪来实现。

做错了事,请你付出代价!

安利比里昂已经停火数年的内战自2010年4月1日起烽烟再起。当南非的媒体报道出来时,国际社会还以为是开了一个玩笑。

两周之内,安利比里昂总理福尔曼控制的政府军就将武装恩康加击溃。顺利的控制塞拉哥、贝桑、马察、乌科普斯四大城市。掌握着安利比里昂的局势。

但战局随即胶着。据美联社报道,有约100名俄罗斯的武装佣兵介入到这次内战中。位于第四大城市乌科普斯失陷,落入恩康加武装手中。

4月18日,宋卫强跟着方队长一行60人从南非的边境合法进入安利比里昂在塞拉哥休整后前往位于其国内西南的乌科普斯参战。

安利比里昂国家领土面积中等,但人口稀少只有204万。国内多是台地地形,经济依赖于钻石开采、养牛业和新兴的制造业。

其首都塞拉哥作为国内第一大城市就在边界线上,毗邻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制造业以畜产加工业、饮料、金属加工、纺织、汽车装配业为主。

茫茫的草原充满了原始的生态。河流、枯木、高原以及不时出现在实现中的斑马、野牛,狮子,组成一副苍茫的非洲草原画卷。

草原上一条崎岖的水泥公路蜿蜒的伸向远方。十几辆各式各样的卡车、皮卡、武装巡逻车组成的车队士气高昂的向前方的城市前进。

宋卫强抱着一把95式自动步枪,猫在卡车的一角。那天杀人之后,他的心里状态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而从塞拉哥出发后,他已经参加了数次战斗。成为一名比黑叔叔们更合格的步兵。但心态还没有完全的从学生转变为军人。

“小强,来,我们一起唱首歌!”说话的是猴哥,长的精瘦。模样有点丑,但人不错。他原本很看不起小强,两次战斗下来,还是当小强是战友。

宋卫强无精打采的应道:“好。”他被编在方队长这个小队。这个小队的人其实都是军人。而且是在海外执行任务的精锐特种兵。安利比里昂矿产资源丰富,中国在这里有国家利益。这次来安利比里昂主要是与gi合作。要在非洲的草原雨季来临之前击毙恩康加。草原上5月就是雨季。时间紧迫。

片刻后,草原上响起“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

这歌声带着豪情、热血,飘散开来。

4月23日,乌科普斯城中的中心广场,断垣残壁。枪声渐渐的熄灭。

约有200名隶属于gi公司的武装人员肃立在广场上。

宋卫强站在队尾,一脸土灰来不及擦,看着战死的猴哥身体上覆盖着的草席,眼泪禁不住流下来。

猴哥在胜利的最后半小时前给恩康加武装人员埋设的一个地雷炸的重伤。他想起猴哥临死说的话:“小强,哥要死了,你给哥说句实话。哥帅不帅?”

“帅!”小强在哭。

方队长、黑子、大牛几人都在哽咽,满脸含泪。

“回国能不能泡个大学生当老婆?”

“能!”

“好,唱首歌给哥听一听。哥有点累了,要睡一觉。”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鸣枪!”

为首的汉子大吼道。

“点火。”

战死的战友们的骨灰都会收在骨灰盒中,等待着回国交给对方的亲人。

随后,gi公司的武装队伍从乌科普斯撤离,返回塞拉哥。城市的控制权重来就不是目标。

约翰内斯堡市郊区的一间别墅中,一名文秀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在大厅中看着地图。

身边的一名助理正在接收着sit邮件,片刻后抬起头道:“元总。恩康加已经被击败。刺熊行动顺利完成。对方105人无一逃脱。我们伤亡32人。”

这名文秀的男子正是gi公司的负责人元文。

一听伤亡数字,元文有点肉疼,“玛德,两倍的兵力加无人机帮忙都损失这么大。老毛子的佣兵很强啊!抚恤的事情你好好安排一下。接下来执行第二阶段计划。”

3月底。陆景、雷纳德等人在开普敦度假数天后就启程前往英国参加查尔斯王子的大婚。

查尔斯王子的前妻就是已故的戴安娜王妃,他于2010年4月9日与卡米拉结婚。虽然英国王室很低调。但陆景、雷纳德这样的身份自然是受到参加婚礼的邀请。

陆景参加完婚礼后就带着助理回国。

雷纳德-洛克菲勒、布鲁斯-卡地亚、戴安娜、罗德斯等人在伦敦参加戴比尔斯举办的原钻交易会。

包厢中,雷纳德笑着感慨道:“和华手下的佣兵实力很强啊!要是有这样的1000人,估计黑水公司在非洲都要靠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