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87章 小人物的逆袭(四)

第1987章 小人物的逆袭(四) [ 返回 ] 手机

塞拉哥距离南非的边界线仅仅18公里,地处在立波河的上游。周围地势平坦,是安利比里昂重要的畜牧区,全国80%的畜牧业就聚集在此。

在非洲,一座城市的建立除了有河流提供足够的饮用水之外,还需要有矿产资源来支持城市的运作。塞拉哥周边有三处钻石矿。还有一座大型的锰矿。因而这座城市得以建立。

塞拉哥市区占地面积约11平方公里。环境优美,布局协调。建筑物呈扇形向北、东、南3面伸展,白色的建筑物夹杂着绿树繁花,构成一幅绚丽的图画。

宋卫强跟着方队一行人抵达塞拉哥之后住在一幢白色花园洋房中! 。设施齐全,物质丰富。

洋房的健身房中,方队举着哑铃锻炼,说道:“说起来,别看安利比里昂整个国家都很穷,但塞拉哥这里的人还是挺富裕的。生活悠闲,拿钻石换物资。”

大牛在做引体向上,说道:“方哥,非洲的黑人都这个德性,懒得几把要死。偏偏有些二逼还喜欢隔着西方媒体哔哔,说我们中国人抢了他们的资源,破坏他们的环境。我二大爷。”

黑子咧嘴笑着对正在跑步机上的宋卫强道:“小强,以后在非洲看到的西方媒体记者有机会就打黑枪。他们以笔来说服人,我们用子弹说服人。”

方队笑了笑。近年来,在全球环保意识兴起的背景下,中方很多投资都遭到了非洲当地人的反对。有很多人在西方媒体、环保团体、基金的鼓动下仇视中方投资。以环保为借口阻扰矿石的开采和铁路建设,非常的可恶!

宋卫强一边跑步一边道:“黑哥。你这样的办法效果不好。记者鼓动的效果比子弹更有说服力。”他已经适应目前的生活。微胖的体形都搜下来。

黑子晦气的骂了一声,“草。”

结束锻炼后。9人的小队在餐厅里聚餐,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

宋卫强坐在座位上吃着牛肉。喝着白酒。他没资格参加讨论会,但自己心里琢磨着可能还有仗要打。他一个月的薪水gi公司都开到2500美元。向方队这样的精锐,士官级别的人才,指不定都有5000美元。gi公司一天的耗是多少?不可能有带薪假这种事。应该还有行动。

方队喝了点酒,笑着给众人讲gi公司的一些秘辛趣事,道:“我们是挂在gi公司的名下拿高薪,这是一种合作。gi公司的武器装备在国内都是拿的正宗货。去年,我到公司在安曼的一个基地担任教官。毕业的时候,学员们一起朗诵了一首诗。”

这句话把大家的情绪调动起来。宋卫强都好奇的看过去。

方队咳嗽一声,吸口气,道:“是这样念的。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

……公园里一起打游击,课堂里一起把书念。咸阳路上破四旧…在那令人难忘的夜晚,战斗的渴望,传遍每一根血管…激动了我们的心弦…我们俩编在同一班,我们的友谊从那里开始,早就无法计算。只知道它,比山高,比路远…在冲天的炮火中,我们肩并肩。…一颗罪恶的子弹。你的身躯沉重的倒下了…亲爱的朋友啊!为什么?为什么在这胜利的时刻?你就永远,离开了我们的身边…”

大牛开玩笑道:“嚯,这诗很豪迈。很热血,很煽情啊。gi公司不会崇高到为解放全人类而奋斗吧?”

方队笑道:“gi的人说:这是要让佣兵们从感动中寻找力量,我们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杀戮。挣钱,还在为公司的利益而奋斗。人,是需要有信仰的。”

这话说的大家都沉默下来。杀戮是没有底线的,每个人的内心都要有自己坚持的东西。如果合起来就是信仰。

方队摆摆手,“兄弟们不要这么沉默,我只是说说。小强,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宋卫强挠挠头道:“方队,我,呃…,活着,带着钱,回国。”

众人都嘲笑小强屁大点事当做理想来说。

“方队,你的信仰是什么?”宋卫强问道。他其实对方队很崇拜。方队是铁血军人的模板。

方队笑了下,说:“我,惟愿祖国强盛!”

在那天谈过信仰的话题三天后,宋卫强所在的小队投入战斗。

4月29日,安利比里昂总理福尔曼悍然拒绝将其国内的铁路建设权交给在非洲大名鼎鼎的中铁十二局,同时拒绝对中国企业完全开放市场。

当天晚上,gi公司悍然发动政变,枪击安利比里昂总理府,击毙福尔曼和其亲信人员,攻占安利比里昂议会。三个小时完成政变。约5千人的安利比里昂国防军在议会大厦外的街道被击溃后投降。

随即,准备多时的钻石联盟的精英政务团队进入安利比里昂首都塞拉哥,迅速的在政府各要害部门占据高位。

5月3日,安利比里昂对外宣布实行军事管制,由军方暂时接管政权并成立国家维和委员会暂行政府权力。新的政府将会在军管结束后的大选成立。

全球各个主要媒体对非洲一个小国的政变只是略做报道。

美国和英国政府发表声明谴责军事政变,对暂时中止宪法表示失望,正重新评估和安利比里昂的关系。

5月11日,安利比里昂国防军500人,远途奔袭600公里,一战而定,拿下属于领过纳米比亚的港口城市木萨米。

夕阳落在海面中,硝烟未退。战斗发起两个小时后,宋卫强就跟着大部队驱车杀进城中。

在攻入的木萨米市长官邸残酷的战斗中,方队帮宋卫强挡了一枪,身受重伤。

战斗结束后,黑子、大牛等六人都聚在市中心的议会大厅中来看望躺在木板上的方队。木萨米市的医院设备简陋,根本无法手术。方队伤了内脏,估计抗不过去。

“你们哭个鸟啊!不就是死吗,打仗能不死人?”方队虚弱的骂道,指着宋卫强道:“小强,你他妈不准哭知道吗?的,这波不亏。”

宋卫强含着泪点头,“方哥,我不哭。你是最帅的人。酷比了。”

“狗屁。当我和猴哥那傻逼一样啊!现在尼玛大学早扩展了,泡个女大学生当老婆有什么难的?”

众人想笑,又笑不出来。

黑子热泪滚滚,哽咽着道:“方哥,你有事情交代兄弟们吗?我们一定办到。”

方队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谁不怕死啊,但是要死了不能怂,虎死架不倒,“没事。出来之前家里都安排好了。小强,你给我卷到这件事里面来,哥给你挡一枪,算两清了。你记着:性格可以懦弱,但热血不能冷。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方队背诵的很慢,但一股凌厉的血气扑过来,宋卫强用力的点头,“方哥,我记住了。”

“要走了,我等会问问猴哥在那边有没有泡到妹纸。咱们一起唱首歌吧!”

宋卫强开口道:“团结…”

方队力的摆摆手,说:“不是这首歌。黑子,你起个头。”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广阔美丽的土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在歌唱祖国的歌声中,方队的声音慢慢的减弱,然后消失,闭上眼睛,溘然逝去。英气十足的国字脸上,浓眉舒展,大眼合上。就此死去。

没有名字,只有称呼。方队。他是一个军人。死在这里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国家需要安利比里昂的资源。这是他和伙伴们来到这里战斗的缘故。

男儿到死心如铁,只愿祖国就此走向繁荣富强。

宋卫强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木萨米距离安利比里昂第二大城市贝桑约600公里,位于非洲西海岸,是一座还未建设开发的港口城市。究其原因,则是因为纳米比亚国内另有良港,如沃尔维斯港等。再加上南非港口城市开普敦的辐射效应。木萨米不具备开发价值。

但不管木萨米怎么小,落后,终究是一国的领土。纳米比亚愤怒的发表声明,要和安利比里昂国防军大战。而经过非洲某些人物的协调,纳米比亚最终口头依旧抗议,但实际默许安利比里昂占领木萨米这个港口城市。

这些高层次的交锋,宋卫强完全不知道。他于5月14日,拿着他参战一个月以来的薪水和奖金,从塞拉哥机场坐飞机护送方队等人的骨灰回国。

在交州,他庄重的行礼,告别了大牛和黑子等战友,坐飞机返回烟东。

方队的个人信息是机密,他作为普通人无法得知。他只能在心里怀念他的队长。

南非约翰内斯堡那边,这些天有过联络。家里也联络过了。

5月中旬的烟东,风光迤逦,极美。一处处穿着夏装的游人,花枝烂漫的园林,浪漫海滨的夜风,温柔如醉。

5月17日上午9点,回家住了两天的宋卫强回到风景如画的烟东大学。

他来参加烟东大学的毕业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