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95章 稀里糊涂

“喔…”

“哗哗……”

体育馆内的声浪震天,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仿佛爆发了十级地震一般。

一场橄榄球比赛激战正酣。兴奋的观众们都在明星选手的表现喝彩。作为美国最受欢迎的运动,美式橄榄球拥趸众多,远超足球。今天现场至少有3万名观众。

离比赛结束还有3分钟。但胜负已分。

一身浅色休闲装的马文-克朗和乔纳森-伍德两人一前一后的从体育场中的座席上离开顺着甬道退场。膀大腰圆带着墨镜的保镖们立即跟上护卫。

走过球场的甬道,大厅中陆陆续续的也有观众提前离开。

马文-克朗和乔纳森-伍德说笑着刚才的比赛,走出体育场,在距离体育馆不远的一家高档餐厅中要了一间包厢。

8月份底炙热的阳光落在窗外的公路上。几辆汽车偶尔驶过。

随意的在包厢中落座,马文-克朗笑着道:“乔纳森,你还没打算结婚吗?”

乔纳森-伍德是个白胖子,坐得棕色的沙发凹陷下去,感叹道:“马文,结婚有什么好?有的女人,没结婚时看起来很美好,等结婚后就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不想再尝第二次。”

马文-克朗就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比他岁数要小的乔纳森-伍德。克朗家族和伍德家族原本就是芝加哥财团的三大家族。现在合作密切。

乔纳森-伍德转移了话题,“我过两天去一趟拉斯维加斯玩玩。我最近在石油期货上大赚了一笔。马文,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哈哈,醇酒、美人、赌场、沙漠。想想就令人觉得兴奋。”

马文-克朗就笑,“我就算了。人老了,可经不起美女的折腾。哦,我最近要去一趟纽约见陆先生。我打算并购西纳金融公司(CNA),涉足保险业务。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拜访一下陆先生。他最近在纽约。”

乔纳森-伍德愣了下。有些意动,又有些犹豫。

马文-克朗自是知道怎么回事:乔纳森-伍德是杰西卡的前夫,虽说两人已经离婚六年。但乔纳森心底恐怕还是在担心这件事会不会造成影响,说:“乔纳森,杰西卡恨你,不代表陆先生会对你有意见。陆先生气度恢弘,肯定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来责罚你。”

乔纳森-伍德是他重要的盟友。只要乔纳森取得陆先生的认可,继承伍德家族的资产将不费吹灰之力。这样,将会现成3:1:2:4的格局。他在芝加哥财团的地位将稳固如山。

芝加哥财团的利益分配中。克朗家族占3成,伍德家族占1成。和华暗中占有2成,其余投资者占有4成。

见不见陆景始终是个无法逃避的问题,乔纳森-伍德仰头靠在沙发上思考了足有十几分钟,道:“马文,你确定陆先生不会厌恶我?”

“确定。当然,我听说陆先生非常宠爱杰西卡。仅仅是在伦敦就花费数亿美元为她购置豪宅。你现在千万不要再去恶心杰西卡。”

乔纳森-伍德拍拍头,“马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不知道多久没和杰西卡联系过。我明天跟你一起去见见陆先生。”

陆景在纽约见过丹尼-希尔、特普朗等人后。又和来访的马文-克朗、乔纳森-伍德见了一面。对芝加哥财团要收购西纳金融公司(CNA)表示支持。

到此,他应丹尼-希尔来美国的邀请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处理完。而董冰、董晚瑶、墨知秋、云玉致先后从哈佛大学毕业,他在纽约也没有什么人需要探访,28日下午从美国纽约坐飞机前往伦敦见杰西卡。随后,他将前往德国法兰克福度假。风白露、董晚瑶、墨知秋都在法兰克福。

夜色中,伦敦城灯火辉煌。小雨点点滴滴的落在肯辛顿宫花园街两侧的梧桐树上。

18-19号的豪华别墅中,陆景神色淡淡的品着红酒。客厅正中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略显局促的布鲁斯-富林明。杰西卡和伊丽莎白去了别墅的家庭影院看电影。将空间留给陆景二人谈话。

吊顶上柔和、华丽的水晶灯在雨夜中散发着温馨的光芒。却和客厅中的气氛格格不入。

布鲁斯-富林明心中惴惴不安。好友丹尼尔-沃伦失踪。看样子是打算隐姓埋名过一辈子。棕榈滩的肯尼-波特对陆景极尽吹捧。雷纳德-洛克菲勒与陆景合作甘居下游。马文-克朗趁势崛起,扩张迅速。麦考密特家族一败涂地。高尔德财团臣服。而安迪-摩根,处在下风,蛰伏静待机会。

这样的一副局面,他面对陆景时,怎么可能不感到压力?他曾经对陆景破口大骂来着。唯一让他心安的就是女儿杰西卡是陆景的女人。这大概是他还能坐在这里的原因。

陆景神游了十几分钟。就打算结束这次会面,放下手中的高脚玻璃杯,问道:“布鲁斯,丹尼尔汽车公司昨天上市了,你的股票收益还满意吗?”

他曾经看着杰西卡的份上,介绍布鲁斯-富林明买了部分丹尼尔汽车公司的股票。

“满意。非常满意。”布鲁斯-富林明满脸堆着这说道。有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诌媚。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

布鲁斯-富林明会意的站起来,拿起礼帽。外套,“陆先生,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晚安!”

“晚安。”

陆景吩咐管家送老富林明出别墅,转身走过富丽堂皇的客厅向别墅里的家庭影院走去。

影院的门口,两名漂亮的侍女穿着暗红色的制服套裙侍立着。她们在此等候,给影院提供服务。

“陆先生!”两人微微躬身行礼。两人华人侍女都是身姿高挑,约有170cm以上,显得修长婀娜,身段曼妙,该凸的凸,该翘的翘。盘着漂亮的发髻,亭亭玉立。职员制服包裹的严实,自是不会走光,只会给予人赏心悦目的视觉享受。

两人按陆景严苛的美女评分标准都是80分以上的美女。陆景笑着点点头,取了一只3D眼镜走进影院中。心想:仅此一项,现在倒是显现出他身边的富贵之气。

漆黑的影院中,杰西卡和伊丽莎白在一起带着3D眼镜在看好莱坞大片《阿凡达》。

如梦如幻的山景画面,冲击人心的3D视觉。《阿凡达》除了故事烂了一点,确实可以称得上一部划时代的大片。

陆景进来,漆黑的电影院中透过一抹光亮。电影荧屏上战斗正激烈,环绕式的立体音响营造出极佳的听觉效果。宛若就在耳边。

陆景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走到正中的长排沙发边。

“和我爸谈完了啊?”杰西卡没有摘下3D眼镜,仰头笑着问道。她穿着鹅黄色的宽松T恤。陆景居高临下,她胸口两团丰硕挺拔的玉-乳一览无余。

“嗯。简单的聊了几句。”陆景心里顿时有些躁动,低头吻着杰西卡柔软的红唇。

美若精灵的伊丽莎白今晚穿着白色的衬衣,波点小花的黄色中裙,气质清纯,带着美丽的学院风格。脸蛋上浅浅的红晕增添她作为女人的妩媚。陆景吻杰西卡,她怎么可能当没看到。

片刻后,杰西卡给陆景让开位置,陆景坐到两人中间,伸手搂着伊丽莎白的蜂腰。

“喂…”伊丽莎白给陆景闹了一个大红脸,手足无措,娇弱的抗议。其实,她也没想真的抗议。只是她和陆景还有些生疏,不大好意思给陆景抱着。

4月份的时候,陆景来伦敦参加查尔斯王子的婚礼,她和杰西卡也参加了。回来在这间别墅中,三人喝了点酒,酒后微醺中就发生了关系。她的第一次丢的稀里糊涂。唯有见血的床单见证。

后来,陆景一封信就让荷兰王室解除了她荷兰公主的身份。她现在只能算是个普通的荷兰公民。当然,陆景提供给她的生活比王室还要奢华。而且少了条条框框的约束,也不再有令她讨厌的聚光灯和各种作秀的行程活动。她倒是满意目前的状态。

陆景来伦敦快2周,她本来在伦敦的帝国理工学院商学院就读,给他打电话约过来,该做的事情自然是又做了几遍,她也品味到作为女人的乐趣。只是还没有和陆景真正深入的谈一次,有些隔阂。

“还叫‘喂’啊,昨天晚上那会儿怎么叫我的?”陆景在她俏丽的脸蛋上温柔的吻了一口,笑着道。欺负下这个原本很傲气的小公主感觉挺不错的,就是有种做恶霸的错觉。其实,他倒是能体会到她被剥夺公主的称号后内心的不安。

但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发生后,他不可能一点责任都不负。伊丽莎白的事情,回头荷兰王室那边肯定查得出来。现在没古代那么严,但是事关荷兰王室的名誉,他还是要尽早处理为上策。让伊丽莎白脱离荷兰王室,也是委婉的托杰西卡问过她对于未来的规划后才执行的。

“景哥…”伊丽莎白红着脸,用不大标准的中文小声道。

陆景嘿嘿一笑,抱着伊丽莎白,安慰的捏捏她裙下修长圆润的白-腿,“相信我,你会好好的过完这一生。”

伊丽莎白点点头,依偎在陆景怀中。

陆景在伦敦足足停留了三个星期。享受着杰西卡、伊丽莎白的温柔。这天,他正要离开伦敦,前往法兰克福时,突然接到慕洁的电话,“陆哥,我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