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96章 深秋

第1996章 深秋

陆景脑海中浮起慕洁明丽清艳的容颜,国色天香。一个很聪明的女孩。仅仅是漂亮的女孩子,陆景现在没有时间、没有兴趣去应付。但是既美丽又聪明的女生,他还是乐意聊几句。

智慧让女人更美丽。

“什么事情,慕洁?”

陆景对正帮他拖着行李箱的伊丽莎白做个手势,依靠在客厅沙发背上,笑着说道。

穿着一袭水蓝色的柔软长裙,踩着高跟鞋,行走间风姿绰约的杰西卡无奈的笑着摇头,道:“伊丽莎白,我们俩要他等一会了。”

慕洁是爱尔兰华商慕家的珍宝。慕洁在她定居在伦敦的这一年中来拜访过她几次。很美丽的一个东方女生,比她还要胜半筹。与伊丽莎白各擅胜场。

“哦。”伊丽莎白小鹿般纯真的清澈眼眸掠过一抹郁闷,将拉杆行李箱放到门口,与杰西卡一起坐到客厅花樽边的软凳上,等陆景打完电话。

伊丽莎白不知道慕洁是谁,但听陆景的口气就知道是个女人。这令她心中微微有些不快。欧洲王室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她见得多了。只是,这种事情落到她身上,她还是心里难受呢。她这些三周,心里的情丝正缓缓的绕在陆景身上。

倒不是因为以陆景如今煊赫的权势来宠爱她,或者陆景带给她身-体上至上的愉悦,她才以心相许。而是和陆景呆在一起说说话,确实很舒服,轻松。快乐。放下心中之前的种种偏见,陆景确实是值得她钦佩、爱慕的男人。

陆景并不知道杰西卡和伊丽莎白心中的想法。听着电话里慕洁传来的声音,“陆哥。你到伦敦来这么久,我都不请你吃饭,我家里人会怀疑我呢。所以,要请你帮忙,让我在丽都酒店请你吃顿饭啊。嗯,主题是表示感谢。”

陆景故意的笑着道,“慕洁,怀疑的话,你就告诉他们真相吧!反正。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

去年击败沃伦财团之后,秋后算账时,慕洁给他打了个电话。那时候,慕家正陷入困境中。慕洁请他帮忙收购慕家控股的一家爱尔兰银行。

慕洁当然没有搞“诱惑”他之类的事情。而是先说了一句,“陆少,我心中并不爱哈利-伯纳德。”

这句话让他心情不错。哈利-伯纳德可是非常喜爱慕洁。那两人分手的谈话他大抵可以脑补得出来。

慕洁聪明让他有些赞许,因而给大卫-罗斯柴尔德打了个电话。这才有渣打银行的收购,慕家度过难关。这一年来,逢年过节。慕洁也会给他打电话问候、祝福几句。关系清淡。只是称呼从“陆少”变成“陆哥”。

“…”慕洁给陆景噎得无语。她真要照陆景的话去说,在慕家的各种优待只怕立即就没了。外加,她肯定得被家族推出去联姻。她大学还没毕业呢。怎么着都还得糊弄家里几年,等遇到意中人再说。

陆景哈哈一笑。“不开玩笑了。请客吃饭我现在没时间。你要是愿意,我安排你去中国的大学念书吧!这样可以糊弄你家里好几年。”

慕洁的想法,她在发给他的私人邮件中说过。这其实也是慕洁的聪明之处。将心中的小算盘告诉他。即便是“利用”。这种小事情,他难道还会和慕洁计较?

慕洁惊讶的“啊”了一声。“陆哥,你脑子转得真快。我要想想。”

“行。想好了,你再给我电话。”

陆景挂了电话,笑着摇摇头,招呼着杰西卡、伊丽莎白一起坐车前往伦敦的希斯罗机场。

这些天,他身边的助理墨静雯、季婉彤、高婉薇、唐雨瑶都去了法兰克福。丁灵、叶妍,熊玉娇,聂问白,宋雨绮这段时间都在法兰克福。

奔驰车窗外,伦敦的街头行人们都已经穿上外套。中秋节将近,9中下旬,伦敦已经进入凉爽的秋季。

车后排,陆景左右手分别搂着杰西卡、伊丽莎白的细腰。杰西卡穿着长裙,伊丽莎白则是穿着白色衬衫和中裙。细腻的触感传来,伊丽莎白的腰要细些,标准的蜂腰。心里倒是有些怀念前些天在别墅里晒太阳,给她们俩涂防晒油涂满全身的乐事。

“伊丽莎白,你真不和我去法兰克福?”

“不啊。我回一趟荷兰见我父母。”她只是被剔除出了荷兰王室的名单,被剥夺了公主称号,但并非和父母断绝关系。陆景怎么和她父亲达成这样的协议,她是没搞明白,也不想去弄明白。

“好吧,汉语的学习不要中断啊。我改天听一下你用中文叫。”

“景哥,你又欺负我。”伊丽莎白羞涩的依偎在陆景怀中当鸵鸟。她受的是标准的贵族教育,哪里抵得过陆景这样的调-戏?

杰西卡倚在陆景肩头抱着他的手臂咯咯娇笑,妩媚无端。

伊丽莎白有着小鹿一样清澈的眼神,还带点防备的感觉,再加上受过良好的礼仪训练所带来的端庄仪态,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感觉,让人想呵护尊敬多过于爱慕。可陆景似乎并不受伊丽莎白的气质影响。这些天几乎每天都要戏弄伊丽莎白。让她从精灵般的女神境界跌落凡尘。

陆景哈哈一笑,温柔的抚摸着昔日骄傲小公主的秀发,“伊丽莎白,看过罗马假日这部电影吗?英俊帅气的记者即便爱上公主,也只能无奈的放弃,祝她以后幸福。我是不会的。我会让你呆在我身边。”

这种一半是“这个池塘已经被包-养”,一半是表达爱意的宣言让伊丽莎白心中柔情顿生,刚在别墅里的些许不快消弭,抬头用美眸看着陆景,然后趴在陆景肩头,凑头过去在他耳边娇羞的说道,“景哥,我爱你。”

呵气如兰,带着少女情思的娇柔婉转,千转百回。

陆景将伊丽莎白抱过来坐在他腿上,温柔的抱紧她纤细窈窕的身子,亲昵的抚着她的秀发。

杰西卡微微有些羡慕。想起陆景前些天给她说的话,她可以回纽约了。

不过,她打算在伦敦再呆一年。伊丽莎白在帝国理工大学的学业还剩下一年。

陆景在法兰克福呆到国庆节之后才和众女一起返回京城。

这段时间,和华与美国东部财团签署“和平协议”,和华财团各企业都是平稳运行。陆景也轻松很多,每周花一天时间去一趟位于中关村的景华大厦中的办公室上班即可。剩下的事情都交给助理们去处理。

江妩现在正式的成为陆景的助理,由季婉彤帮她精心在和华各企业中挑选了十名秘书,辅助她完成陆办的任务。她接替的任务大半都是原来高婉薇负责。

由于高家为了躲避惩罚,将资源都集中到高婉薇名下,她现在的重心不得不偏向于处理高家的生意,这让她很是不满三伯的做派。

但作为一个有着家族荣誉感的人,她还是勉为其难的先处理着高家各项事务。

成为高家的家主真的不是她想要的。她在陆景身边见识的事情不知道比高家的层次高几个档次呢。

陆景现在的日常基本就是陪妻子婉仪、女儿陆琼华。在家里练练字。偶尔去帮母亲整理父亲的日记、遗稿打打下手。也抽空陪陪红颜、儿女们。

时间一晃而过。

这天下午,陆景在书房里照着父亲的字帖练完毛笔字,洗过手,开车出门去体育总局的大楼门前接“早退”的婉仪。然后两人一起去湖东区香河幼儿园接女儿陆琼华放学。

“诶,陆景,要不我辞职吧!”听着车中播放的细腻的情歌,卫婉仪坐在副驾驶座上,扭头看了陆景一会,嘴角浮起笑意,温婉的提议道。

卫婉仪只比陆景小1岁,今年31岁。已经为人-母的婉仪还是略偏向于消瘦,娴雅而俏丽。昔日的清秀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成熟女人的秀美韵味。

10月底的深秋时节,婉仪穿着橘色的外套和白色的桃心羊毛衫。安全带从胸口贴过,凸显的雪-乳坚挺。俏丽的黑色修身长裤,双腿纤细修长。精致而性感的女人。

“婉仪,辞职干嘛?”陆景笑笑,缓缓的开着车。快到了。

“我想再给你生个儿子。就琼华一个人,我看你太清闲了。”卫婉仪轻笑道。公务员可是不许二胎的。

陆景就笑起来,“诶,婉仪,这是个好主意啊!不过,你不用辞职,我改天和何叔叔聊一下,咱们国家再不放开二胎,人口红利在经济中的效应就要没了。”

卫婉仪噗嗤笑出声,“你啊…”陆景的思路总是很独特。就是生个孩子啊,哪里要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夫妻俩说笑着到了香河幼儿园。陆景将车停在路边,离放学还有一会。陆景和卫婉仪依偎在一起说着话。这时,车里的电台播着一则评论消息:

2010年10月28日-30日,东盟峰会在越南河内召开。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报纸上发声,呼应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陆景冷冷的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