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04章 秋日

第2004章 秋日 [ 返回 ] 手机

中秋节刚过,京城里便是一片清秋气象。街道边的梧桐秋叶在秋风中变黄。月饼促销的活动在大街小巷中余波未散。秋日的阳光不复夏季的炽烈,仿若人到中年的宁静、明澈。

秋高气爽,夏秋之交。一辆银灰色的世爵下午时分徐徐的从十字路口驶过京城西单。繁华的步行街中靓丽的裙装美女逐渐稀少。取而代之的是依旧靓丽的秋装外套和白搭的风格服饰。

阳光明净,落在街道边的雕塑上,带着沁人心脾的幽静感。秋天的气息啊!

陆景开车送白唯回家。他刚陪白唯一起去看守所探望了她母亲。和华出面聘请的律师说她母亲最好的结果是刑期十五年。差一点就是二十年的上限。但这个结果总比终老海外好。

傍晚时分,陆景才从东环街区离开,到韩鸿信开的盛世俱乐部和王灿一起吃晚饭。

盛世俱乐部原来是风在水的俱乐部,给韩鸿信接手后转型经营成为高端运动俱乐部,生意兴隆。在京城中各大知名的消费场所中算是排在二流中的前列,和大唐雨景等如日中天四大俱乐部比不了,和闻名遐迩的长安俱乐部等俱乐部比也要稍逊一筹。马晴和韩鸿信本就是将之定位为一家商业俱乐部,主要消费人群还是京城中产阶级中的高端白领和-金领阶层。

“陆景,听说傅总说摩根家族都给你搞定了。可喜可贺啊!”明丽奢华的包厢中,王灿和陆景小酌。他有段时间没和陆景聚聚了。

陆景笑着和王灿干了一杯白酒,说:“一个强大的摩根家族领袖不符合美国华尔街多少数人的利益啊!”

王灿呵呵一笑。“人类社会嘛,不管中西何处。都是你争我夺,勾心斗角。这个改变不了!我是不管这些。过好我自己的小日子就算咯!”

陆景点头,笑道:“你这样才舒坦!我也准备考虑退休的事情了。哦,王灿,有点事情帮我办下。傅婕的女儿傅静早恋。那小子我约他谈了一次,还挺有性格的。你帮我弄下他。”

王灿嘿嘿一笑,毫不掩饰他对陆景和傅婕暧昧关系的猜测,“靠,你还管人家15岁小姑娘早恋的事情啊?”

“答应傅婕的事情。”陆景笑着摇头,倒没有避讳王灿。拿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其实对初中生、高中生早恋的态度,他是持平常心态。这种事情堵不如疏。年纪大了,那份纯真的感情自然会消退。他也是那个年纪过来的。当年爱慕的李菲菲都快要疯狂。

当然,女孩子要自重、自爱。谈情说爱可以,其他的就免了,免得给自己造成终身伤害。发乎情,止乎礼。这是中国文化所认同的。再多,就过线了。

当然,如果是他的女儿早恋。看他怎么抽人!以他和傅婕的关系,傅静早恋,他当然会管。不介意当下反派。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要“劝退”男生还是挺容易的。电视剧里面各种狗血打压只能说是编剧太无脑。

真正的大家族自然会有有一套办法。比如:邀请参加家族的活动;在家人的监督下度假。设置各种合理但有难度的交往门槛和奖励:如对差生说成绩进步,对优等生说社会实践能力,对品德兼修的好学生提体育锻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当然,如果男生都闯过来了。这说明他比较优秀,是可以吸纳进入家族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不过,陆景在傅静的事情上没兴趣搞水磨的功夫。他看一眼,聊一聊,就判断的出来:傅婕的那个小男友不值得他花时间去打磨。简单、粗暴、直接最好。让王灿“弄”下他,自然会知难而退。

怎么弄?以王灿多年混迹京城的纨绔子弟的水平,搞威胁、刁难这种事简直是小菜一碟。至于会不会玩坏那个小男生,陆景就不管了。他是先礼后兵的。

好言相劝,你给我谈爱情至上。不可能世界都围着你转吧?

王灿笑呵呵的应下来,又道:“你哥和杨修武的心结怎么样?我看谢海逸那小子在京城还挺活跃的。最近,倪昭君出了一个新对手,你知道吧?”

“哦?”

“杨家的一个表亲。和烟大美女是关系比较近。烟诗凝的堂妹,烟幂,18岁,今年9月份刚到京城。在民大读公共管理系。据说想要从政。”

陆景就笑起来,咀嚼着油炸花生米,“诗凝她们一家子都是俊男美女!倪昭君应该会感到压力。”

王灿笑着竖起大拇指,倪昭君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大美人,气质高冷魅惑。27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时候。不过京城风华向来是这样,一代新人换旧人,18岁的烟幂在杨家造势之下,到京城读书连军训还没完就已经打出名气。

这或许是一个小小的试探吧!

“哦,陆景,你博士生毕业是不是要在民大经济系任教啊?”王灿忽而想起一件事情来,笑着问道。

陆景无语的道:“王灿,你脑子里都装些什么龌蹉的念头?我用得着用自己献身去让杨家陪了美人又折兵吗?再诋毁我的人品,咱们俩的友谊小船就翻了啊。”

王灿哈哈大笑。他和陆景光着屁股玩到大,他什么想法,一个表情,陆景就猜到了。

陆景翻翻白眼。拿起酒杯品着酒。

这时,“滴滴”的一声短信声响起。陆景拿出手机看了看,是助理季婉彤发来的:陆哥,小妩胃病住院。

第二天上午,陆景和墨静雯等人到京城市第一医院住院部vp室看望住院的江妩。

江妩固然天赋出众,少年早慧,14岁就考入华夏大学。但进入和华工作中,因为工作太过于努力,吃饭不规律。加上在陆景身边工作,有时候会有酒宴需要应酬,因而胃出了问题。需要住院一周治疗。

江妩生病住院,小季安排在了单独的vp病室,又请了24小时的特护照顾。即便如此,她的父母都请假来陪她。家中在京城的亲戚陆陆续续的来看她。再加上工作上有交集的一些同事、商场上的朋友。

江妩作为陆景身边的五大助理之一,这是个相当有份量的职位,很多人都会来巴结她。

陆景抵达时,病房里很热闹。陆景和江妩的父母聊了十几分钟,留下礼品就离开了。江妩的父亲是京城一家国企的科长,目前是民办学校的教师。两口子说话文质彬彬,带着一股书卷气。怪不得能有江妩这样聪颖、秀美的女儿。

陆景没有机会和江妩单独聊,不过了解到她的病情后,心里焦急的情绪释放。

四天后,周一下午,陆景再次来到时,江妩病房里就显得空荡荡的。正好是倪昭君坐在病床边陪江妩聊天。

“陆哥…”两声不同却又悦耳的声音。

倪昭君穿着蓝色的牛仔款外套,黑色的长裤。出众的容颜上带着笑孜孜的笑容,和外界传言的高冷完全不一样。笑着站起来。她没想到今天会在这儿碰到陆景。

江妩则是梳着刘海偏分的发型,穿着蓝白色的病房,半倚在金属质地的病床床头。小脸上带着一抹笑意,星辰一般眸子亮晶晶的看着陆景。陆景这是第二次来看她。她心里很开心。

“昭君,你坐你的。不客气。”陆景笑着摆摆手,坐到江妩病床前的椅子上,握着她白嫩娇软的小手,问道:“小妩,你情况怎么样?”

江妩笑兮兮的道:“情况良好。大后天就可以出院了。陆哥,谢谢你来看我,我很开心…”说到最后,声音变小。美丽的小美人女神在表白爱意时,感到害羞。即便,她曾经拿着陆景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想要安慰他哄他开心。

陆景笑了笑,双手握着江妩的右手,回头对身旁坐着优雅性感的倪昭君道:“昭君,我和小妩单独聊了一会儿。”

“哦,好的。”倪昭君优雅的一笑,识趣的离开病房。

陆景这才将视线落回到江妩精致秀美的容颜上:星辰一般迷人的眸子,白雪般柔嫩的肌肤,娇艳欲滴的红唇,恬然自若的气质,披肩而落的秀发。病中的小美人女神除了娇嫩的青春气息,还有一股柔柔的气质,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呵护她。

“陆哥…”江妩小声的喊一声,俏脸羞红的低下头。陆哥多情。她此时清晰的体会到他想呵护她的心思。这算不算爱,她不知道,只是心里仿佛有电流流过,让她感到颤栗。

陆景在江妩娇艳柔软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坐在床头,近距离的陪她说话,闻着她身上的清香。

“小妩,你的初吻?”

“嗯。陆哥,我都没体会到什么感觉,你就吻完了。”

“那再来一次。”

良久之后,江妩软绵绵的依偎在陆景怀里,说:“陆哥,你带我去泡温泉的承诺还算数吗?”

陆景轻抚着小妩的一头青丝,说:“十一假期之后,我带你去商云市度假,那里有温泉。小妩,我现在是半退休状态,时间一大把咯。”

“哦。陆哥,你用毛笔给我一封情书好不好?我要你写清朝黄景仁的那首诗。”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霄。是这一首吗?”

倪昭君在病房外等候着,病房里的声音时断时续,忽而听到陆景清朗的声音背了两句古诗。

可以想象病房里甜蜜的情意在下午的秋日时光中流走时的情形。

倪昭君想起她今年27岁,轻轻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