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05章 真正的男人!

第2005章 真正的男人!

“咯吱”一声轻响,惊醒了思绪飘飞的倪昭君。VIP病房的门打开,陆景步履轻快的从里面走出来,显然心情极好。

见倪昭君还等在病房门口,陆景倒是愣了下,他以为倪昭君已经走了,他在病房里和江妩温存了很长的时间,“啊..,昭君,你还在?”

倪昭君充满异族风情的美丽大眼睛看着陆景,笑着道:“陆哥,我好不容易碰到你啊,哪里会先走?我恰好有事情找你呢。”

陆景就笑起来,做个手势让倪昭君跟着他走。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小妩精致秀美的容颜和她娇羞着对他表白爱意带来的心动感觉。倪昭君要找他办什么事,他暂时还不想过问。他现在要给小妩准备爱情礼物。

京城市第一医院的住院部和门诊部的大楼连在一起。陆景心神激荡,带着倪昭君从住院部直接穿道门诊部的大厅中,突然才记起来他的车停在住院部那边的停车场中。

“汗!”陆景揉揉眉心,让陪着他身边的赵姿去开车,和倪昭君在门诊大厅中等候。

倪昭君今天穿着蓝色的牛仔款外套,黑色的长裤。身姿高挑纤细,玲珑浮凸,有着优雅性感的魅力。黑色长裤包裹着的笔直长腿挺吸引大厅中排队挂号的人们的注意力。

“陆哥,你这是高兴的过头了啊?”

陆景笑着道:“是有点。昭君,再陪我等等啊。我要给小妩买一束玫瑰花,再写一封情书,等会你帮我送到她的病房中。”

“荣幸之至啊!”倪昭君笑孜孜的答应下来,美丽的维-族女郎风情绽放。她今天运气不错,赶上陆景心情极佳,她要求陆景的事情估计是跑不了。

陆景正和倪昭君说着话,这时,挂号大厅中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窗口处排着队的队伍仿佛水面涌起涟漪。变得混乱。一名年轻的男生在队伍前排义愤填膺的控诉道:

“你们干啥啊?太欺负人了,这大帝都,300块钱的号要4500,太欺负人了。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咋这么多钱这么费劲。我们凭本事。大早上的一天我在这儿,等了一天,我挂不上号,你票贩子哪怕说你挣本事钱你搁这儿站着也行,你们票贩子最后来了。来十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那么猖獗呢?”

小伙子说到激动处,眼泪都流下来。

一旁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对插队熟视无睹。更远处有几个手里拿着挂号单的男子聚在一起,表情得意,讥讽的看着那年轻的小伙子。

旁边有好心人递来水,安慰道:“小伙子,喝口水。缓一缓。”

京城的各大医院挂号难是全国出名的。医院的保安和票贩子相互勾结,炒作票源,非法盈利,屡禁不止。这其中很难说没有医院管理不到位的责任。

陆景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带着倪昭君走到人群的外围。小伙子固然还在控诉。但是他的位置已经从队伍的前5名变成了第十三四名。周围有好心人不断的出声安慰,但无济于事。

倪昭君挨着陆景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道:“陆哥,我听说一直是这样的。”她看病当然是有人帮她预约好的。但来了几次,对票贩子的猖獗有所耳闻。

倪昭君衬衣下饱满挺拔的酥-胸挤压在陆景手臂上。身上的清香阵阵。陆景没有多留意,点点头,扬声道:“小伙子,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督查呢?”

陆景开口,让周围的人都看过来。而他身边美丽的倪昭君也让意识到他的身份不会是普通人。谁见过普通人身边会有一个小鸟依人的大美女?

陆景称呼排队的青年“小伙子”,队伍有年纪大一点约五十多岁的妇女也这么称呼他。一口京片子,“哎呀,小伙子,你别乱出主意啊!什么督查。我老京城了,听都没听过?”

“就是啊,报警或许还点用。”

“嚯,你敢报警啊?倒卖票源最多关几天就出来,回头那些人不来找你的麻烦?”

“也是。”

陆景做个向下压的手势,说道:“各位老少爷们。老少妇女们,去过鲁东徐城的应该就知道我没说假话。遇到政府部门不作为,第一时间找督查。咱京城也在实行这个制度。”

陆景这是京城腔。很接地气。当即就有人在人群中附和,“是有这么回事。”京城的老百姓嘛,不怕事的还是有一些。毕竟是自己的地头。

陆景接着道:“公立医院,也是政府部门。挂号的秩序都维护不好,督查是有权限管。小伙子,你可以试一试?看病要紧。”陆景声音温和的说道。

控诉号贩子的青年想了想,“叔叔,谢谢你!”拿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

这时,一名号贩子快步走过来,低声和青年小伙子协商。片刻后,就见青年动摇了,看了陆景一眼,在票贩子的带领下,走到窗口前,挂了号离开。

人群中议论纷纷。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倪昭君气得跺脚,娇声说道。陆景这算是管闲事别人还不领情。

陆景笑了笑,“算了,昭君,我们走吧!”和票贩子做斗争是国家机器的责任,而不是普通民众的职责。他并不想去指责青年小伙的妥协。

其实,青年把事情闹大了,医院一样会出面给他挂号。当然,这个“闹大”,可能要借助于网络自媒体。把视频传上去,媒体会推波助澜。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

陆景希望的是一个治本的办法。要票贩子不倒票,这很难。就像每年的春运,一票难求,黄牛党一样的嚣张。这是人的逐利性导致的。

构建公平的社会,是一个远大的目标。要一步步的努力去实现。有一个原则要遵循:让利益受损方来监督不公平的现象。谁的利益受损,谁来监督。用套话说:就是充分发动人民群众,密切联系群众。

套话,只是因为说得多了就成了讨好。但是只要做到,往往是威力巨大的。比如:主席亲笔写的:为人民服务!

建立完善的督查制度,就是要这条原则出发。让利益受损的群众有可以投诉的渠道。让督查去推动政府监管部门履行职能,和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做斗争。

陆景和倪昭君一路走车离开京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见陆景默不作声,倪昭君轻声安慰道:“陆哥,算了啊。不要和那些人生气啦。”

陆景从自己的思维中回过神,笑着道:“昭君,谢谢。我只是在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那想出来了吗?”

“医院的秩序要医院自己用心来维护。保安不作为的,可以开除。换上厉害的人。没道理,这么大体量、资源的医院会害怕几个票贩子?”

“其次。就是重病重治。票贩子猖獗,抓住了还是要重判。予以心理上的打击。”

倪昭君轻抚着耳边的秀发,眨眨眼睛妩媚的笑道:“陆哥,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哦,票贩子的证据很难拿到。”

陆景就笑,“可以钓鱼执法嘛!美国FBI就经常对中国专家学者搞这个。”

倪昭君展颜笑起来。她自是听得出来陆景在开玩笑。怎么抓票贩子是执法部门要研究的课题。陆景关注的是方法论层次。就是他上面说的那两个方面。

陆景道:“昭君,有时间去鲁东走一走,看一看。”

倪昭君笑道:“陆哥,你这可是涉嫌自卖自夸哦?”鲁东的改革是陆景的大哥陆江在推动。陆景肯定也参与在其中。

陆景反问道:“昭君,你不希望生活在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中吗?比如:医院没有号贩子。铁路没有票贩子?”

倪昭君就愣了下。下午的夕阳落在车窗的玻璃上,再透进来少许,在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陆哥的形象有些高大。

在花店买好玫瑰花后,陆景带着倪昭君到燕大门口的书店中,买了毛笔、信笺、墨汁,在燕大的宿舍9号宿舍楼三单元401房间中给江妩写了一封情书。

全书是清代诗人黄景仁的名篇《绮怀》: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看着陆景将手中的毛笔搁下,漂亮的颜体书法跃然纸上。倪昭君在书桌前惊讶的欲言又止。

陆景笑着道:“昭君,要夸我赶紧的啊。趁着我心情好,有什么事我就给你办了。”

倪昭君掩嘴笑道:“陆哥。那有要夸奖的?你这毛笔字确实写得漂亮。”

陆景呵呵一笑,将信笺上的墨汁吹干,叠起来,放在玫瑰花中,说:“昭君,你和烟幂的竞争。我是支持你的。回头我会和王灿说一声,不用太担心。”

他这会儿,事情办完。心中放空,略微思索就明白倪昭君找他什么事情。陆二哥的思维何其敏锐。

“陆哥,谢谢啊!”事情办成了,倪昭君心中忽而有些难言的失落。假设陆哥将这封情书和玫瑰花送给她,她会拒绝吗?

从京城市第一医院里出来,倪昭君一时间想得有些痴了,看着车窗外的夜空,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脑海中还想着陆景问她的话:“昭君,你不希望生活在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中吗?”这才是一个真正成功男人应该有的格局和境界。秦哥他们那些人和陆景比差太远了。

那种令人崇敬的使命感、荣誉感!

儒家学说里面有一些论述:达则兼济天下。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立德、立功、立言。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