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08章 理想国(中)

第2008章 理想国(中) [ 返回 ] 手机

在柳秘书的“提示”,竹下景子、费秋雨、天海莱阳三人在景区门口聚集的导游中雇佣了两名征信系统中信用记录清白的导游。一男一女。男导游主要帮忙拎一下行李和食品、水。

竹下景子带了画架和画笔,遇到美丽的风景,她想采风写生。而费秋雨则是带了单反相机拍照。零零总总的物品加起来,也有两大背包。

大明湖景区通票票价70元。两名导游的费用各为600元一天。这个价格明显高于平均水平。2012年徐城月工资1.8万肯定是高于平均水平了。正常的点陪费用在200500之间。而信用系统较差或者夹缝里讨生活的黑导游,服务费用更低。

导游分为专职和兼职。又分为全陪、地陪、点陪。竹下景子她们雇佣的就是景点陪同导游。在国家新旅游法推出和由瑞丰旅游主导的中国旅游商会成立前,“点陪”一般由景区工作人员担任。但随着国内旅游市场的兴起,云春旅游服务模式的推行,导游资源日益的丰富。景区人员在点陪中的比例逐步下降。占据主力的是在中央文明办征信系统中信用优良的个人导游。

这些导游基本都是兼职,拥有正规的导游证,挂靠在某家信誉良好的旅行社名下。在以前,专职导游在旅行社中拥有底?薪。而兼职导游没有。现在信誉良好的旅行社都可以向兼职导游征收一定的费用。

在征信系统中信用优良的个人导游之上,还有一些个等级。比如:星级导游、中、高、特级导游。中央文明办那的征信系统只记录个人信用。而不反馈导游的服务水平。

男导游叫小戴,胖胖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女导游叫小陈。约168的身高,身材苗条。梳着乌黑大辫子。未语先笑。两人卖力气跑前跑后的搞定景区门票,背着行李。戴着红色的导游太阳帽,带着竹下景子四人一起进去景区游览。

顺着人群进入景区,沿着漫漫的湖边林荫路向前走。

小陈落后两步,和提着两个旅行包的导游小戴商量道:“戴哥,那我先解说前头这一段的景点,回头换你来说。”

小戴在“大小姐们”面前是小戴,在小陈面前可是老资格的戴哥,笑呵呵的道:“小陈,你来吧。我背这两个包就够呛。在后面歇歇。”

小陈就笑一笑。“好。”快走两步到队伍前列两步处,开始介绍景点。导游嘛,不是说信用好,地面熟就行,还要会一套优美、抑扬顿挫、新奇的解说词。还要人灵活,说话对旅客的胃口。

“大明湖是国家5a级景区,徐城三大名胜之一,中国第一泉水湖……我们旅行社是中国旅游商会的成员,再连续5年满分的评级后。就可以成为理事……”

在小陈的解说中,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竹下景子、费秋雨、天海莱阳三人玩的很开心,中午在景区的一家饭店中吃饭。三人聊起导游制度。

竹下景子毕竟是出身于豪门,即便她的兴趣在画漫画上。但对这些事情还是颇多关注,云春旅游服务模式被誉为旅游市场良币驱逐劣币的典范案例。

“我看,这套征信系统能成功还是得益于导游分层级为游客提供服务。这比强制命令和推行要高明得多。”

天海莱阳道:“景子酱。还有旅游商会的惩罚措施。”

费秋雨笑道:“莱阳,你还真是学法律的啊!”

柳秘书笑了笑。这几个女孩的讨论得太简单。旅游生态环境的改善又其是这么简单的几个措施能改变的?其实,这得益于陆总设计的一整套系统。

培训大量的优质导游后。放开导游证和旅行社的准入,这将原有的导游体系冲击的七零八落。再利用国家机器优胜劣汰,自然将那些黑良心的导游给剔除出去。而此时,他们已经不能代表导游界的多数人发声。

良币如何驱逐劣币?还不是让大多数人获益,取代少数人获利。

就像有一回陆总在办公室里即兴给大家讲的:为什么中国的制造总是处于低端。很简单的一个原因,中国的物资匮乏了几十年,这几年才刚刚充裕。正处在一个“有比没有”好的阶段,刚触摸到“不仅要有,还要品质优良”的天花板。

不要忽略、无视中国的人口因数。

这是和欧美的市场有本质的区别。不是什么市场成不成熟的问题。在欧洲,或许1亿件产品,甚至几千万件产品就能促使市场饱和、竞争。在中国呢?至少得数亿件产品吧!这一点,在手机市场表现的尤其明显。

再比如:最近雾霾导致兴起的空气净化器,制造出来就有人买、抢购。这样的市场情况下,厂商怎么可能去追求品质?再怎么监管都无济于事。

只有等市场中的空气净化器饱和,消费者这时才会挑剔的选择。这时市场才会倒逼商家、厂商作出精良的产品。

所以,说到一个根本问题:还是国家要培育中产阶级。穷人少,富人少,中产阶级多的模型的社会才是稳定的。类似于中国古代的金字塔社会,终究逃脱不了“王朝更替、历史兴衰”的规律。

柳秘书吃着红烧鱼,眺望着湖中的美景,莞尔一笑。和华的工作还是很有意义的不是?比如:今天,她们就没有被导游带着去购物。

又不自觉的想起陆总在邮件里面说的一段话:

理想,在经历大学时期的憧憬、飞扬,在经历了社会、生活的磨练之后消退、沉默。然而,我们终究是要要讲一讲,谈一谈的。

心灵鸡汤说:人不能改变世界,要接受被世界改变。但我希望和华的同志们,要有改变社会的勇气和担当。我们正在做这样的一些个事情。

傍晚时分,竹下景子一行四人兴奋又疲倦的从大明湖景区出来。在景区的停车场,将背包放在车中后,柳秘书支付了两位导游的费用。

看着淡淡的夜色,景区外的高楼大厦灯光闪烁。天海莱阳笑着问道:“戴导,能不能推荐一个徐城吃美食的地方给我们?我们晚饭还没着落。”

她对今天小戴和小陈两位导游的服务很满意。因而,开口询问。

小戴思索了片刻,道:“天海女士,明乐街那边的鲜鱼汤味道很好。你们可以去试试。”

在中国称呼女人“小姐”,绝对不是尊称。小戴只敢称呼天海莱阳为女士。当然,柳秘书称呼竹下景子为“竹下小姐”绝对是尊称。竹下景子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大小姐。

“哦,好的,谢谢!”天海莱阳道谢后,和朋友们一起坐进车中。

柳秘书吩咐了司机一声。豪华的黑色宾利缓缓启动。

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宾利,小陈笑着问道:“戴哥,你干嘛不带她们去啊?”

小戴笑呵呵的道:“我下班了啊。老婆孩子还等着的。”

小陈就笑起来,跟着小戴一起往公交车站走去,“也是啊,早几年咱们徐城还有宰客的店,现在谁敢啊?告诉她们地方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