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09章 理想国(下)

第2009章 理想国(下)

明乐街是徐城有名的美食街。主营的是海鲜类、养殖娃娃鱼、鱼鳖等水产。

晚上六七点钟的样子,明乐街上人声鼎沸,各家酒楼、餐厅生意兴隆。

一辆黑色的豪华宾利缓缓的停在明乐街一家酒楼前。

徐城这两年发展的很快,豪车在大街上屡见不鲜。酒楼门口拿着对讲机的黑西装大堂吴经理没觉得奇怪。只是,下一秒他的眼睛便瞪圆:宾利车上走下来三个美女。

一个个貌美如花,光彩夺目,气质各异,各擅胜场。即便身边落后半步的秘书装扮的女人身材也不差。

正中的女孩有着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穿着优雅的白色裙装,披着水粉色的坎肩,身姿修长窈窕,靓丽夺目。她左侧是一个挽着马尾辫,带着圆帽子,穿着运动长款装的女孩,肤白貌美,身材丰盈火辣,性感多姿。

右侧则有一个穿着简单清纯学生装的女孩,素颜精致,堪称神级颜值。宝蓝色的牛仔裤穿在身上真是漂亮至极,腿臀曲线就足以撩起男人心中最深处的欲望。

我的天!平常在大街上即便是一个这样的美女都难见到,今天竟然来了三个。

“几位美女,里面请!”吴经理连忙迎了上去,热情的将竹下景子四人往里面让。

柳秘书看了眼热闹非凡的酒楼,问道:“还有座位吗?”

吴经理笑道:“有,当然有。”

柳秘书细心的道:“我们要一个包间。”竹下景子她们几个太漂亮,都是祸水级别的女孩。在大厅里吃饭。只怕一堆自诩成功的男人要上来搭讪。还是少点麻烦好。

吴经理昂着头,大包大揽的道:“有。我们有个客人订的8点钟的包厢。我可以做主先给你们用。”

他也想在美女们面前表现一番。这是男人的通病。

说着话,就拿着对讲机用徐城的方言说了一通。然后道:“几位美女。搞定了,这边请!”带着竹下景子一行人上了二楼的包厢。

这家名叫“望月台”的酒楼是古朴的中式装修风格,晚间时分,食客满满,声浪阵阵。到了包厢中,才清净下来。

到了包厢,作为大堂经理吴经理的职责就算完了,倒了茶水,这才说道:“几位美女稍等。点菜的服务员一会就来。我就先下去了。”

竹下景子点点头,礼貌的道:“谢谢!”

“哈,不客气,不客气。”吴经理笑着出门。拉上包厢的门,禁不住吐出一口气,“我的乖乖,这长发美女的声音真是悦耳。我都差点不想走了。”

服务员拿了菜单进来,看到一包厢的美女,嚯的震惊了一下。

天海莱阳还在笑竹下景子。“景子酱,你都要快那个男人给迷的神魂颠倒了。”

费秋雨甜美的偷笑,给两人倒着茶。

竹下景子娇嗔的辩解道:“莱阳酱,我只是出于礼貌的说一声谢谢。不关我的事。再说,你上楼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你好几眼呢。”

她才不在意有多少人为她的美丽倾倒。她只想迷一个男人:她的他。

天海莱阳咯咯笑道:“我又没有走光。他要看,我有什么办法啊!”

说说笑笑。以柳秘书为主,在服务员的帮助下。点了餐:一道特色娃娃鱼,一盘虾,几道海鲜加工的菜。

约十几分钟后,可口的菜肴陆续的送上来。四人兴高采烈、叽叽喳喳的说着在今天大明湖的见闻:景子画画时,一群人在看她;秋雨拍了不少照片,也给别人拍了不少张;莱阳买小吃刷脸成功,谈了一个9折的优惠…

吃过饭,柳秘书让服务员过来结账。

一名高个的男服务员穿着红马甲进来,将单据递给柳秘书,笑眯-眯的道:“承惠,一共是1万2千元。零头我们店里给你们几位美女优惠了。”

店里已经查过,宾利车的车牌是烟东的车牌。这几个美女显然是外地来旅游的。

竹下景子对金钱没什么概念,见柳秘书脸上表情不对,就说:“柳秘书,这餐饭我来请客吧!”

说着,从她的手袋里拿出一张建业银行的金卡。

天海莱阳和费秋雨也不和竹下景子客气。这样的卡,她们俩也有。事实上,陆哥给她们的生活费,每个月都是以百万单位计的。

理财增值都是明雪姐在帮忙打理。不然,她们肯定要被银行的理财经理烦死。

高个服务员就笑起来。成了。果然是外地来的肥羊。哈,还是漂亮的小肥羊。

柳秘书哭笑不得的制止竹下景子,“竹下小姐,我们被这家酒楼宰了。一顿饭要不了这么多钱。”

在高级会所里还差不多。这家破酒楼连五星级酒店的餐厅都比不了,竟然一顿饭敢要一万多!

竹下景子迷惑的眨眨大眼睛,清纯无端。她还不大明白“宰了”是什么意思。

费秋雨惊讶的道:“不会吧!徐城这里还会有人宰客?雪姐和蓝姐来过。她们说没有的啊。”说好的“放心旅游”呢?

天海莱阳反应比较快,结合语境就猜出来怎么回事,生气的嚷道:“报警,我们要报警。你们这是违法行为。”

柳秘书一阵无语。这三位,还真是给陆总宠得不谙社会世故。高助理没交待,但是她今天陪三人一天,从她们对话里也猜得到“陆哥”是谁。

高个服务员嘿的冷笑一声,“这位小姐要报警是吧?要不要借个手机给你们?”

天海莱阳哪里听得出暗里的意思,不满的瞪高个服务员一眼,“我自己有手机!”说着。便拿出手机拨了110。接通后,将情况说了一遍。

一旁的服务员也不阻止。只是冷眼看着,等天海莱阳放下手机。才慢悠悠的道:“美女,你看等会警察来了帮谁。”

费秋雨性子一贯很好,这时也有些不悦,对伙伴们说:“他好嚣张啊!”

柳秘书先给酒楼下的保镖发了信息,这是她的第一要务,要保证三个女孩的安全。这时才接过对事态的处理权,说道:“你去叫你们老板来吧,这件事你处理不了。”

高个服务员强硬的道:“这件事还真我处理就可以了,不需要我们老板出面。价钱。我们店里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你就是拿到联合国去说,还是我们有理。”

“你这是信口雌黄。”柳秘书气得手指点在结账的小票上,“一斤娃娃鱼一斤娃娃鱼400,这没错,但是你们端上来的娃娃鱼有14斤?哄谁呢。还有这个,38元一只?有这样卖虾的?”

“别人家我不知道,我们望月台的虾就是论个卖。你吃不起,就不要点。”

“简直是放屁。”柳秘书气得爆了一句粗口。拍着桌子道:“这个钱我们今天不会付,我倒要看看你们老板什么来路,竟然在徐城宰客。等警察来了再说。”

“行啊!”高个服务员仰头哈哈一笑,“在徐城宰客怎么了?徐城就没有宰客的店?你们不会真信了电视上的宣传吧!幼稚!”

约十几分钟后。两名民警身后跟着3名协警到包厢里来,为首的是一个面向老成的警察,环视了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心里赞叹一句,说:“是哪位报的警?”

“我报的。”天海莱阳脸上还带着怒色。“请出示下你们的证件。还有,请打开执法记录仪。”

“哟呵…”几名辅警就不满的笑起来。

老成的民警叫郜陈。是明乐街派出所的老民警。今年四十二岁。做警察这些年,形形色色的人他见过不少。看得出这个漂亮女孩怕是研究过鲁东省新出台的执法条例。

市局上面三令五申,警队内部的督察正在加大处罚力度,他可不想顶风而上。

望月台这家辖区内的酒楼,他知道。做生意不规矩。这两年,徐城旅游市场越发的规范,望月台酒楼收敛不少,经常宰外地客。徐城本地的却是不敢再宰。市民一个投诉电话打到督察局,他们吃不消。

郜陈当即就做了个手势。几名辅警就不笑了。年轻的民警就下去将车里带来的执法记录仪拿上来打开。

“现在说说情况吧!”郜陈询问了柳秘书和高个服务员,想了想,说:“你们这个纠纷归物价部门管,我只能做一下调解。”

高个服务员道:“郜队,这…”

郜陈指了指天海莱阳,皮笑肉不笑的道:“小黎,人家是懂行的。我按规矩办事。不行,你打个电话。”

他其实是指的让小黎要不满可以给他的张所长、齐指导员打电话。望月台这里的刘老板和张所长关系不错。

高个服务员小黎哪敢,执法记录仪开着的呢,回头督察反查,有的受,摆摆手说:“看你说的。行吧,我接受郜队你的调解。这样吧,我们的收费确实没有先告知你们,打个六折吧。零头抹了。饭钱7千。咱们各退一步,这事就算完了。”

柳秘书也不想事情闹大,她是来陪竹下景子她们游玩的,事情闹到上面出面,她也落不到好,说:“行吧,就这样。”

郜陈见事情解决了,就准备收队离开。

天海莱阳却是忽而道:“郜队,徐城市督查局的电话是多少?请你告诉我一声。”

柳秘书诧异的看着天海莱阳。

竹下景子解释道:“莱阳酱刚在SIT上和陆哥说了,陆哥让她打市督查局的电话。祭出照妖镜,看看这家店里有什么牛鬼蛇神。”

柳秘书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她在社会上经历了许多事情,知道中国社会是这样,各退一步,相安无事就行了。社会上少有较真的时候。

不过,天海莱阳要闹,她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不是她的责任。

郜陈玩味的笑着看小黎一眼,对天海莱阳报了一个号码:“0XX-86XX。”

天海莱阳就要拨号,小黎吓了一跳,急忙的吼道:“住手,别打电话。”督察局要接了举报,光是停业整顿就够酒楼受的。他肯定会给老板抛出去当替罪羊。

小黎双手合十,连连鞠躬求饶道:“姑奶奶,你行行好吧。这顿饭算我请你们的了,就收1000块钱。就1千。咱们两清。”

“哈?”天海莱阳惊讶的看着小黎,“照妖镜”有这么大的威力?

竹下景子给这个高个服务员吼一嗓子给吓到了,皱着眉头说:“我们又不差你这一顿饭钱呢!”

费秋雨甜美的笑笑,托着香腮道:“前倨后恭!”

小黎求饶道:“姑奶奶,不是饭钱的问题。你打了这个电话,我工作就没了。总得给我一条活路吧!”

郜陈袖手旁观,心道:“小黎这小子做事不够大气。既然怕督察局来查,直接免单,再说几句好话,这几个不谙世事的女孩难道还会真的追究下去?”

竹下景子、费秋雨、天海莱阳相互对视一眼,都点点头。

天海莱阳义正言辞道:“那你是碰到我们了,你之前指不定讹诈了多少旅客呢。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陆哥说了,做错事就要受到处罚,不然都事到临头,再来个恍然悔悟,那犯罪成本未免也太低了。”

见天海莱阳拨号,郜陈满脸的诧异。没想到这三个女孩会这样处理。中国社会一贯讲究“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倒是有些好奇“陆哥”这个人:口气很大嘛!张口就是犯罪成本。

柳秘书见天海莱阳拨号,连忙让包厢外的保镖进来,防止小黎狗急跳墙。

2012年3月10日发生在徐城天价娃娃鱼和天价大虾事件经路鲁东卫视、徐城市电视台等媒体曝光后,迅速的发酵,占据全国各大媒体的版面。

望月台这家海鲜酒楼也被徐城市横跨物价、食品安全卫生、旅游、渔业局、市发改委、公安局的联合调查小组给查封。

这件事的后续处理也被曝光。当镜头中的旅客拨打督察局的电话后,酒楼服务员小黎试图泼洒热茶、攻击旅客,但被人阻止、制服。现场的民警将小黎看押。

督察局的值班人员在半个小时后赶到,出示证件后,收集证据。

此前,酒店老板来到现场表示与旅客和解,但旅客拒绝。在督察局、民警的见证下,旅客预支付了5000元的餐费提前离去。

在新闻中,联合调查组按照市场物价计算出当天旅客的消费为3400元,将余款通过银行系统退还给旅客。

舆论一面倒的称赞徐城市的执法力度。徐城市督察局也因此而曝光,名声大噪。

特别是,徐城市的新闻节目《督查之窗》中在结尾的结束词:当你在社会中遭遇到不公正和强迫自己意愿的事情时,请向督察局投诉。

网络上开始有讨论督查制度得失的声音。

很多人建议向全国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