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10章 风声(一)

第2010章 风声(一) ? 本章 时间 2016 05 20

4月中旬,一场春雨将徐城的温度降下来不少。小雨淅沥,空气中略显潮湿。

鲁东1号别墅内,潮气消散,干爽清凉。围着茶几,陆江、陆景、陈史益喝茶聊着天。

陈史益一口地道的江南音,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依旧是乡音难改,笑着道:“书记,形势一片大好。”

陆江笑着摆摆手,“我这个人胆子比较小,宁可慢一点。”

陆景就笑,“哥,当仁不让嘛!”

陈史益所有所思的呵呵一笑,拿起茶杯慢慢的喝着。

陆江笑了笑,“你啊,瞎起哄!小景,网络上对督查制度并没一边倒的赞誉声吧?”

陆景道:“哥,真要一边倒反而问题很大。网络上说话又不用负责,谁都能当键盘侠。更别说有些人是领美元的。”

陈史益皱眉道:“还是要立法。网络不能成为法外之地…”

陆景说话就没那么多的顾虑,说的比较透彻:“很多网络大v、青年导师、专家学者、公知的底子都不怎么干净。有接受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的,有谷歌公司出来的,有接受孟山都资金游说的。

这些人的风头要杀一杀。我就没过美国社会能够公开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也没见过可以公开骂华盛顿的。他们的言论自由呢?言论自由、网络自由要划一条红线出来。”

陆江轻轻的点头。

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时代在线上关于限制网络谣言立法的争论,如火如荼。

有的人则担忧这是在限制言论自由。

有的人在评论下面搞地域攻击。

按熄手机的屏幕,陆景笑了笑,依靠在民航头等舱的座椅上。身边跟着季婉彤、江妩。薇薇的妊娠反应有些激烈,留在黄海休养。

这是从黄海飞往香港的飞机。

陆景的脑海中想起离开黄海前和唐诗经在水墨清苑小区她卧室里的对话。

“景,你决定了?”

陆景抱着风采如昔的成熟大美人唐诗经。轻轻的点头,“诗经。我爸去世得早了些。现在,进一步,就是海阔天空;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我留下来帮你。”

“诗经,不要让我担心。你们都要先离开。”陆景轻抚着唐诗经的背。

唐诗经依恋的依偎在陆景怀里,沉默了很久,温婉的点头,“我听你的。”

陆景这是飞往香港和莫心蓝、董坤城、陈旭江、陈创和、许雪等人通气。

5月中旬。陆景一行抵达江州。江州的5月酷暑难耐,道路两旁的柳树都垂头丧气。风景秀美的江州大学校园中多了几许毕业前的气息。

江大星光咖啡中打着凉气,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宋雨绮招待美若精灵的伊丽莎白。她最近从美国来江州游玩。

“雨绮姐,谢谢你的款待,这里的下午茶真的很不错,很正宗。”伊丽莎白的汉语学的不错,只是还有一些音咬不准。

宋雨绮就笑了笑,说:“这间咖啡厅为了追求格调可是专门亏本经营的。”

伊丽莎白好奇的点点头。

两人正聊着,这时,门外忽而走进来一群青年学生。为首的是一名帅气的男生。走到吧台边,“麻烦你们换一首伤感的歌曲。”

一群学生点了啤酒、红茶、咖啡,在咖啡厅临窗的作为聊起来。有几个感性的女孩还发出哭声。

要毕业了。

宋雨绮和伊丽莎白坐的位置比较靠里面,对视着笑了笑。氛围有点不适合她们俩继续聊下去。

“换个位置吧。带你去1804酒吧坐坐。”宋雨绮轻笑着说道。她想起陆景毕业的那年5月。陆景今天下午在松涛苑那边陪温雪温蓝、竹下景子、天海莱阳、费秋雨她们几个,小季和江妩也在。

“好啊。”

宋雨绮和伊丽莎白就起身往咖啡店外走。这时,学生中的一个女孩子惊讶的叫道:“伊丽莎白公主殿下,是你吗?”

伊丽莎白长发盘起,穿着清凉的绿色蕾丝长裙,身姿纤细窈窕,气质清纯。看起来就像是大学里的外国留学生。她倒没想到会有人认出她来。公主殿下这个称号已经被剥夺好几年了。

伊丽莎白看过去,就见一个气质明丽清艳的女孩挽着马尾辫穿着格子长裙走出咖啡卡座。“呃…,你是?”

女孩摘了眼镜。伸出手,笑着道:“我是爱尔兰慕家的慕洁。”

“噢。凯瑟琳,你的变化真大!我都没有认出来。”伊丽莎白轻掩住嘴,赞叹的说道。她当然知道慕洁是谁。哈利伯纳德的未婚妻啊,原本还去伦敦拜访过杰西卡。只是没料到她竟然出现在江州。

慕洁2010年来江州。今年毕业。相比于在欧洲时,变化确实有些大,笑道:“还行。这几年,公主殿下你倒是没什么变化啊!还是那样的美丽。”

“凯瑟琳,谢谢!”伊丽莎白身上那股皇家风范的优雅礼仪就是她的标志,代表着她的气质,一眼就能让人认出来。

两人重逢在江州,倒有几分旧友的味道。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互换了手机号才离开。

宋雨绮笑着和伊丽莎白问慕洁的情况。慕洁入学江州大学是玉娇安排的,她倒是不怎么清楚。

而慕洁这边,一堆同学也开始听她讲伊丽莎白公主的事迹。毕业的伤感倒是冲淡不少。

松涛苑在江州算是比较老的高档别墅区。奢华的3号别墅在夏日的下午幽静、清凉。

窗外偶尔有几声鸟啼。卧室里的轻吟浅唱持续了很久才结束。

片刻后,就见陆景走到客厅中,光着脚踩着木地板上,倒了一杯红酒,在落地窗前看着松涛苑别墅区内郁郁葱葱的夏日景色。

身后传来脚步声,珠圆玉润的成熟美人轻轻的从背后抱住陆景的腰,丰满的雪乳挤压在陆景背上,软绵绵的,轻声道:“陆景,压力这么大?”

陆景笑了笑,握着熊玉娇的玉手,“玉娇,你觉得呢?”

熊玉娇就沉默了下,她不知道陆景的计划是什么,但是感觉到他身上背负的压力。

陆景将熊玉娇报到怀里来,乳翘臀圆,打量着她娇美妩媚的容颜,“玉娇,你越来越漂亮啊!”

“可没有你身边的那些小女生漂亮。”熊玉娇欢喜的白陆景一眼。她住在7号别墅。下午接了陆景的电话就过来了。在她心中,陆景是她的人生导师。她在他面前会不经意流露出小女孩的情绪。

温存了一回,熊玉娇道:“陆景,我就不离开了。”

陆景就笑,“是啊,你要离开江州,那可就是不打自招我们俩的关系了。”

熊玉娇娇嗔着咬着嘴唇笑起来,伸手抚摸着陆景的脸颊。这么些年过去啊。

这时,竹下景子从卧室里出来,表情怯怯的。熊玉娇就离开陆景的怀抱,“你们聊吧。我去洗澡了。”

陆景点点头,招招手让竹下景子过来。竹下景子赤足踩在木地板上,乌黑的长发披肩,散落在光滑白皙的肩头。夕阳落在景子的身上,让她仿佛一块美玉般散发着夺目的光彩,娇艳动人,让人怦然心动。靓丽的可人儿。

“陆哥,我不想回日本。”竹下景子坐在陆景腿上,轻声说着她的想法。

陆景笑着刮了下她高耸的鼻梁,抱着她,“不许说话,一起看夕阳。”

“哦。”

竹下景子就将脑袋缩在陆景怀里,一起看着落地玻璃窗外的落日。漫天云霞,仿佛要将天际边烧红。树林拉长着影子。别墅区中弯弯的马路上,偶尔有一辆私家车驶过。

时间缓缓的流过,流光溢彩。竹下景子就想将这一刻永远的留下来。

她想起在徐城旅游闹出事情后,第二天中午和陆哥一起吃饭时的情景。陆哥将她们三个吃了几遍。娇嫩性感的莱阳酱都化成了春泥。四人在床榻上说着话。

“景子,你们三个动静闹得很大啊,我哥都问我,你们三个和我什么关系。”

“啊…,陆哥,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

“小事情。倒是有点因缘际会的意思。”

接下来的话,就是男女间的爱语了。

想着,竹下景子心里涌起甜蜜的感觉,轻声的道:“陆哥,我愿意和你死在一块儿。”

陆景微微一笑,摩挲着竹下景子的长发,“瞎说,我可是答应你父亲要好好照顾你的。”

竹下景子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将他的手放在心口,“陆哥,我认真的。我愿意为你去死。”

陆景笑着摇摇头,将这可人儿抱在怀中,一般,“没到那一步。景子,就一个暑假的时间,不要太担心。”

竹下景子终究是无奈的点头。她拗不过陆景的意思。可她就怕回了日本,再也没有回来的那一天了。

6月上旬,陆景带着唐雨瑶、江妩回到京城。墨静雯南下交州。小季留在了江州处理事情。她们俩回头会在珀斯和大家汇合。

京城,燕苑主楼的vip包厢中,杨修诚、谢海璐夫妻俩请烟诗凝吃饭。

几道精美的小菜,一瓶拉图庄的红酒。

杨修诚笑呵呵的盯着烟诗凝,“烟姐,有事情可不要瞒着我啊。杨家和烟家是姻亲啊。”

烟诗凝心里不屑的笑了笑。陆景的计划她都知道。但是,她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上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