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11章 风声(二)

第2011章 风声(二) ? 本章 时间 2016 05 20

烟诗凝什么都没说,只是推搪,一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看着烟诗凝拿着包离开vip包厢的倩影,杨修诚冷冷的哼了一声,说:“她以为陆景能护住她一辈子。嘿,陆家自身难保。”

谢海璐早就不写关于陆景的小黄文了,但对最近的一些风声她略有耳闻,惊讶的道:“修诚,你是说…”

杨修诚酷酷的点点头。

谢海璐就感觉到肩膀上忽而一沉,沉甸甸的压力压下来。

夜色朦胧。

烟诗凝独自走到燕苑的停车场,开着陆景追求她时给她买的那辆黑色的昆成汽车离开燕苑。

凄迷的夜色中,京城灯红酒绿。她此时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烦闷感。

反腐、督查制度的建立让鲁东为全国所瞩目。但同时的,这就像在水里一样,有多大的推动力,就有多大的压力反馈回来。

她现在很担心陆景。

在陆景的计划中,她属于不需要离开的人。

烟诗凝想了想,拨了陆景的电话。

陆景接到烟诗凝的电话时真在家中和娇妻卫婉仪在一起。5岁大的女儿陆琼华在梅婶和小五的照顾下睡着。

夫妻在卧室里说着夜话。卫婉仪穿着粉色的真丝睡衣,板着俏脸抱膝坐在床头,显然是在生闷气。陆景正赔笑着哄她时,接到烟诗凝的电话。

“诗凝…”陆景接通了电话,走到窗边。

“嗯。”烟诗凝欲言又止。很多话在电话里是不能说的。但她现在又确实很想听一听陆景的声音。

陆景温声道:“最近还好吗?我刚从江州回来。过两天请你吃饭。”

烟诗凝温柔的应道:“好。”再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只是,她在想:如果陆景这一次真的出了事,她的人生还能否经受的起这样的打击?

挂了电话,陆景走到卫婉仪身边。弯下腰,平视着爱妻的明眸,“婉仪。不要生气了。”

卫婉仪红着眼睛赌气道:“我就要生气。我们结婚时是怎么说的?一生一世,不离不弃。难道我就不能和你一起承担所有的危险和痛苦吗?我不会离开京城。我倒要看看。谁敢来抓我?”

陆景长叹了一口气,双手轻轻的扶着卫婉仪的香肩,有这样的妻子,他还能说什么?可是…,“婉仪,那我不劝你离开了,但是你要答应我,到时候带着琼华去岳父岳母家里住着。”

“我不去!”卫婉仪性情温婉、恬静。但这时就像个小女孩一样赌气。

陆景哭笑不得,只得祭出新婚时对付婉仪的绝招,亲吻着她优美粉润的红唇。

“唔,陆景,你耍赖皮!”

陆景就停下来,抱着娇妻,依偎在一起,笑道:“婉仪,是你先赖皮的。”

卫婉仪再发脾气也难以发起来,只是心里难受。抱着陆景的脖子,轻声的哭着,“陆景。为什么要用这么危险的法子?就不能稳妥一点吗?”

“傻妮子。”陆景笑笑,摩挲着爱妻的秀发。天算不算高,人心最高。这种事,又哪里有什么稳妥的办法。

夫妻俩温存了很久,卫婉仪答应下来到时候去她爸妈家里住一段时间。

周六上午,陆景和烟诗凝在大唐雨景里见面详谈了整整一天。

三天后,陆景正在办公室布置接下来的工作时,忽而接到倪昭君的电话,“陆哥。最近有没有时间啊?我请你吃饭。”

陆景想了想,就答应下来。

倪昭君请客的地方在她居住的明华公寓外的明华居。明华居二楼用锦绣山河、山水花鸟的精美黄梨木屏风的雅座。一道道清淡的江浙菜送上来。

倪昭君蓄起柔顺的长发。穿着金色的蕾丝边背心裙,肌肤雪白。丰翘。长腿纤腰,玉容精致。笑吟吟的坐在四方桌陆景的侧面,拿起青瓷酒瓶给陆景斟酒。

她现在依旧是京城第一美女。有陆景的,杨家推出的烟幂并没有对她形成多大的挑战。

闲话了两句,倪昭君压低声音道:“陆哥,最近京城里的风声不对。”

陆景就看她美丽的容颜一眼,笑着道:“昭君,你听到什么样的风声?”

倪昭君犹豫了下,说:“我听秦哥说,你可能有事…。白姐前两天去澳洲旅游。陆哥,是不是真的?”

陆景微微一笑,从容淡定的喝了一杯白酒。白云飞天,很醇厚的口感,轻声道:“昭君,你和秦成文还有联系?”

倪昭君俏脸微红,羞恼的用美眸嗔着陆景,“陆哥…”。陆景说的这个联系,不是说一般的联系,而是说男女关系暧昧。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

她当年被秦成文带到京城来,争夺京城第一美女的位置。她其实是有成为秦成文女人的打算。但她败给了闵雯。秦成文因为没有实现承诺,而放弃和她关系。

等到陆景她成为京城第一美女时,秦成文更是离她远远的,以为她是陆景的禁脔。他不敢惹陆景。但是她和陆景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秦成文白白的辜负她一番情意。

因为陆景反问她:昭君,你不希望生活在一个公平的社会中?这种格局、抱负令她有些爱上眼前这个男人。然而,现在秦成文又回到她身边,告诉她,陆景可能要完蛋,想要和她再续前缘。

这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她虽然谈过恋爱,但又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而偏偏陆景还这样问她一句,这让她心里很难受。只是因为平时对陆景的尊敬,没对他发脾气。

陆景对倪昭君的恼怒有点莫名其妙。他又哪里知道倪昭君的心路历程。

倪昭君拿起酒杯闷闷的喝了一口,自嘲的道:“陆哥,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个很虚荣的女人?”

陆景温和的笑了笑。

倪昭君不忿的抓起陆景的右手,放在她饱满的酥胸上。隔着夏季薄薄的裙子。陆景的手能感觉到那可堪一握的丰盈弹软以及文胸的轮廓。文胸是有点多余了。

倪昭君俏丽的鹅蛋脸上浮现一抹娇羞,强撑着说道:“陆哥,我和秦成文没有联系。他最近才找到我说你要完蛋了。想我做他的女人。可我…”

“我相信你。”陆景点点头,看着倪昭君的眼睛说道。“我最近确实遇到困难了。”

“谢谢你的信任。”倪昭君深吸一口气:“陆哥,我不是花瓶,可以随便转让。我虽然谈过恋爱,但还是处女。你要不要去我家里坐一会儿?”相比于不靠谱的秦成文,她更愿意把第一次给陆景。就算不能天长地久,留一段美好的回忆也行。

这是正儿八经的“邀请”了。陆景将手拿开,再占人家女孩的便宜就有点龌蹉了。他如果想,人家女孩都愿意把身子给他。失笑着喝着酒。道:“昭君,你傻了,我现在可是有大麻烦在身。”

给陆景的手压在那里,倪昭君其实浑身也在颤抖,拿下来她倒也松口气。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她现在也豁出去了。认真的道:“陆哥,我相信你能渡过难关。”

自她到京城以来,发现就没有陆景过不了坎。

陆景笑笑,“你不懂。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轻轻的摸了下倪昭君柔顺的秀发,“昭君。谢谢。”说着,拿起他随身带的皮包,就起身准备离开酒楼。

“陆哥…”倪昭君喊住陆景。

陆景回头。对倪昭君笑了笑,“嗯,昭君,找一个对你好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再见!”

倪昭君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失落感。突然间,觉得这句“再见”让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陆哥将白姐都安排出了京城,这岂不是意味着情况已经非常危险?

倪昭君匆匆的跑下楼,陆景的座驾:蓝色的宾利已经快要消失在马路尽头。

倪昭君捂住了心口,仿佛有玻璃一样的东西给碎掉了。

六月的日子过得飞快。陆景忙忙碌碌的安排着一些事情,和王灿、谢晋文等人都吃了顿饭。京城的风向越发的不对劲。江妩和小季在6月底陆续的离开京城。

6月26日。陆景去公墓祭拜了父亲之后,坐车去机场给唐雨瑶送行。

繁华的京城机场。人潮涌动。

明亮的候机大厅中,唐雨瑶拖着黑色的行李箱。带着墨镜等在一个圆柱前。

她穿着粉白色的千褶领衬衫,柔软的面料贴在她体态妙曼的身上,更显得凹凸有致、曲线玲珑,下身是烟灰色的弹性7分长裤,将丰腴修长的大腿绷紧,看上去似乎就能感觉到有惊人弹性。水晶色的平底凉鞋,脚趾头白皙如玉。身姿丰韵娉婷,明艳夺目,有着“遗世而独立的”风姿。比机场上的女郎还要胜上三分。

“雨瑶!”陆景远远的就看见唐雨瑶,喊了一声,轻轻的将她抱在怀里。她是倒数第二个离开京城的人。最后一个是陆景自己。

“雨瑶!”陆景在风华绝代的佳人耳边轻呼。

唐雨瑶嫣然一笑,紧紧的抱着陆景,“陆景,你千万要保重,我和她们在珀斯等你。”

陆景轻轻的点头,看着唐雨瑶绝美的容颜,精致妩媚,清艳如同天上的明月,“雨瑶,你也是。”

唐雨瑶展颜而笑,“陆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上个月在江州的那次。”

陆景心神的给这个消息冲击的再也把持不住。不是因为得知和雨瑶有了爱情结晶的欢喜,而是他想起了前世。

前世里,他和唐雨瑶见的最后一面就是在京城机场。他送唐雨瑶去珀斯,也就是在那时,唐雨瑶告诉他,她怀孕了。那是前世里,陆景唯一的骨血。

那时的雨瑶,明艳如月,璀璨夺目。

此时的雨瑶,依旧是风华绝代,清艳妩媚。

竟然是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那时,雨瑶没有听他的话径直飞往珀斯,而是在他离开机场后,改签了机票,转飞香港。在那里等待最终的结果。陆景在喝下毒酒自杀前,给雨瑶打了电话,让她立即飞往珀斯避祸。

他在九六年重生回来时,就回想起了这一幕。

都说生死间有大恐怖。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着陆景的心灵。他紧紧的抱着唐雨瑶。这个与他的命运深刻羁绊的女人。此刻,他对他的计划,再没有笃定、必胜的信心和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