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14章 风声(五)

第2014章 风声(五) 囚徒

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行驶在开发区大道上。●⌒,陆景表情平静的坐在车后排。身边黑衣人夹持着他。手机、钱包、厂牌都被收走。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黑色的面包车准备从条路前往汉北区,绕道江州机场,然后离开江州。

“刘处,后面有人跟踪我们。要不要”

为首的中年人训斥道:“要什么不要管,开你的车”开玩笑,后面那两个陆景的女保镖的组织关系挂在中央警卫局的。持枪合法。杀人合法。

那是陆家的卫队力量。闹大了,陆景肯定落不了好。只怕很多人都希望陆景闹。但是他们几个能有命在

刘处回头递了一支烟给陆景,说:“陆总,委屈你了。这烟你平常不抽吧讲究一下。”

陆景就笑了笑,没说话。接了烟,表示合作的态度。

旁边有人给他点上。

“熊姐,熊姐,陆哥给人带走了。”

熊玉娇接到慕洁的电话时,正在松涛苑7号别墅的厨房里切菜。

“嘶”

一道鲜红的口子出现,熊玉娇白皙的手指给锋利的菜刀划破,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手指上的疼痛根本就不及心里的痛苦。熊玉娇即便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感觉天塌下来,软软的靠在橱台边沿,心情沉重的道:“凯瑟琳,我知道了。”

消息在半个小时后。传遍了江州官场。

入夜时分,卫婉仪在卧室里看着长歌游戏集团出版的最新一期的电子竞技杂志。现在的电子竞技已经从星际争霸、魔兽争霸转向dota2、lol。

她此时是带着女儿陆琼华住在父母的家中。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卫婉仪放下杂志。走到卧室的小茶几前,拿起手机,看看上面的号码,心脏蓦的一跳。电话是赵姿带来的。

“卫姐,陆哥被抓了。我们在江州机场跟丢了。”

卫婉仪心脏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天晕地旋一般的感觉。“我知道了。”说着。俏丽白净的瓜子脸上两行清泪滴落。

事情,终于还是来了。

香港。和华财团的总部。

莫心蓝揉揉了发红的眼睛,看着璀璨的维多利亚港湾,星光浮浮沉沉。

董坤城就叹了口气,“心蓝,你要不要先回家休息,我们等在这里就好。”

办公室里,和华的高层基本都在:陈创和、陈旭江、杨玉立、何梦瑶、许雪、星长、叶静雨、丁灵、唐悦

莫心蓝轻轻的摇摇头,“没事。我在等等。”

陆景被抓的消息是从珀斯传过来的。江州那边有人通知了位于柏斯的陆办。陆景的助理、秘书都在柏斯。目前归陈笑统管。

从陆景下午四点许被抓。现在已经过去六个小时。某些圈子里面已经给这个消息点炸。和华财团的最高决策者被抓,和华财团也需要有一个表态。

大家正在谨慎的协商、等待。

8月27日,连续等待三天没有结果后,和华公司对外发布了声明:确认公司的董事会成员陆景先生失联。并表示和华公司极其相关企业不会受到市场传闻的影响。

这则聊胜于无的确认声明在一些人看来。简直就像是死鸭子嘴硬。

陆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等黑色的头套从头上拿下来之时,他就身处在这个二十平米的房间中。

一张木床,一个天窗透气,一张木桌,几把木椅。家徒四壁的场景。

头顶电灯泡约40瓦,24小时开着。陆景开始两天还有时间概念。后面就已经分不清楚白天、黑夜。一日三餐有人来送,藉此来判断外面世界的时间。

陆景只能遵循自己的生物钟,该休息就休息。该吃饭就吃饭。每天饭后走一走,然后在房间里做俯卧撑锻炼。

“咣当”房间的门被打开。穿着白衬衣、长裤工作装的刘处和一名小年轻进来。

陆景正在地上做俯卧撑,嘴里数着,“512,513”

“陆少,咱们聊聊啊,谈谈心。”刘处倒是有点佩服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一般人在这样囚徒困境,没有任何娱乐,略等于关小黑屋禁闭的环境下,只怕会发疯。而陆景竟然还在坚持锻炼。

陆景从地上起来,淡淡的道:“刘处,还聊什么我的情况前面都反反复复谈了不下十次。”

刘处就笑,“你不交代,我也办法。任务总要完成。你说,是吧来抽支烟,咱们开始。小张,你来问。”

三个人在桌子边坐下。

小张看陆景一脸镇定,不爽的将手中的记录本砸在桌子上,喝骂道:“陆景,你老实点。有问题赶紧交代。玛德”

陆景不置可否,只是看了小张一眼。有人唱红脸,就有人唱白脸。问话例行开始。

约1个小时后,刘处两人一无所获的离开。陆景倒是从他们俩口中得知了一些新的消息。

和华现在是问题缠身。主要有四个方面:景华通信垄断山寨机手机模组供应;大唐雨景涉毒,涉黄;碧湖薄膜骗取国家补贴;和华财团涉嫌危害国家利益,在全球市场中做多人民币,获利数十亿美元

一个问题比一个问题严重。而就在刚刚小张提到,查到和华财团和地下钱庄有关联。

陆景不知道小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他里出去的日子就不远了。

自由。只有等你失去了,才知道他的宝贵。

失去自由的感觉。让陆景想起了他前世里最后的那一段时光。只不过,那时,他在自己的别墅中被软禁,至少死前还能听一曲黄河大合唱、喝一杯红酒。

面对囚徒困境,陆景之所以精神没有崩溃,不是因为他的心理素质有多么好。再好。也是有限度的。他是因为他脑海里有太多的回忆、事情需要花时间整理。两世为人。他现在接收的信息量就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

否则,他也无法确定:他在这样枯燥的几乎感觉不到时间在走动的小房间中是否会发疯,或者患上其他的精神疾病:抑郁症、精神恍惚等。

这是一段炼狱、噩梦般的经历。

很多年以后,陆景在他家中给他的传记记者讲这到这段经历时,足足沉默了二十分钟。然后,叹了口气,一句话跳了过去。

除了做俯卧撑锻炼身体,陆景什么也做了。

这天午饭过后,应该是下午的时光。陆景从刘处的衣着上发现,可能已经是秋天了。刘处和熙的和陆景聊了几句,带了几本书和钢笔过来。

有了纸笔,陆景就能够记录时间的流逝。就像鲁兵逊漂流记中的那样。

三天后。刘处给陆景带来几份陈旧的报纸。时间是9月4日。看起来像很久以前的报纸。

又过了几天,陆景的待遇渐渐的好起来。有西餐供应。陆景胃口大开的吃了一顿牛排。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香烟、红酒、咖啡也不再限制。

紧跟着,陆景的居住条件也改善,换到一间酒店中,有24小时热水供应。只是,电视机没有信号。他依旧无从得知时间、日期。从酒店的窗外开去,街道上已经是深秋时节。梧桐树叶在寒风中轻巧的打着旋儿。陆景偶尔能听到一些行人飘忽不清的说话声音。还有街头那看似如同长条面包大小的汽车。

这天中午。陆景肚子正饿着时,刘处和手下的几人走进来,春风满面,“陆少,先委屈你一下了。”接着陆景的头就被黑色的头套套住。

陆景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笑意。这肯定不是断头的黄泉路。

应该是他要出去了。一切,要结束了。

2012年11月11日,立冬过去了几天,京城里已经冬季模样。街面上的行人都捂着严实的,穿着棉衣棉袄。

中关村的一家茶馆外的路上,一个穿着朴实的青色棉衣的女子围着围巾,接了一个电话后,突然的捂着嘴,泪流满面

青衣女子身量修长,穿着棉衣依旧能让感觉到她曼妙的身姿,很美丽的容颜。

见她这么哭,有个中年人心生不忍,说道:“大妹子,有什么事情报警啊打督查的电话也行。人家现在管这个。”刚从茶楼里出来,总会让人有些不好的联想,或许是受了什么人的欺负。

“没,没事。谢谢您。”青衣女子抹着眼泪,走到停在一旁的昆成汽车,打开车门坐进去,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喜极而泣

约十几分钟后,正在西月区方山湖街道方山路183号家中陪女儿的卫婉仪接到烟诗凝的电话,“卫姐,陆景今天晚上6点32分的飞机到京城机场。”

烟诗凝的年纪比卫婉仪要大,但她一般都喊卫婉仪“卫姐”。

“啊”卫婉仪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声音颤抖的道:“诗凝,是真的”

那边,烟诗凝泪眼婆娑的点头,“嗯。是真的。”

“好。诗凝,我知道了。谢谢你。”卫婉仪放下手机,整个人就往后倒下。

她终于再也撑不住了。

“妈妈,妈妈”陆琼华大喊。

梅婶和小五都赶进来。好容易才将卫婉仪救醒。卫婉仪躺在**虚弱的道:“小五,帮我拨号,我给妈打电话。”

她要通知陆景的母亲。

东环街区栋24楼2403号的房间中,傅婕接了一个电话,就在屋子里乱转。

傅静周末在家里休息,好奇的看着妈妈一会换一件衣服,一会又看手表,好笑的道:“妈,你干嘛啊有人约你吃饭啊。放心,我不介意你给我找个后爸的。”

“去,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傅婕一脸的娇嗔,用手指头点着女儿,俏丽的容颜上有着难言的绯红。

她不在陆景要求离开京城的名单中。她和陆景的关系根本就没公开。

可是,她现在是去机场接陆景,还是不去呢高婉薇从珀斯打电话来通知她了。

急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