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15章 风声(完)

第2015章 风声(完) 上京

两个多月的时间。

从8月23日到11月11日。陆景在国航的飞机降落在京城机场时,依靠在座位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飞机舷窗外,京城的夜景璀璨。

刘处将他的手表、钱包、手机还给他了。他已经知道今天的时间、日期。但因为在飞机上,手机无法上网。他还不知道最近的情况。

等了约二十分钟左右,几乎所有的旅客都下了飞机,陆景和刘处一行才走出飞机,顺着飞机舷梯走到地面。

不远处,十几辆豪车停在机坪上,约二三十人聚集在空旷的地面上,等着陆景。

寒风吹面,衣袂飞扬。但众人的心情却是火热的、急迫的。等待着陆景归来。没有人主动上迎,而是都等在原地。

“陆少,我就送你到这儿了。”刘处笑了笑,和陆景握了握手。

“刘处,再见!”陆景拍了拍刘处的手臂,意味深长的说道。

刘处嘴角抽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陆景是个明白人。心情沉重的带着人和烟诗凝在一旁去交接。

赵姿和十三立即带着荷枪实弹的陆家卫队上前簇拥着陆景,保护他。

陆景走近人群。他身上穿着一件廉价的车∞长∞风∞文∞学,ww→?↓et绿色大衣,看起来异样的狼狈和寒酸。卫婉仪禁不住哭起来,泪痕满面,一把抱住自己的丈夫,“陆景,呜呜….,我都担心死。”

“没事了,婉仪。没事了。结束了。”陆景拍着爱妻的背,足足和卫婉仪拥抱了两分钟才分开。心中无限感慨。

跟着卫婉仪身边的是大嫂胡莹。还有侄女陆琪。陆景和大嫂胡莹握手。

胡莹眼睛有些红,“小景。你受苦了。回来就好。”陆景的苦,有80%是为他大哥陆江,她的丈夫受的。兵行险着,庆幸的是成功了。

陆景咧嘴笑了下,“大嫂,让你们担心了。”

侄女陆琪一句话,让有些伤感的场面变得欢乐起来,和陆景抱了一下,羡慕的道:“叔叔。你真威风!这么多人拿枪簇拥着你呢。我要是小几岁就好了,可以让叔叔你抱着我。”

陆琪今年已经15岁,小丫头个子出挑高,已经是个小美人。

陆景笑起来,“陆琪,小时候还没给我抱够啊!”

小姑陆苏、小姑父唐学民、大舅罗银河、曹芝娟、罗宏、罗华、占正方、王灿、夏思雨、唐悦、沈雪华、唐略、唐彤、郁扬、谢晋文、闵雯、安溪、韩鸿信、郑信明、张媛、傅婕、凌雪月都笑起来。

陆景一一的和大家握手,气氛热烈。

王灿捶了下陆景的胸口,“你小子,玩这么大。都不带我一起。过两天,我召集人给你接风洗尘。”陆景被关了2个多月,京城这里是九级暴风。

陆景就笑了笑,“好。”

等到安溪和傅婕时。陆景都轻轻的抱了下两人。

傅婕雪白的俏脸带上几抹娇羞的微红,在夜色不大明显。轻轻的扶了下眼镜掩饰。她终究是没忍住,还是来机场迎接陆景。只是。这个场合,再甜蜜的情话都没法说。

十几分钟后。一行人坐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京城机场。

车队第二辆车中,陆景身上的军绿色大衣换了下来。卫婉仪给陆景带了衣服。轻轻的依偎在陆景肩头,“陆景,妈在家里等着你的。”

“嗯,婉仪,我们回家。”

烟诗凝和刘处交接完,就见陆景的车队在夜色中渐渐的远去,禁不住展颜娇笑,乌黑的发丝掠在嘴角,在机场朦胧的夜色中煞是动人。

回来就好。她也不急着在这时候去和陆景说话。陆景现在要见的人应该会很多吧!

这时,烟诗凝的手机忽而响起来。烟诗凝看看号码,禁不住皱眉。打电话来的是谢海璐。她是杨修诚的妻子。而杨修诚是杨修武的弟弟。杨家,在这次风暴中,没起什么好作用。

想了想,烟诗凝接了电话。谢海璐的声音从手机传出,“烟姐,陆少回京城了吧?”

“嗯。”

“哈,恭喜啊!不容易啊,和华的指控竟然都是假的…”

烟诗凝嘴唇微微翘起的一个优美的弧度,轻快的道:“海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我还忙着。”说着,不由谢海璐分说,就挂了电话。

陆景回京城,所有的人都松口气。但是,另外有一些人恐怕晚上再也睡不着觉了。

烟诗凝坐到她的黑色昆成汽车,一脚轰在油门上,黑色的而轿车就像豹子一样蹿出去。

烟诗凝又找到了当年当特工时飙车的感觉。

爽!

陆景回到京城后,位于珀斯的陆办和众多红颜们开始陆续的回国。陆办的众人首先抵达京城,协助陆景处理被搞得人心惶惶的和华财团。

和华财团一共面临着四个方面的指控:垄断、腐化、骗补贴、勾结国外势力反向操作人民币汇率获利。在陆景被隔离的2个多月的时间里,外界各种谣言遍地飞。

和华财团旗下的企业都不约而同的受到波及,在A股,H股,海外股市上都表现出颓势,股价下挫。

这样的一家财团,如果真的是寄生在国家身上的毒瘤。京城里是没有几个人肯昧着良心为和华说话的。

但是,就在11月初,京城市局突然爆出大唐雨景涉黄、涉毒是有人故意栽赃。矛头直指嘉南俱乐部的秦成文。这让和华的案情出现反复。

紧接着,率先联名举报景华通信搞垄断的联科公司负责人叶文斌在调查组的复核下改口,说他遭到“白手套”的威胁。不得不举报景华。事实上,谁都知道。不是景华要搞垄断,而是国内没有有任何一家手机厂商拥有手机芯片制造能力。

在这样的新线索下。一些人对和华的指控就显得别有用心。但扭转和华处境的最关键的事情是此前证据确凿,和华财团与海外势力勾结迫使人民币升值的买卖单据是伪造的。

总部位于香港的和华银行向央行提供了相关证据。和华银行从来就没有参与买卖人民币的操作。那些疑似和华银行手笔的单据,实际上是英国渣打银行的操作。

而和华与地下钱庄的联系更是无稽之谈。因为,建业银行与和华银行有合作协议。根本不需要走地下钱庄,直接走央行的正规通道就可以。

至此,针对和华的一些行动就完全停止下来。烟东的骗取国家补贴事件就像是挠痒痒一样。陆景在三天后从被隔离的地方返回京城。

审查陆景的行动,一无所获。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位京城知名的陆二少,竟然顶住让人疯掉的压力。

陆景参加王灿举办的接风宴时。听闵二哥笑呵呵的道:“陆景,有人在四九城里骂:竖子不足与谋!哈哈!我看有人要准备吞枪自杀了。竟然敢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审查你。嘿!”

陆景就笑了笑,拿起酒杯和闵兴怀碰了碰,“闵二哥,谢了。”

喝了一杯,离开热闹的酒宴大厅,陆景在上林苑清冷的走廊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大唐雨景外的天空。霜月满天。

他想起的是雷锋日记。他一贯以这些话来教导他的“学生们”、下属们。

他想起的是主席的那首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鲁东。12月底。一场白雪覆盖着美丽的徐城。魅力的徐城。

在徐城香山酒店举行的欢送陆江的干部会议上。黑压压的干部坐了一桌又一桌。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陈史益微笑着鼓掌。他想起4月份和陆江、陆景的那次对话。

然而,这都不重要了。陆书记又将在那个舞台上怎么样施展他十年磨一剑的抱负呢?

陈史益心潮起伏,不能自己。

1月下旬。寒冬腊月,京城中的年味越来越浓。国家要放开二胎的声音在全国讨论。气氛喜庆。

西月区的张三胡同处。一辆白色的保时捷缓缓的停在一处四合院门口。

陆景下车,对门内的两名警卫笑着点点头,进了大哥家中的客厅。大嫂胡莹和保姆正在打包收拾东西。

“小景来了。你大哥在书房里等你。”

“大嫂,我也去见大哥啊。”陆景应了一声。进了书房。就见大哥正在整理书柜中的一些书籍。

“哥。”陆景心里微微有些激动。这是大哥回京城后,他第一次和大哥见面。

“嗯。来了。”陆江转过身。看着越发显得成熟、气度凝练的弟弟,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手温暖,长兄如父。什么都没说,又仿佛什么都说了。

陆江指指书柜里的书,递了一本线装书给陆景,“很多都是爸留给我的绝版书。我想着,接着这次搬家的机会捐给国家博物馆。你啊,找个机会,把这些绝版书都印出来。咱们老祖宗的文化不能丢。”

陆景点点头,以他的资产,亏损几千万用来印书都无所谓。笑着道:“哥,你想好住哪里没有?要不要我让北海公园那里腾一栋别墅出来?”

北海距离中海、南海都挺近的。

陆江就笑着摆摆手,温和的道:“安排好了。”

陆景也就不再问,呵呵一笑,跟在大哥身边清点着书。兄弟俩低声商量着那些捐赠出去,那些要重印。

时间,缓缓的流走,一如多年前。(。)

PS:

今天4更。感谢大家的月票、打赏、订阅、推荐。

另,本书终于有了一位盟主,Rotsen书友。拜谢。

汗,这本书都要结束了,我再说盟主加更,感觉貌似好虚啊。这样吧,这几天,我会集中所有的精力,把剩下的章节一口气写完。

剩下来,还有一个小情节。伏笔已经铺下去。

正文写完之后,把之前我设想的第7卷作为番外吧。

还有很多话要说,在最后结束的感言里再说吧,三年了。

大家觉得还有什么坑没有填的,还有什么人物的结局想了解的,欢迎在书评区里提出来。我会在番外中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