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16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上)

第2016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上)

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杨慎有一首临江仙,即《三国演义》里面的开篇的那首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是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陆景和大哥陆江在一起说话时,未必会说什么大事,反倒是说日常小事的时候居多。见微知著嘛!

陆景的侄女陆琪在她40多岁的时候,也就是25年以后,写了一本书:《我的叔叔》,里面记载了很多她叔叔和父亲的对话以及提起的一些趣事。

比如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那天晚上,叔叔到家里来做客。我正好在家。叔叔带来了很多资料,大致上是说全面放开二胎对国内经济发展的必要性。

叔叔滔滔不绝的说了十分钟。让我很容易就想到外面的传闻:有人说,在商业谈判桌上,没有叔叔说服不了的人。在全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他的这种无敌的风采让我敬慕。

父亲只是喝茶,等叔叔说完,笑着说:‘人话’。叔叔大笑,说:‘我和婉仪想生二胎,我又不想婉仪辞职。’我听得笑出声。婉仪是√↙√↙,x.我的婶婶。”

这让京城里想要了解“陆氏双英”的人感到不可思议。而这本《我的叔叔》也成为重要的党史研究材料。很多利国利民的国策的出台,在陆景和陆书记的日常对话中初见端倪。

陆景,是一个有着特殊历史地位的人!

在中国崛起、领导全球的过程中。他创建的、当今全球唯一的超级财团和华财团发挥了至关重要、无与伦比的作用。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农历4月。基本都在公历五月份。而江州在5月初就进入夏季酷暑。景华科技园内,绿树幽幽。蝉鸣声动。

慕洁所在的软件基础研究二部在每年两次的旅游度假活动中选择了距离江州不远的云春。

白云山腰处的五星级酒店白云宾馆的桃花林中,桃花盛开。五颜六色,色彩缤纷。

慕洁很容易想起她往年在家《与陈伯之书》,“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些优美的句子描摹的是一幅江南秀美的风景,蕴藏的感情是爱国、爱民族。

她倒到没想这些,而是想起1月初。她得知陆景出狱后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喜悦去京城看他时,陆景给她说的话,“在江州去云春旅游过吗?有时间去看一看。”

慕洁脑海中浮起陆景清瘦、温和的脸庞,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正沉思着,同行的女同事笑着拉她去拍照,“慕洁,好了,别看啦。桃花没你漂亮!咯咯。来,我们一起合影。”

慕洁就笑起来。“胡姐,谢谢。”穿着清爽的清粉色t恤,宝石蓝的牛仔裤,身姿窈窕。落落大方的站在同事中间,对着镜头露出清浅的笑容,姿容绝美。

2013年7月下旬。经历约1年的动荡,景华通信重新夺回了国内手机市场芯片供应商的垄断地位、以及全球第一大手机厂商的地位。在最新公布的市场调查数据中。景华通信在上半年的市场表现非常优异。

景华为此发出内部通知,准备在7月26日周五晚。在徐华路丽都酒店10楼江南宴会厅举行庆祝酒宴。职员们可安排时间,自行前往,凭厂牌进入。

慕洁笑着关闭了oa邮件,拿起手边白玉般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她不怎么想去。这种酒会,相当于是一个正规的y。以她的美貌,只怕会给人缠得脱不了身。她中意的男朋友,可不是这样的。

慕洁托着香腮,看向窗外的天空想着最近景华公司的形势。上午时分,沐浴在阳光中的高楼大厦、青翠的竹林仿佛都拖出一丝清幽的阴影。

这一年来,景华通信和苹果公司、高通公司在美国打了大半年的官司。最终以和解告终。但和解,对景华是有利的。

失去史蒂夫乔布斯的苹果公司再无力对景华在消费电子领域的霸主地位形成挑战。

而高通公司只能和景华在高端芯片领域竞争,但优势已经不大了。至于低端的市场。宝岛的电子企业被和华财团系的公司横扫。mtk败退。而有**倾向的台积电给赶出了大陆市场。取而代之的是国企:中芯国际。

据说,在芯片代工领域呼风唤雨的大佬,台积电的董事长张仲谋亲自前往京城求见陆景。但连陆景的面都没见上。最终是杨显转了一句话,让他离开。

台商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

慕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两岸统一,经济先行。台积电是宝岛的电子工业的核心基础企业。

这时,身边突然传来脚步声,慕洁轻盈优雅的转身,就见校友张东笑着走过来,“凯瑟琳,后天晚上的酒会你参加吗?”

张东参加工作一年,业绩突出,最近提拔成了一名小组长。年薪差不多有15万。他想要正式展开对慕洁的追求。

慕洁微笑着摇头,国色天香,“我有点事,就不去了。”

张东有点着傻眼,急迫的劝说道:“凯瑟琳,这和学校的酒会不一样。公司的高层都会参加,还会发表讲话。”

慕洁微抿着粉润的嘴唇,轻笑着道:“张东,我真不去!”

穿着长款白色针织衫的胡姐一身ol风格,笑盈盈的抱着一簇鲜花从办公室外进来,走到慕洁这里。“哟,小张也在啊。慕洁。楼下又有人给你送花哦。我帮你拿上来了。”

胡姐笑着将花放在慕洁的办公桌上。花香飘散,沁人心脾。前些天。有人用百元的纸币组成的玫瑰花送给慕洁。把她羡慕得不要不要。可惜,慕洁没有接受。

慕洁无奈的抱怨道:“胡姐,你这也太热心了。”胡姐不送上来,她是收不到花的。公司的保密制度很严格,这种来历不明的物品肯定上不来。

“我不是想着总有一款适合你的吗?喏,有情书哦,我先声明,我没看啊!”胡姐咯咯娇笑,拍拍张东的肩膀。笑着离开。这傻小子肯定没戏。

张东神色复杂的看着桌面白色的玫瑰,反省道:他的方法好像有问题啊。

慕洁好奇的将随意的叠成一个方块的青色便签从花丛中拿下来。这怎么看都不像情书。情书是要用精美的信笺叠成心形的。她知道花店有这样的服务。

展开便签,就见一行漂亮的楷书跃然纸上:“凯瑟琳,想要泡你的人给你送花了。祝安好!”

慕洁嘴角禁不住浮起一抹会心的笑容:是陆景送的花。陆景被带走的那天下午先是来她的办公室找她。她当时问陆景“是不是想泡她?”不是她泼辣,而是因为那天是七夕!中国的情人节。陆景的举动很容易让她误会。

陆哥,你来江州了吗?

慕洁清纯的脸蛋上的笑容渐渐的绽放,明丽清艳。低头嗅了一口花束。怡然陶醉。

再仔细看看花束中的洁白的花瓣,原来是百合花!不是玫瑰。心里的惊喜倒是减弱了三分。百合花代表纯洁的友谊。

慕洁想了想,问道:“张东。你刚才说公司的领导会去。陆…陆总去吗?”她差点说漏嘴。

张东早给慕洁清新动人地面容打动,看她优雅怡人的动作、笑容,整个人都沉溺进去,给慕洁看了三秒才惊醒过来。尴尬的摸摸鼻子道:“应该回去。陆总对景华很重视的。”

据说,“摸鼻子”这个动作起源与香帅楚留香。据说,帅哥都会这么做。他学了一下这个撩妹的动作。

慕洁微微皱了下琼鼻。这个答案她不满意呢。但,她决定去会场试试。

能遇到陆哥。就当是邂逅。遇不到呢,她也不想去打他的电话问他在不在江州。

7月26日晚。张东和几个江大的校友西装革履,一起聚在徐华路酒店的大厅中等慕洁。

他知道慕洁今晚要来。前天,慕洁亲口对他说,今晚的酒会她会参加。这可把他兴奋坏了。唯一可惜的是,慕洁并没有答应做他的舞伴。

张东的同伴甲笑着拍拍眼巴巴的张望着酒店门口的张东的肩膀,“张哥,你真是牛逼啊,竟然把我们公司最美的大美人给约到了。”

张东苦笑着道:“我倒是想吹下牛逼,但问题是凯瑟琳没答应啊!”程序员的性格还是很实诚。但是最后一句凯瑟琳,还是显示出他和慕洁的关系超过一般同事。

众男就哈哈笑起来,打趣着张东。

同伴乙笑道:“张东,你放心。我们今天一定帮你抱得美人归。怎么样,要不要兄弟们扮一下恶人,让你有一个英雄救美人的机会。”

张东有点心动,嘴里说道,“这不大好吧!”

正说笑着,门口大厅处,走进来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的美丽女郎,手提着名贵的手袋。一甩一甩,精致洒脱的现代时尚都市女郎。修身的黑色长裙承托出她的曼妙身材。裙摆下一截粉藕般的小腿纤细笔直,无比诱人。银色高跟凉鞋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哒哒”的仿佛敲落在人的心头,让人的心跳随着她悸动。

华丽性感的都市女郎,靓丽的不可逼视,耀花了张东等人的眼。

慕洁冷艳的走过。心里忍不住噗嗤娇笑:至于吗?话说她今天可是特意打扮过。想想倒也正常。白嫩的小手按了电梯按键,先上了10楼。

她可没和张东约会。她只是想来见给她送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