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17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中)

第2017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 中 [ 返回 ] 手机

徐华路丽都酒店在江州,在全国最为出名的便是14楼的咖啡厅。这间走廊咖啡厅可以眺望到江州的三大湖之一:波光飘渺,如明镜般的北湖。

景华通信公司今晚举行酒会的地点位于10楼江南宴会厅。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中,慕洁站在角落着中,看着在宴会厅的讲台上发表讲话的周复生、杨显。心里有遮掩不住的失落。

周复生、杨显的讲话很简短,只要是说明当前景华的情况,鼓励大家继续努力。

半个小时后,酒宴正式开始。今晚,国内最好的乐队黑豹组合被邀请来到现场,演奏舞曲。

穿了一身黑的慕洁冷艳妩媚,艳压群芳。从不断的有人走过来和她攀谈来看,风头甚至盖过了那位穿着米分色半透明礼服装且露出出雪白大腿的漂亮女主持人。

慕洁受过良好的礼仪训练,她身上优雅从容的气质,在酒会中宛若璀璨的明珠般夺目。女主持人比不过也属于正常。

张东、同伴甲、同伴乙等人在慕洁身边充当护花使者,顽强又无果的抵挡着一的搭讪者。

慕洁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场面,正在和她说话的是一个部门的部长。快四十岁还没结婚,竟然来和她搭讪。她简直快要无法忍受。正要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托盘上时,耳边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凯瑟琳,这么受欢迎啊?”

不是陆景是谁?

“呀,陆哥…!”慕洁惊喜的向陆景面前走了两步,娇美精致的容颜绽放出迷人的笑容。

许久不见,陆景的面容还是那般清瘦。这一次,胡须打理的很干净,让他看起来约为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穿着很随意不知道名字的名贵浅色商务t恤、黑色的西裤。身姿挺拔。一口带着京韵的普通话。

香气扑面。看着美丽的慕洁微微仰着她清丽的容颜惊喜的打招呼,陆景就笑,“凯瑟琳,看来我来的很及时。”

“陆哥…”慕洁禁不住俏脸微红,娇俏的娇嗔。她醒悟过来。她表现的太热情了。

陆景呵呵一笑,招手让侍者送来红酒,和慕洁轻碰了酒杯,笑着道:“我本来在14楼喝咖啡的。听说楼下有个艳压群芳的大美女,赶紧下来看一看。”

慕洁娇美的轻笑,明眸微嗔,“陆哥,你又骗人!不过。再说几句吧。我不介意听你恭维我的美丽。我今天出门都打扮了1个小时呢。”她不知道陆景从哪里来,但觉得不是听到她在酒会里艳压群芳才过来看她的。陆哥哪有那么无聊啊!

陆景就笑起来。

久别重逢,他和慕洁倒是有很多话题可以聊。但是慕洁即便是挪了几步,没停留在原地,还是酒会里的焦点人物。

片刻,酒会里响起舞曲的前奏。这时,张东走过来,邀请道:“凯瑟琳,可以邀请你跳第一只舞曲吗?”他不认识陆景是谁,颇有敌意的看了陆景一眼。

陆景不置可否。景华的酒会大多时候带着内部交际的性质。程序员嘛。都是宅男,要给他们创造和女生接触的机会。他不会干涉慕洁的私事。

慕洁为难的看张东一眼,说:“我有舞伴了。张东,改天吧!”

张东不肯离开,只是看着慕洁。

慕洁无语,这个愣头青,气死人了。没见她在和陆哥聊天吗?扭头看向陆景,“陆哥,我们跳一支舞吧!”

陆景微征了下,就笑着答应下来。“行啊!”挽着慕洁修长白皙的手走进酒会正中的舞池。

和慕洁这样美丽的女孩子亲近,为她解围,他当然是愿意的。只是他的情债背得太多,现在即便是雅典娜在面前。他都不会去追。最多欣赏下。

张东嫉妒的看着舞池中,陆景的手放在慕洁纤细柔软的腰间,和她左手相握,随着音乐轻轻的摇摆起来。

慕洁没说假话,她今天确实是特意打扮过。只是跳舞,怀中佳人的幽香时时传来。令人心猿意马。

陆景说话转移注意力,“凯瑟琳,刚才是你的同事?”

慕洁心里本来还有点生气,听得一笑,说道:“陆哥,现在这间宴会厅里,谁不是我的同事啊?你不也是吗?”

陆景给慕洁近在咫尺,明艳如花的笑容给晃了一下,笑道:“那确实。我们俩也算是同事。慕同事,你今天很美啊!”

慕洁微笑着道:“谢谢。”娴熟的跳着舞蹈,慕洁道:“那位同事叫张东,和我是江大的校友。最近想要追求我。我对他没感觉。”

陆景点头笑道:“嗯。感情这种事不能强求。凯瑟琳,你十七岁时就是国色天香。我当时见到你就觉得你长大了肯定是‘祸水’,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一屋子人都为你倾倒。”

慕洁嗔道:“陆哥,祸水是贬义词吧!”慕洁明眸娇嗔,那清纯的脸蛋在宴会厅柔和明亮的光下熠熠生辉,仿佛幽谷中一株散发淡淡幽香的幽兰。

陆景感觉一瞬间心跳都加快了几分,由衷的赞道:“凯瑟琳,你今晚真美。”

慕洁好笑的道:“陆哥,你怎么追到那么多美丽的女子的呀!赞美的话翻来覆去就这一句。哦,你不是挺讨厌我有英文名的吗?现在倒这样叫我?”

陆景笑着摇头。

一曲还没跳完,陆景和慕洁就成为焦点。倒不仅仅是慕洁的美丽,而是因为陆景和慕洁的舞姿都很流畅。压着舞曲的节奏在跳,很有韵律感。

因而,等这一首舞曲跳完后,等在舞池边想要邀请慕洁跳舞的男人已经排成了长队。

慕洁一看这架势,感觉有点发怵,她今晚可没有带保镖。忙求助的看着陆景,“陆哥…”

陆景护着她快步离开宴会厅,等到了一楼酒店门外慕洁的白色昆成汽车边。陆景手扶着汽车,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这阵势实在太夸张。

慕洁打开车锁,咬着嘴唇娇嗔道:“陆哥,你还笑呢!不许笑啊。看我的笑话不是?再笑。我找熊姐投诉你欺负我。”

“行,行!我不笑了。笑累了,歇一会。”陆景好不容易收敛了笑容,问了慕洁能不能开车。坐到她车的驾驶座上,开车送她回新丰公寓7号楼的公寓。

刚启动车,陆景的手机就响了,陆景看看号码,道:“凯瑟琳。说曹操,曹操就到。”说着接了电话,是熊玉娇打来的。陆景笑着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慕洁刚才带上耳机了,这时摘了耳机,“扑”的眨了下她那双清澈流光的眼珠子,“陆哥,熊姐催你回家啊!”她是很聪明的女孩子。以熊姐提起陆景的语气,就知道熊姐肯定把心陷在陆哥这里了。

“没有。知秋,问我是不是在泡妞?我说是!”陆景微微一笑。知秋那小妮子刚刚气的嘟嘴挂了电话。知秋那刁蛮的性子哦,这辈子怕是改不了。

“嚯!”慕洁小巧的琼鼻微皱,小嘴微张的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哪有啊!明明只是在说笑而已。

慕洁在江州的住处是叶静雨2003年从高逸手中买下来的公寓,位于新丰公寓7号楼。

陆景今晚本来也是要回新丰公寓5号楼,温雪、温蓝从南海家里回来,带了不少特产,今晚在新丰公寓招待大家。玉娇、雨绮、小妩、景子她们几个都在。他送慕洁回新丰公寓刚好是顺路。

抵达新丰公寓楼下,环境幽雅。路灯的灯光柔和的落在新丰公寓小区内的花坛、灌木、马路、树林上。

慕洁住在7号楼10层。两间四居室的房子给打通,足有400平米。宽敞、通透。家居一应俱全。慕洁脱下银色的高跟鞋。光着脚,踩在原木色的木地板上,仪态优雅。给陆景冲咖啡,说道:“陆哥。你稍坐一会儿,马上好。”

“行啊。”陆景第一次到叶静雨这间公寓来,在客厅里转了转,在阳台上给叶静雨打了个电话。这妮子还在建业带一岁大的女儿。说起来,静雨只比他小一岁,但他经常将她当做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正聊着。夏季的夜晚突然下起暴雨。陆景和叶静雨聊了几句,挂了电话,走进宽敞的客厅中,慕洁正在落地窗前看雨,手里捧着一个白瓷咖啡杯,上面画着一只可爱的小浣熊。

陆景嘴角泛起一丝无奈,和慕洁一起在窗边看雨,抱歉的道:“凯瑟琳,打扰你了。”深夜里在人家女孩子的公寓中,确实影响别人的休息。

“没事,我平常睡的也不早。才九点半。况且,明天周六呢。陆哥,我觉得你倒是要好好想想晚上回去怎么交代哦。”慕洁展颜一笑,取笑道。

陆景笑着耸耸肩,喝着咖啡转移话题,“上次给我说你找男朋友的事情,有眉目了吗?要不要我帮忙把把关。”

“哪有那么快!”慕洁没好气的白陆景一眼,陆景这是在“反客为主”,回敬她刚才的取消。

“那可要抓紧,江州的房价还是会温和的上涨。”陆景就戏虐的笑道。

慕洁禁不住拿脚踩了陆景一下。白生生的小脚,落在陆景的袜子上。夏季的袜子很薄,陆景下意思的去看她的脚,光洁如玉,十个指头很漂亮。陆景一瞬间倒是想起恋-足-癖这个词来。

慕洁确实美的有点颠倒众生。精致无瑕。浑身上下都透着美感。黑色的长裙贴身:细细的腰肢,青涩又浑圆的美-臀,展现出的修长完美身材令人垂涎欲滴。

慕洁在踩陆景的一下,就觉得不对。她的动作更像是挑-逗、调-情,见陆景看她的脚。不知道怎么的,俏丽白腻的清纯脸蛋上就浮起两朵红晕。她知道古时候,女孩子的脚是不能给除了丈夫之外的男人看的。她刚才其实没想那么多。

慕洁羞涩的退后两步,见躲不过陆景的目光,就有点生气,再走近两步,郁闷的道:“陆哥,不许看了。”

陆景再一次的赞叹,“凯瑟琳,你真是美丽啊!”雨夜里和一个美的颠倒众生的性感时尚女郎在落地窗前看雨闲聊,那不经意的一抹风情,让他都要为之倾倒。心里有一些细微复杂的情绪浮起来。

慕洁就愣了下,这是陆景今晚第三次夸她。别看她表现的轻松,但她心里也有心虚荣、欢快的情绪浮起。要知道,她此刻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带着王冠的人。整个欧洲的贵族和商人都曾经匍匐在他的脚下。

慕洁虽然不知道前不久陆家的力量增强,但她从不怀疑陆景会重现罗斯柴尔德家族第六帝国的辉煌。

她不由得想起一年前陆景在她面前被带走的情形。她当时震惊得懵了,许久才给熊姐打电话,在陆景消失的那2个多月的夜夜里,她都在关注着和华财团的动向,希望找出蛛丝马迹。

那种感觉,让她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那还是她么?所以,她会在得知陆景出狱、安全的第一时间内,从江州飞到京城见陆景。陆景和她聊了很多,虽然没有涉及他被带走的事情,但整整一下午谈的很愉快。她很开心。

在陆景前些天送花给她时,她看到百合而不是玫瑰却会觉得失落。在今晚没见到他时,心里的难受。在见到他时的惊喜,都忍不住想要和他单独待在一起说话。只是酒宴里很吵呢。

所以,陆景在楼下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她就会带他上楼到她的公寓里稍坐。她内心里未必没有和他亲近的想法。深夜里,让一个男人来她的公寓…

慕洁心里浮起娇羞的情绪,娇柔的嗔陆景一眼,道:“那,陆哥,你这算是爱上我了吗?”

陆景也给慕洁的话问的心跳略加速,禁不住双手扶着她柔软的香肩,看着她透着清凉气息的美眸,坦承道:“我想,我有一点…,凯瑟琳,我们再跳一支舞好吗?”

慕洁就白陆景一眼。跳舞是社交场合,男女光明正大的暧-昧。但她美眸流转,这一眼娇嗔带着诱人难言的妩媚。双手情不自禁的扶着陆景的腰。这几乎就是同意。慕洁心里羞得差点想转身逃走。只是,下一秒就给陆景抱住了。

在怀。慕洁的黑色长裙裹得上身紧紧的,露出令人喷鼻血的美妙曲线。淡香环绕,时尚靓丽的性感女郎就在怀中,看着慕洁诱人犯罪的红唇,鲜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脸蛋,陆景心中就是一阵火热。

“陆哥,我们可以开始了。”慕洁娇羞妩媚的提醒陆景,似嗔还笑。

眼见面前明艳女郎笑语嫣然,妩媚动人,陆景心里就是一荡,搂着慕洁的纤腰在无声中,在木地板上,轻摇着舞步。

跳舞不是重点。

陆景轻轻的吻着慕洁的额头、睫毛、脸蛋,手抚在她的俏臀上。慕洁呼吸都急促了几分,她知道陆哥接下来要吻她的嘴唇。那将是她的初吻。娇怯的羞涩中带着期待,但她终究没法去催陆景。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呢。

陆景开始吻的很轻,蜻蜓点水。慢慢的,变得火热。难以自制。吻的两人都动情。

许久之后,慕洁脸上的红云未消,娇媚无端,推开陆景。羞涩的快步往卧室里躲。到门口,回头娇羞的道:“陆哥,我想恋爱了!你追我,好吗?”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米分黛无颜色。。

ps:早起码字!

我觉得我今天就能结局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