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18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下)

第2018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下)大结局

陆景很多事情对身边的人来说是没有秘密的。他追求慕洁的事情很快就在关宁、唐雨瑶、墨静雯、宋雨绮、温雪她们的小圈子里传开。

慕洁这边呢,应为陆景和她一起露了几次面,倒是让所有人的都知道景华公司研发部门的这个大美人已经名花有主。想想,倒也正常,她都23岁多。

只是,研发部的软件工程师们很不忿,到底是那个混蛋在众多程序猿们的守护下,钓走了他们部门的名花。

慕洁在景华通信公司的码农生涯不得不提前结束,在8月中旬正式向公司提出辞职。真要让同事们探查出来陆景是她的男友,她的形象估计都得毁了。

陆景在江州一直待到了9月上旬。从云春和慕洁度假回来,听雨瑶打电话来说:民大在教师节派人送了礼物到家里。问他什么时候回京城。

“我中秋节回京城。”

唐雨瑶笑吟吟的道:“哦。那你抓紧时间啊!过两天,董冰要从南非返回香港述职。到时候,董总预计要退休,推动董冰接手龙盛国际,你少不了要在香港坐镇几个月,确保龙盛国际权力顺利交接。”

陆景就笑,“雨瑶,我又不是镇宅神兽。我相信董冰在南非锻炼了这几年,有能力掌控全局。”

抓紧时间做什么自是不必说。但其实,他和慕洁的感情在第一次接吻的那个雨夜上就已经点燃。现在的追求,只是两人在享受那种谈恋爱的感觉。

唐雨瑶咯咯娇笑,“少糊弄我啊。丁灵姐和四大花旦她们可都是在香港,你去了不得多住几天啊!”

陆景微微一笑,想起那些如花红颜,和雨瑶说了几句,挂了电话。下午的阳光落在别墅的阳台上。景华公寓在午后时分很安静。一幢幢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宁静。

见陆景挂了电话,穿着性感的亮灰色半透明吊带睡袍。依偎在陆景怀里的竹下景子轻声道:“陆哥,唐姐的电话啊!”她一度以为她再也回不了江州,去年12月份在京城见到陆景时,她情绪激动。

陆景微笑着点头。轻抚着竹下景子乌黑如云的秀发。美人如玉,曲线毕露。看看手表,“景子,温雪她们要来了。我们出去吧!”

“嗯。”竹下景子乖巧的起来,娇羞的亲吻陆景的脸庞。在他耳边柔声道:“陆哥,我喜欢这样给你抱着度过下午的时间。”

陆景笑了笑,能感受到眼前优雅、纯净美人的情意。景子今年已经大学毕业。待会天海莱阳、费秋雨她们过来就是商量毕业后做什么?他要离开江州一段时间,打算将这些事情安排好。

约下午三点多的样子,温雪、温蓝、墨知秋、天海莱阳、费秋雨一起到景华公寓16号别墅。

16号别墅在景华公寓区的东北角,两栋红顶白墙的乡间别墅模样的房子隐藏在绿树丛中。几辆豪华的轿车仿佛轻灵的小猫悄悄的滑进来。

陆景和几个美丽的女孩一一拥吻,亲昵的爱抚着她们,让景子将准备好的罐装绿茶拿到书房,在别墅的书房里闲聊。

墨知秋看了一眼竹下景子性感的装扮,漆黑的美眸滴流的转了转。“陆景,天气有点热,我过来时出了点汗。先去洗个澡哦!”江州在九月上旬和夏季没什么区别。

陆景笑着点头,温声道:“去吧。这里的浴室,你都熟悉。”

玉女轻奢风范的墨知秋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她的美丽连女人都会嫉妒,妩媚的娇嗔陆景一眼,这才离开。

几个女孩捂着嘴吃吃笑。这句话信息量很大哦。刁蛮的知秋姐在陆哥面前一般都会“吃亏”。

这一年来,陆景其实已经处在退休状态。温雪、温蓝作为他的御用厨师,带着厨师团队跟着他到处跑。温雪想要留在陆景身边照顾他的起居。

温蓝对学生的生活还有所怀念。她想要等明年陆景晋升为民大的副教授之后,考陆景的研究生。

墨知秋还在燕大读虞教授的研究生,预计毕业后,会跟着明雪一起学习基金投资。打理陆景红颜们的财富。

天海莱阳还在考法律研究生。事实上,随着本科扩招,早就有大学毕业即失业的说法。到2013年,想要当律师,仅仅凭着本科生文凭可不行。她想要去美国哈佛法学院进修。未来,成为公益组织的律师。

费秋雨对未来并没什么规划。对要回宝岛开小吃店的梦想。她觉得要缓缓。她现在想着在陆景身边就行。

竹下景子差不多,她想留在陆景身边。不过,她的想法比费秋雨更“激进”。她现在就打算怀孕。只是,陆景一直不让她这么早就有小孩。

正说说笑笑,墨知秋洗过澡,换了一身清爽的天蓝色比基尼走进来。美的一塌糊涂。她这是打算和景子“较劲”啊。她的美丽和景子的美是不同类型。

大家正惊讶的说话间,敲门声响起,就见慕洁提着一个保温瓶在书房门口。穿着白衬衣,高腰的印花裙,典雅低调的颜色,复古的款式,穿出优雅名媛风,华丽浪漫。

她明艳清丽的玉容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不满的道:“陆哥,你在追我的时期,至少要专心一点吧!”这一屋子美女呢,她身为女人,眼睛都要看花了。

陆景尴尬的揉揉眉心,对几个女孩道:“我和凯瑟琳聊一会。”说着,起身离开书房,和慕洁到别墅二楼的小客厅中。他对慕洁确实爱上她的感觉。

慕洁将保温瓶打开,香气四溢,是煲好的鸡汤。慕洁去厨房里拿了碗,沉默的给陆景盛了汤。坐在陆景身边看他喝汤。

陆景轻抚着慕洁清纯的脸蛋,肌肤滑嫩如玉。弹软细腻。绝色美人。轻声道:“凯瑟琳,你生气了?”

“我气得过来吗?又不是不知道你!今天心情有点不好。你喝啊,我专门给你堡的。放心!我的手艺比不上温雪温蓝那对双胞胎,但比一般的水准要高一点。”慕洁红唇微张,在陆景递来的白瓷调羹上轻抿了一口,说道。

陆景将她抱到腿上来。慕洁挣扎了两下。终究是顺着陆景的意思。丰盈婀娜的臀部贴着陆景。她其实真生气着。

香气满怀。陆景单手搂着慕洁柔软纤细的蛮腰,一边喝着汤一边问道:“什么事情,方不方便告诉我?”

慕洁轻叹口气,“我辞职的事情。家里知道了。我小姨给我打了电话,希望我回爱尔兰到NASPA都柏林银行任职。她凭什么管我?”

陆景诧异的道:“你和你小姨关系不好?”

慕洁没回答,而是有些生气的道:“陆哥,你们男人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

陆景苦笑。他是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

慕洁粉润的嘴唇微微撅着,气恼的道:“她和我妈是亲姐妹。在我妈病重的和我爸好上。我恨死她了。偏偏我那个傻哥哥,还和她关系好的很。”

陆景就愣了下。他对慕洁小姨汪莜的印象主要来自董家的董京。他是汪莜的爱慕者。陆景自己和汪莜接触过几次,她是属于那种成功男人背后一定会有的女人。只是,没想到她在慕洁心中竟然是这样的形象。当然,慕洁的父亲慕修确实是很帅,很有前途,对女人而言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陆景沉默的喝着鸡汤。慕洁其实只盛了一碗的份量过来。他五六分钟就喝完,思索着道:“应该没这么简单吧?凯瑟琳,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陆景起身,到卫生间里洗手。慕洁跟在陆景身边。在午后清幽的卫生间洗漱台前给陆景说着积压在她心中的陈年旧事。

陆景听完,禁不住笑道:“凯瑟琳,男人在经受挫折的时候,需要女人的安慰。你不能指责你小姨啊。你父亲生意受挫,妻子重病即将死亡,她安慰你父亲没有错。”

慕洁气道:“难道要非用那种方式?”

陆景笑着抱着慕洁,在她耳边道:“那是女人最温柔的手段。”

慕洁没好气的瞪陆景一眼,心里倾向于接受陆景的解释,顺着陆景手上轻微的力道,微微斜倚在洗漱台前。和陆景面对面,给陆景吻了一口。俏脸微红。妩媚的道:“干嘛啊,你想试试我的温柔啊?你得把我的好感度刷到100%再说,你今天下午可是减分不好哦。”

陆景就笑。“那让你试下我的温柔好了。你在我这儿好感度早刷够100%了。”

慕洁娇嗔的白陆景一眼。有区别吗?

幽静的洗漱台前,阳光从卫生间的窗户落进来。略显暗淡的光线中。慕洁一副含羞带怯的绝美玉容。白皙的脸蛋,小巧挺直的鼻子,娇润嘴唇,再加上白天鹅般优美修长的脖子。白衬衣下****高高耸起。宛若一朵璀璨明艳的娇花,惹人怜爱。

陆景本来只是戏弄下慕洁。心里忽而涌起一些感动的情绪,他能感受到这个美丽女孩对他真切的情意,“凯瑟琳,你不要去爱尔兰,留在我身边给做我的助理。”

“嗯。”慕洁点点头,轻轻的闭上眼睛。

董冰在龙盛国际内部的权力交接非常顺利。陆景在香港度过圣诞节后才返回京城。

在陆景淡出,董坤城退休情况下,和华财团的核心三人组就剩下莫心蓝还在职。她成了这家世界一流财团的新的掌舵人。《时代周刊》送上近乎诌媚的赞美词。

当然,陆景的影响力依旧在。他是和华财团的精神领袖。

翌年年末,陆景担任民大助理讲师的第二个年头,他被评为民大的副教授职称,进入学术圈。并允许在当年报考的本科生选择研究生。

2015年,三月早春,杨柳依依。江州新月湖的湖心路上,陆景和慕洁在两车道蜿蜒的湖心路上漫步。

慕洁气质清新明媚。浅蓝色衬衫肩膀上一朵红玫瑰刺绣,配单排扣牛仔裙、小白鞋。

新月湖中水波荡漾,有老者在岸边垂钓。小木舟怡然驶过。

慕洁挽着陆景的手臂,在他嘴唇上亲吻,火辣又甜蜜,这就是她,“陆哥,你想什么在?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看着远处进入白玉山的马路上游人如织,陆景笑着摇头,“不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他确实是在缅怀在江州这些年的岁月。他的籍贯在杭城,家在京城,但生命中的故乡却是在这里。一切的一切,前世今生,都是这里开始、腾飞。

慕洁盈盈一笑,国色天香,“可是,陆哥,没下雨啊!你这可是牵强附会。”

陆景奇怪的道:“不会啊,我查了天气预报,今天江州有小雨的。”

“噗嗤!”慕洁一口笑喷,咯咯娇笑,形象全无。实在忍不住了。

正笑着,几滴小雨落下来。慕洁嚷道:“陆哥,真下雨了啊。”

“凯瑟琳,快打电话叫司机来接我们啊,我们俩没带雨伞。”

欢快的笑声在湖心路回荡。半个小时后,陆景和慕洁坐车抵达景华公寓16别墅门口。此时小雨早停了,又是三月风光。

忽而,几只燕子从屋檐下掠过。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陆景和慕洁下车。关宁、卫婉仪、邵秋兰,黄紫琪,何梦瑶,何梦明、唐雨瑶、李菲菲、丁灵、陈笑、宋雨绮聚在门口说笑,见陆景回家,各自轻笑。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