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09 三个女人一台戏

009 一台戏

热腾腾的肉菜总要慢一些,桌上的女人们随意挑拣着盘子上的绿叶,闲的无聊,又聊了起来,慢慢的大家把视线定格在了王宝玉,屋里唯一的男性身上了。

“宝玉,跟你干爹学的咋样?”副村长田富贵的媳妇刘小娟坐在王宝玉的前面,对低头吃菜的王宝玉问道。

王宝玉愣了一下神,将嘴里的芹菜使劲咽下后,说道:“刚开始学,早着呢!”王宝玉的话很实在,通过这一阶段的学习,他的确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很多。

“宝玉就别谦虚了!你们都不知道吧,宝玉还真有两下子!上次说我有财运,真的就有,我算是服了。”说话的正是李秀枝,凭空发的小财至今让她非常兴奋。李秀枝按理说不该坐到这,但马顺喜向来对漂亮女人表现的非常“亲民”,所以李秀枝一到就被安排到“雅间”了,这让郑凤兰狠狠的瞪了他两眼。

李秀枝的话,显然让在座的妇女们很惊讶,她们没有想到,这个毛头小子,竟然也会算命,随后就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宝玉,给我也看看,最近的运气咋样?”会计张时趣的女人王艳秋说道。

“还不会看呢!”王宝玉断然拒绝,心想:“看个头,老子还要大吃一顿,解解馋呢!哪有功夫跟你们这些娘们扯这个。”

“呦!二流子学上了算命,谁的脸也不给了。不看就算了,算了也不见得准。”说话的是一个胖女人,就坐在王宝玉的身边,谁啊?村支书迟立财的女人李翠苹。

王宝玉也没说话,看她的样子就让人讨厌,一张圆圆的胖脸,斑斑点点的红通通像个烂苹果似地,她就该叫李烂苹而不是李翠苹。

李秀枝看了王宝玉一眼,本来还想帮着王宝玉说话,但是坐在村官女人的席上,也不愿意得罪人,于是就闭口不说话了。

眼看有些冷场,坐在主位上马顺喜的女人郑凤兰赶忙打起了圆场,说道:“以前没留神,今天看宝玉长得文文弱弱,还真有几分书生气!”贾正道今天是他家请来的贵宾,为点小事她也不想得罪他的儿子。

王艳秋对于王宝玉的拒绝也并未在意,跟着说道:“就说呢,你看人家宝玉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要是戴上假头发,指定是咱这屋里最俊的!”说完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

刘小娟看到这情形笑着撇了下嘴,说道:“咋,听这话说的,谁长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敢情你嫁给咱们时趣兄弟亏了?幸好宝玉年纪小,这话要是时趣兄弟听到了还不急眼?”

“不小,不小,这个年纪啊正好!”李翠苹接过话来坏坏地说道。话音刚落,大家哄得大笑起来。王艳秋是这群媳妇当中最年轻的,三十岁出头,她显然招架不住这些女人的调侃,羞得满脸涨红,嘴里嚷嚷道:“好好的拿我开什么玩笑,待会那鸡屁股鸭屁股上来了,我看能不能堵上你们的嘴!”

王艳秋的话音刚落,热气腾腾的肉菜便由黑漆木盘托着呈了过来。闻这味,就知道这先上的是小鸡炖蘑菇。此时,大家都漫不经心的说着话,眼睛却一个个的都斜着往木盘上瞟,手中的筷子都捏的稳稳的,随时准备发动。待到盘子从木盘端上桌的瞬间,十几只胳膊便唰唰唰的挥向了这道菜。

王宝玉眼睛闪着亮光,早就瞄准了蘑菇中的露出的鸡腿肉,他举起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纷纷落下的筷子大军中,早先一步夹住了鸡腿肉。

王宝玉心中一阵暗喜,正想将肉夹回来的时候,另一双筷子,从身边同时发力,交叉着划过王宝玉的筷子,一声令人牙齿发酸的刺啦之声后,竟然几乎同时夹住了那块肉,而且力道之大,让王宝玉用尽力气也无法将肉夹回来。

王宝玉心中很来气,心想:“谁他娘的跟老子抢!”转头一看,正是李翠苹,这个胖娘们正一脸坏笑地看着王宝玉,似乎在说:“小样,想跟老娘抢食,还差远了呢!”

王宝玉小声说道:“翠苹婶,你咋和小辈抢食呢?你家也不缺这口吃的啊?”

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让桌子上的妇女们听见了,也看到了他们俩人的举动,哄笑声又充盈在整个房间。

李翠苹面不改色,挑衅的说道:“宝玉,你不是会算吗?怎么就没算到我也要吃这个鸡腿呢?”

王宝玉真的怒了,心想:“干啥玩意,真跟老子较上劲了,老子也没惹你啊!”这时,他忽然想起拉屎时偷听到支书迟立财和龚向军的对话,明白了几分,这个败家老娘们,指定是昨晚支书又罢工了,心情不爽。

想到这儿,王宝玉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坏笑,对李翠苹说道:“翠苹婶子,在你这真佛面前我哪敢卖弄呢?不过如果我说对你别人不知道的一件事儿,要是能把你逗得乐呵的,你就把这个鸡腿给我吃,咋样?”

“就凭你这点本事?好吧,凑着今天热闹,就给你次蹦跶的机会。说吧,说好了肉就给你吃。”李翠苹的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说道。

王宝玉坏笑着凑近了李翠苹的胖脸,小声说道:“婶儿,从面相上看,你双颊红赤,眉角下垂。如果侄儿没说错的话,你每天晚上都吃不饱,对吧?”

“啥?吃不饱?”李翠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随口反问道。

“我是说,迟支书,那事儿,喂不饱婶子。”王宝玉几乎贴到了李翠苹的耳朵边上,似乎都能咬到了一般,这个动作让在场的妇女们好奇的心里直痒痒。

“咋喂不饱?”李翠苹的脸噌的一下红到了耳后根,低声问道。

“嘿嘿,婶子,这事你还跟我装迷糊,面相上都带着呢,外强中虚,虽长而不坚,咋能喂饱?”王宝玉故弄玄虚的低声笑着说道。

李翠苹的脸红一阵青一阵的,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汉子不中用,她羞恼地说道:“吃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