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0 劝酒

010 劝酒

李翠苹情急之下,声音大了一些,满桌的女人们都听到了,纷纷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会计女人王艳秋问道:“翠苹嫂子,菜才上一半儿,这就吃饱了?”

李翠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狠狠瞪了王宝玉一眼,抽回了手中的筷子。王宝玉当仁不让,将鸡腿肉迅速放到了嘴里,大嚼起来,连剩下的骨头都嚼的碎碎的,噗的一声吐在地上,样子很是不雅。

“宝玉算准了?”王艳秋接着问道。

李翠苹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就在这时,王宝玉将油哄哄的嘴,又贴近她的耳朵边说道:“婶子别心焦,我不但能看出来,嘿嘿”王宝玉嬉皮笑脸的将一块蘑菇替李翠苹夹到跟前,接着说道:“我还能替婶子解决问题,管你吃饱。”

李翠苹刚开始虽然很恼,听王宝玉这么一说,心中一阵**不已,她立刻换上笑脸说道:“宝玉算得真是太准了,我也服了。”

“算的啥准了啊?”王艳秋的话很多,不停地问。其实,在座的每个人都想知道王宝玉算准了什么。

“额,宝玉算出来我有胃病,这不吃了点东西,胃口就有些疼呢!”李翠苹说道,王宝玉暗自佩服,这女人说谎,怎么比男人还厉害呢!

李翠苹的话,显然是非常权威,满桌的女人们,自此对宝玉刮目相看,李翠苹吃的比谁都香,大家谁也看不出来她有胃病,这么隐蔽的事情宝玉竟然能看出来,真是不简单,

于是一时间,大家宝玉长宝玉短的套起了近乎,每个人都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算盘。后面上来的肉菜,也都可着让王宝玉先吃,王宝玉一边哼哼啊啊的应付着她们,一边吃得是满嘴流油,这叫一个痛快。

半个小时过后,菜都上齐了,在座的女人们也都吃得差不多了,盘子基本上都见了底。王宝玉一手摸着滚圆的肚皮,一手用小手指指甲抠出塞在牙缝的肉丝,呃,仰着脸响亮的打了个饱嗝,显得心满意足。

在北方,大到饭馆,小到每家每户的饭桌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菜盘子大,分量足。然而,十六大盘的饭菜下来,有一个人却没有吃饱,这就是李翠苹,还不是因为脱口说了一句“吃饱了”,又说王宝玉算出自己胃口疼,哪能好意思再大吃二嚼的,只是象征性的又尝了几口。

半饱都没饱的李翠苹有些郁闷,但一想到假如王宝玉真的能让自己晚上吃饱,就算今天不吃饭也值了,恨不得这酒席马上就能散。

正当这时,马顺喜和村官们一起过来了,按照惯例,席间剩下最后一个节目,就是敬酒,女人们基本不喝酒,王宝玉虽然有些酒量,但这种场合,只管敞开肚皮大吃,也就没顾上喝。

“诸,诸位当家的,”马顺喜红头涨脸,打着酒嗝,口齿不清地说道。听到这种称谓,大家哄得笑了起来。马顺喜也咧着嘴笑了,接着说道:“感谢各位赏脸,这杯酒我先干了”。说完仰起脖一饮而尽。

这种场合下,女人们也都斟上了酒,在马顺喜干了之后,也都多少喝了一点儿。王宝玉却只是放到嘴边抿了一下便放下了。

“感情浅,舔一舔。宝玉,你做得不对,没真喝,我看出来了。瞧不起你马叔是吧?”马顺喜歪斜着醉眼,看到了王宝玉的举动,开着玩笑说道。

“马村长,这说啥呢?怎么会不给村长面子呢,实在是您孝感天地,置办的这席太丰盛了,肚子吃得饱,没空地了。”王宝玉拍着肚皮解释道。

“哈哈,你这小子说话倒是不得罪人。不过今天你干爹是我家的头等功臣,你就算肚子塞塞缝,也得喝杯酒给我个面子吧?”马顺喜说道,看样子他对于今天的活动也很满意,依然热情的劝着宝玉喝酒。

王宝玉拗不过,只得端起酒杯吱儿的一声灌倒肚子里,然后杯底朝天亮给马顺喜看了看,马顺喜这才喜滋滋的点了点头。

“行!你小子挺机灵,将来错不来,搞不好可以接你干爹的班。”马顺喜对王宝玉的表现很满意。

“村长就是有眼光,宝玉还真学到了一些本事,刚才给翠苹姐就算的很准。”王艳秋献媚般的说道。

“是吗?这么下去岂不是很快就超过你爹了?宝玉,来,再干一杯!就为了,为了什么呢?对,为了发扬光大优良传统!”马顺喜顿时有了慧眼识英雄的骄傲,没完没了的又劝宝玉喝酒。

马顺喜的女人郑凤兰知道他喝高了,拦下酒杯说道:“老马,你喝多了吧,逮着个半大孩子灌啥酒!”

一旁的村支书迟立财听到王艳秋的话,皱了皱眉毛,有些不快,自己毕竟是党的干部,自己老婆却公开参与这封建迷信的事,心想:“这败家娘们,净瞎惹事儿。”

迟立财脸色有些不快,对媳妇李翠苹问道:“你都瞎算些啥了?”

李翠苹在家里霸道惯了,完全不在乎迟立财的表情,满不在乎地说道:“咋了?宝玉就是看出来我有胃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我胎里带的老毛病了!”说完,给了迟立财一个眼色。

迟立财很是迷惑,自己的这个胖老婆,胃口好的顿饭就能啃一只烧鸡,什么时候有胃病了,他还真没注意。不过,迟立财还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没有算那些升官发财的事情就好,毕竟这些还不能放到台面上,因此,脸上挤出一丝笑,举起杯对王宝玉说道:“哦,原来宝玉还懂些医术啊,真是后生可畏。来,我也敬你一杯,希望宝玉前途无量!”

王宝玉咧咧嘴,干笑了几声,没办法,只能又硬喝了一杯,只觉得第二杯酒下肚,脸上火辣辣的发烫。

“小伙子,这样就对了嘛!大大方方的,该喝就喝,来,姐也敬你一杯,为啥敬呢?就敬这桌上唯一的爷们!”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村妇女主任叶连香,刚过三十的她,今天似乎刻意打扮了一下,卷发上的头油闪闪发亮,身着花格呢子宽肩上衣,下身黑色脚蹬裤提的十分笔挺,脚下一双方跟小皮鞋,脸上还擦了粉,似乎极力掩盖眼角冒出的鱼尾纹,离她十米远都能闻到她身上浓郁的雪花膏味儿。

王宝玉对于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自己是不是爷们也轮不上她来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