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2 治病

012 治病

等丁厨子兴冲冲地回到家,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里面的猪肉不见了,只有一块沾着牛粪的土块。这时,他忽然想起王宝玉说的话,不由脊背一阵发凉,难道真是狐仙拿走了肉,警告自己不成?丁厨子吓得一屁股蹲在地上,手里捧着那块牛粪直打哆嗦,敬也不是,扔也不敢。

此后,丁厨子放弃了杀猪炒菜的行当,家里还供起了钟馗,这都是后话。

王宝玉睡了一个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支书女人李翠苹扭着水桶腰来了。

李翠苹进屋后,跟贾正道和林召娣打了一声招呼,说是找宝玉好好看看时运,就径直来到了西屋。

王宝玉刚刚睁开惺忪的睡眼,猛得眼前一张烂苹果似的的女人大脸,还真吓了一跳,他一下子从炕上跳了起来,说道:“翠苹婶,你咋来了?”

李翠苹抬起一条腿坐在炕沿上,一扫往日的高傲,脸上堆着笑,说道:“宝玉醒了,婶子来找你给仔细看看运气,中午时候人多,不方便。”

王宝玉揉着发红的眼睛,打了一个哈欠,含糊地说道:“婶子,中午不是说了嘛!村里人都知道,婶子是个有福气的人,吃喝不愁的,只是谁家没点不如意的事儿啊,是不,婶子?”

李翠苹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兜里掏出了五张十元大钞,有些不舍地放在宝玉面前,说道:“这是你迟叔让我送来的,作为你给婶子看相的赏钱,你迟叔有这个毛病的事情,我们从来也没跟外人说过。”

王宝玉看着炕上整齐放着的五张十元大钞,眼睛直放光,这可是五十块钱,就这么容易的赚到了?要不是钱摆在鼻子前,还真有些不敢相信,他盯着钱看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李翠苹的话,让他明白了大概,肯定是李翠苹回家后学给迟立财听了,迟立财这是用钱来封住他的嘴。

事实上跟王宝玉猜的**不离十,李翠苹回到家后不久,迟立财也回来了。一进屋就问:“败家娘们,今天中午算的到底是啥?”李翠苹当然不肯让步,哼了一声,很是不屑地说道:“都是你这个中看不中用的软蛋货,让我中午差点丢了面子。”

一提到这事儿,迟立财就软了下来,陪着笑说道:“苹,王宝玉那个小兔崽子到底说啥了?”李翠苹就把中午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惹得迟立财不停骂王宝玉,骂归骂,他作为一个村的支书,当然不愿意让人背后说自己那方面不行,想了想,就让自己的女人拿着钱来了,不让王宝玉把这事儿传出去。

王宝玉大摇大摆地伸手把钱拿起来,揣进中山装的衣兜里,笑着说道:“婶子想多了,你的意思我明白,婶子放心,干我们这一行,看出来的事情绝对不会跟第二个人说的,这叫职业道德。”

李翠苹似乎还是不放心,接着问道:“宝玉,你真的不会说出去吧?”

王宝玉信誓旦旦的说道:“我们这行,要是泄露了天机,到时候祖师爷都不保佑,以后算就不灵验了。就是婶子让我说,我也不敢自毁前程啊。你说是这个理不,婶子?”

听王宝玉这样说,李翠苹彻底放松了下来,脸上乐得开了花一样。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和男人说开了那方面的事情,就不再扭扭捏捏,藏着掖着了。

这功夫,她已经忘记了王宝玉只有十八岁,她起身望了屋外一眼,使劲关严了西屋的门后,急切地说道:“宝玉,你说能给你叔看好这个病,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需要知道一下具体的情况。”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

“你都知道还问啥具体情况。不就是那个什么长而不坚嘛!”李翠苹还在要面子,支支吾吾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偷偷乐了,依然板着脸孔说道:“婶,这算命就跟看病似的,病症说的越具体治的也越好。出了这个门就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婶子怕啥!”

听到王宝玉这么说,李翠苹犹豫了下,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每次没捣鼓两下,软了,弄得婶子我上不去、下不来,空落落的。药也偷着用过,真是急死人。”李翠苹的话中充满了一种怨妇的味道。

这事儿也不怪李翠苹,那时候的农村,电视还没有几个,再说东风村四面都是高山,也没个电视信号,最多也就能听听收音机,效果也还不好。吃过晚饭后,睡觉前除了夫妻间的那点事儿,就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王宝玉看着李翠苹的大脸,沉思了片刻,心想,就这样一张烂苹果般的脸,哪个男人会感兴趣,也真是难为在村里呼风唤雨的迟支书了。

王宝玉装模作样的点点头,说“嗯,这个情况我了解了。”

提到这茬,李翠苹似乎还不解恨,接着说道:“还不是一般的不行,鹿鞭、牛鞭的也吃了不少,效果就是不大!”

宝玉嘿嘿笑道:“这牛鞭鹿鞭都是好东西,吃了多少管点用。”

“管是管用,要是不吃,都得我用手帮他捣鼓硬……”李翠苹越说越气。

“婶子,婶子,你渴了不?”王宝玉赶忙转移了话题,这女人真是,刚开始还不说,这说开了,啥都说。王宝玉虽然对这事儿明白一些,但是这么关着门和一个老娘们谈论,还真是有些尴尬。

“我?不渴啊!宝玉,这毛病能治好不?”李翠苹急急的问道。

“婶子,这个病要阳气充足的时候才能治,现在马上要到冬天了,阴气旺盛,不太适合,你再耐心等几个月,开春的时候你再来找我,到时候告诉你一个好法子。”王宝玉说道,他说能治,那是说大话,还是先推一推再说吧!也许过段日子,还真就想出了法子。

李翠苹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哀叹道:“那婶子就再守半年的活寡。”

王宝玉瞅着她那张胖脸有些不耐烦,心里盼着她赶紧走。任谁看着这张脸也没好心情,要是跟聊斋里演的,换上秀枝婶的脸还差不多。想到这,王宝玉眼珠一转,突然说道:“翠苹婶子,我可以给你一个一次性的法子,你回去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