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3 恶搞

013 恶搞

“什么是一次性?”李翠苹脸上泛起了喜色,感兴趣地问道。

“就是第一次好使,再用效果也还有,就是会差了些。”王宝玉解释道。

“一次就一次,如果行,婶子还要好好感谢你。”李翠苹的脸上泛起了春色,似乎看到了希望。

王宝玉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拿出了一本杂志,递给了李翠苹,说道:“婶子,你和叔办事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要做,只是躺在那里看这本杂志就行,记住,一定要翻开放在面前一尺的地方看,千万不要让叔看到你的脸,否则就不灵了。这药方婶子拿到后千万要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迟叔。”

“我就一个农村妇女,字认得不多,看不懂上面的意思了!”李翠苹皱着眉头说道,打小就不爱看书学习,为了晚上这点事,也太耗神了。

“嘿嘿,婶子,不是真让你看,只要有那个架势就对了。”王宝玉神秘兮兮的说道。

“只躺着,不看能行不?”李翠苹接着问道,

“婶子只要举着杂志,躺那里睡觉都行!”王宝玉说。

“这么神哪?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你啊,宝玉!”李翠苹头点得像鸡啄米一般,像请过圣旨一样双手捧过杂志,连声称谢。

在临行的时候,王宝玉笑嘻嘻地说道:“祝愿婶子今晚能玩得Happy!”他心情大好,想起了初中时学的“快乐”的英文,就随口用上了。

“嗨皮?什么意思?”李翠苹问,中国字都认不了多少,哪懂英文。

“嗨皮,就是一句咒语,婶子如果舒坦的时候,就可以喊,就会更舒坦。”王宝玉坏笑着说道,好在李翠苹没有看到王宝玉的表情。

“好!好!宝玉那婶回去了啊!”李翠苹拿到了法宝,急切切就往家赶。

贾正道夫妇看到李翠苹要走,客气的寒暄道:“他翠苹婶子,这就回去啊?不坐会儿了?”

李翠苹的心思不在这里,手里毕恭毕敬的捧着那本杂志,眼睛只顾望着回家的路,口里说道:“不坐了,不坐了,嗨皮,嗨皮。”这一路上,她不知道把嗨皮念叨了多少遍,生怕自己给忘了这神奇的咒语。

“她干啥来了?”贾正道奇怪的问宝玉。

“哦,没啥,就是些升官发财的事呗。”王宝玉含糊的答道。

林召娣不安的提醒道:“儿,遇到啥紧要的事儿多问问你爹,别自个瞎蒙,万一闹出个事儿来,这街里街坊的,以后不好说话。”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娘,你就放心吧,出不了岔子的,我心里有数。”

林召娣还是有些觉得儿子太过年轻,看看老头子只是点点头没搭腔,便也没再追问。

贾正道从兜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摞钱给了林召娣,说道:“这是六十,马村长给的。原先说好的是五十,管一顿饭,这么看到底是村长,出手就是大方多给了十块,说是六六大顺。你收起来放好吧。对了,给宝玉十块钱,买点衣裳鞋子什么的,以后常跟我出去,捯饬的体面点儿。”

说这话的时候,贾正道一脸神奇,好像多赚了村长十块钱,多大的面子似的。

林召娣接过去,抽出一张就往王宝玉兜里塞。王宝玉顺势接过钱放兜里,又把刚才李翠苹给的那五十拿出来,故作惊讶的嚷嚷道:“娘啊,这放进去一张,咋拿出来是六张呢?”

贾正道和林召娣都惊讶的张大嘴巴,他们哪能想明白这怎么多出这么多钱来。望着干爹干妈的表情,心情大好的王宝玉哈哈笑了,他拉过林召娣的手,把钱放在她手心里,说道:“娘,刚才逗你们呢。这是儿子今天挣得,都给你!”

贾正道拉过宝玉问道:“宝玉,你哪来的钱啊,这到底咋回事啊?”

王宝玉回答道:“不刚才翠苹婶来了嘛,就是送这钱的。中午她非让我算了算,我说她有胃病还真懵准了,她就给了我五十块钱。”

王宝玉没有说实话,毕竟答应了李翠苹,这点职业道德还是有的。

贾正道顷刻容光焕发,说道“行啊,宝玉,那你咋看出来她有胃病?你胡蒙的?”

“也不是全蒙的,迁坟的时候,我听到迟立财说给她买胃药了。吃饭的时候我俩还坐一块,她口气很重,一说话熏得我头疼,所以我就推测她有胃病,没想到还准了。”王宝玉越编越远。

贾正道乐得一拍大腿说道:“宝玉,这术士啊,不止要掌握书上的学问,还得学会察言观色,我看你能还真是做术士的料!我给你的那些书,你可得好好学,将来赚钱就容易,比做农民强!”

“嗯,爹放心吧,翠苹婶说,今天找我算的要能算准,还给钱呢!等赚了钱,我就给娘也买两个金镏子戴戴,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王宝玉毕竟孩子脾气,搂着干妈撒娇的说道。

“呵呵,我的儿,娘这把年纪,戴那烧钱的玩意干啥啊!”说归说,林召娣还是满心喜悦的,今天又有肉吃又有进项,更有个孝顺儿子,怎么好事都让她摊上了?林召娣心满意足,心中暗想,等过年一定多烧几柱好香,感谢佛祖的保佑!

晚上吃肉,林召娣还是给了王宝玉十块钱不提,吃完饭,王宝玉又回到西屋,重新躺在**发起了愁,这李秀枝求子,李翠平求快活,归根结底不都是**那点事儿嘛,可是这壮阳的问题哪里能这么简单解决?

提到李秀枝,王宝玉不由想起她男人张大柱,最近一段见到自己老是虎着个脸没个笑模样,主动跟他搭话,他也是不阴不阳的,不知道中了啥邪。

这不几天的功夫,明年春天就有两件棘手的问题要解决了。

王宝玉左思右量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轻率了,要是春天还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岂不是自砸饭碗吗?自己也是要面子的人,万一那俩娘们嘲讽几句咋办?

头疼,哎,王宝玉叹了口气,不想了,拉过被子倒头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