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4 三点五

014 三点五

东方鱼肚泛白,东风村又迎来了新的一天,王宝玉早早起来,闭目敛气,盘膝打坐。昨晚干爹又给了自己一本古书,是道家的一本所谓的天书,上面画了一些符咒,王宝玉虽然年轻,但没有早晨恋床的习惯,农村天亮之前什么也做不成,既然书上写了些通过打坐修行转运的方法,他自然而然的照着练了起来。

打坐了半个小时,王宝玉感觉身心很是舒畅,颇有些收益。这时,干妈林召娣过来让他吃早饭,他急匆匆地喝了碗粥,又回到屋子里,捧着《麻衣神相》看了起来。

人都说,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这话还真不假。

“宝玉在家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即,副村长田富贵的女人刘小娟就闪身进了屋。

刘小娟个子不高,却也眉清目秀,一头齐耳短发,走起路来一阵风似的,显得很精明干练。说起来,刘小娟也算是读过书的人,在东风村里,有个公开的秘密,就是田富贵能有今天,离不开刘小娟背后指点江山。当然,田富贵的人缘还是不错,是村官里最亲民的。

“小娟婶子,你来了。”王宝玉放下书,跳下炕客气的说道。

“宝玉,婶子今天来,就是想让你看看我家富贵的运气怎么样,昨天人太多,婶子也不好意思问。”刘小娟开门见山地说道。

“婶子,这事最好是本人前来。”王宝玉说道。

“宝玉啊,你不是不知道,你富贵叔咋说也是村里的干部,这种事儿,不方便出头。”刘小娟面带难色地说道。

“这样的话,我就试试看,准不准的,婶子多担待。”王宝玉委婉地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婶子不是纳闷嘛,算不准也不会怪你。”刘小娟呵呵笑着说道。

王宝玉仔细端详着刘小娟,这眉毛长的不错,一丝不乱,不浓不淡,算是上等。更主要的是,两条眼眉的上面,各有一个小小的黑痣,位置很是对称,眼睛也很有神,这都是旺夫的标志。

王宝玉的举动,换上平时,刘小娟一定早就恼羞成怒,除了自己的男人,还没有人这样盯着自己看,不过既然是看相,就不能计较这些了,不过,脸上还是泛起了红晕。

王宝玉根本不管这套,对刘小娟说道:“小娟婶子,把右手伸过来。”

刘小娟听话地伸出了手,王宝玉凑上前,又仔细看来起来。刘小娟的手属于那种偏瘦型的,上面的纹路很多,王宝玉想起相书上的话,“干姜之手,必善持家。”看来,这田富贵还真是一个有福气的人,能娶到像刘小娟这样的老婆。

“好了!把手拿回去吧!”王宝玉说着,上炕,盘膝闭目,心中却在想着如何说。刘小娟看王宝玉很是严肃的样子,也没敢说话,屋子里一时间变得非常安静。

王宝玉半晌才睁开眼睛,表情认真地说道:“小娟婶子,你是标准的旺夫相,田副村长娶到你也是运气,当然,这也是前世注定的。”

刘小娟扑哧一下笑了,道:“宝玉真会说话,不瞒你说,早年我当姑娘那会儿,还真有人说我将来能旺夫,不过,你富贵叔当了七八年的副村长,也没见个长进。”

“婶子,有些事儿是急不来的,时运不到之时,就是再折腾也不行。我刚才已经看出来田副村长要有变化,只是不能说,怕是说了,反而误了事儿。”王宝玉表情不变,言语也很诚恳。

“你就跟婶子说了吧!婶子不会出去乱说的,再说我又不是外人,还能害他?”刘小娟收起了笑容,满脸期望地说道。

“婶子,这不是谁远谁近的问题,不有这么一句话嘛,天机不可泄露,说了就破坏了好事儿。”王宝玉摇着头说道。

“宝玉,你盯着婶子看了半天,脸也看了,手也看来,总要告诉婶子点东西吧!”刘小娟听王宝玉这么说,不由在言语上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王宝玉思索了下,起身拿过一张稿纸,撕下一条,又抓过铅笔,在上面快速写着,然后将纸条递给了刘小娟,说道:“婶子是个聪明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到时候你自然明白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刘小娟非常不甘心,接着又追问道:“那宝玉,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总能告诉婶子吧?”

宝玉笑着说道:“当然是好事儿!而且还是婶子一直盼望的好事儿!”

刘小娟听到这么说,眼睛笑成了两道弯月亮,她接过纸条看了一眼,非常迷惑不解,上面竟然写着一个一道数学题。

任凭刘小娟如何聪明,也想不出王宝玉打的哑谜,别管怎么说,王宝玉说要有好事儿临门,就凭这句话,她还是给王宝玉丢下了一张十元大钞,带着一头雾水回家了。

王宝玉送走了刘小娟,回屋里拿起相书看了没有一页,又一个女人来了,正是李翠苹。王宝玉一看到那张喜气洋洋地大脸,心里就乐了,不用说,自己昨天的法子,起作用了,其实原理很简单,迟立财是看着自己媳妇的大苹果脸将近二十年来,还能有啥**可言,如果把这张脸换成杂志上的封面女郎,那就不一样了。

“翠苹婶,今天的气色不错啊!”王宝玉打趣地说道。

“当然,婶子昨晚又重新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李翠苹小声的对王宝玉说道,说完又忍不住呵呵直乐,看样子十分满意。

“可喜可贺,婶子,一次性的方法效果还不错吧?”王宝玉笑着问道。

“宝玉,婶子算是彻底服了你的本事,以后你说啥婶子都听,再赏给你十块。”李翠苹说着将十块钱拍在了王宝玉面前。

王宝玉开玩笑问道:“婶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李翠苹哈哈大笑,说:“兔崽子,得了便宜卖乖!不要拉倒!”说着作势就要拿回那十块钱。王宝玉嘿嘿笑着,连忙伸手将那十块钱揣自己兜里。

“宝玉啊,说实话,你叔这毛病没少花钱折腾了,这钱婶子拿的值!这都是你的功劳!”李翠苹由衷的说道。

宝玉笑着说:“婶子跟我还客气,不过今天婶子不是光是来送钱来的吧?”

PS:新人新作,喜欢本书的朋友,请点下收藏,这对于新人很重要!谢谢!小术士书友群:221982509,期待朋友们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