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5 交锋

015 交锋

“宝玉现在真是个小神仙,既然被你看出来了,婶子就明说了,你看看你迟叔在当官上会不会有发展?”李翠苹昨晚被迟立财征服了,现在开始想着自己的男人了,希望男人能有一个更好的仕途。

王宝玉一听,心里已经有了谱,断然说道:“这个事情,只有迟支书亲自来才行。”

听王宝玉这么一说,李翠苹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问道:“我们是两口子,难道我替他算不行吗?”

王宝玉语气很是坚定,道:“当然是不行了,涉及到具体的事情,还是要看本人,如果不见本人就知道具体的事情,我不是神仙了吗?当然,两口子晚上那点事儿除外。”

李翠苹干笑了一声,到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兴趣聊昨天晚上的事儿,于是陪着笑脸说道:“宝玉,你迟叔是吃公粮的人,这事儿要传了出去,不好吧。”

王宝玉呵呵笑着说:“婶儿,你要是这么想呢,我也没办法。迟叔有能力,路子又多,升官发财不在话下,你就别操心了,尽管翘着二郎腿在家享福吧!”

宝玉说完不再搭理她,又拿起书看了起来。李翠苹眼看再纠缠下去没什么结果,只得讪讪的找个借口走了。

王宝玉为什么这么坚持要让迟立财亲自出面呢?其实他已经猜到了李翠苹的心思,女人家嘛,看钱看得重,最近家里拿出那么多钱去调动工作,而且目前还没有什么结果,总是让人心里不托底。

王宝玉可不傻,两口子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少掺和,所以就找了个借口推了这事,不过从这事儿上,王宝玉还是摸到点信息,那就是工作有眉目的事儿,迟立财并没有和李翠苹提起,不愧干了多年的村支书,关键时候还真能沉得住气。

这时贾正道进屋问道:“她今天又来干啥了?”

王宝玉说道:“算她老头前程的事儿呗。我找个借口推掉了。”

贾正道捋着胡子说道:“我看不一定,这李翠苹可不是心里能藏住事儿的人。”

姜果然是老的辣,第二天,李翠苹真的又来了,神秘兮兮的告诉他下午去村部支书办公室,迟立财有请,还千叮咛万嘱咐,无论和迟立财说什么,都不要说给任何人,包括王宝玉干爹干娘。

听李翠苹这么说,王宝玉心里有些发沉,自己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刚出道、略懂得一些皮毛的小术士而已,而迟立财可是东风村呼风唤雨的村支书,这可不同于自己接触的李秀枝、刘小娟等农村妇女,一旦说错了话,恐怕迟立财会跟自己翻脸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跑不掉,既然迟立财开口请了,不管怎样,都要去一趟的。王宝玉只得答应了李翠平,决定去会一会迟立财,至于迟立财要算什么,他也许已经猜到了。

下午的天气很是晴朗,王宝玉一路思索着地向村部走去。

东风村的村部位于村南头学校的旁边,王宝玉对于这个地方再熟悉不过,小时候,他和几个孩子,曾经有几次趁着村部无人,翻墙进到村部里,拉抽屉、翻柜子,借村干部的纸和笔用,当然,每次都是有借无还。

还有一次,有个孩子在妇女主任的抽屉里发现了好东西,薄薄的透明的,可以吹出特大号的“气球”,这让其余的孩子羡慕不已,结果,为了“气球”几个孩子还打了起来,其中一个被打破了头,于是事儿闹大了,王宝玉等孩子东窗事发,好在他们年纪小,被老师骂了一顿也就算了。

王宝玉一边走路一边回想着童年的趣事,不由嘿嘿咧嘴笑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路边传来:“宝玉,干啥去啊?”

王宝玉不用转头,也知道说话的是谁,民兵连长龚向军的媳妇葛小花,葛小花年近四十岁,说话有些公鸭嗓子,村民们给她起了个外号“破锣”,因为她的声音,实在是难听。长得一点儿小花的模样也没有,倒是像一个水桶。

“是破锣婶啊!没干啥,就是溜达溜达。”王宝玉转头答道。

“这孩子,破锣也是你叫的?”葛小花脸上露出嗔怒之色,扭搭着水桶腰,装着生气就要走。

“婶子别生气!你就不要和你大侄子计较嘛!”王宝陪着笑脸,葛小花一见,也不由地笑了。

“宝玉,我听说你看相很厉害,有空给婶子看看呗!”葛小花问道。

“婶子的脸上现在就写着财运两个字,这还用我算吗?”王宝玉呵呵的逗着乐,目光却仔细地盯着葛小花问道。

“净瞎说,脸上咋会写着字呢?”葛小花嘎嘎的笑着,聒噪的嗓音震得王宝玉耳朵都有些嗡嗡直响。

王宝玉说“婶子不信拿镜子照照,左边一个财字,右边一个运字。还就这个把月冒出来的。”葛小花一听这,脸色立刻有些变了,支支吾吾的不敢正视宝玉的双眼,也不怎么笑了,嘴里直说道:“不准,不准”

王宝玉冷笑了声,看来自己的猜测又差不多,做了亏心事儿的人,总是那么容易心虚。他装作无奈的样子,说道:“既然看的不准,婶子就不用再找我看了。”说完,迈开步子接着赶路。

“宝玉!宝玉!再给婶子好好看看。”葛小花在身后喊着,快走了几步跟上王宝玉,气喘嘘嘘的说道:“宝玉,走这么快干啥,婶子的腰都快晃散了。”

王宝玉停下来,上下打量了下葛小花,嘿嘿笑着,说:“婶子,你的腰长哪了?我咋没看见呢?”说完也不再理她,甩开膀子又往前走。

葛小花愣在当地,半天才回过神来,嘴里嘟嘟囔囔的,“这小兔崽子,没大没小的,连我都敢笑话!”眼见王宝玉矫捷的身形嗖嗖的走过前面那个弯,没了影子,也没有再追。

葛小花一边往回走,一边摸摸自己的脸蛋子,心想,这脸上还真能有字?越寻思越有些不安,暗自想到,最近一段还是消停一点吧,花钱不能那么阔了,别再整出什么事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