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7 共谋

017 共谋

迟立财看了看手中的烟蒂,脸上换上了柔和的笑容,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拿着烟来到王宝玉面前,笑道:“你看,光顾聊天了,来,宝玉,抽一支!”说着递上一支大前门。

王宝玉这回没有客气,伸手接了过来,心想:“老家伙,你真心让了,我就真吸。他娘的,支书就是不一样,连香烟都是过滤嘴的,一看就高档。”

迟立财拿起打火机要给王宝玉点上,王宝玉连忙说不用,做人不能太过分,王宝玉这个分寸还是知道的。他从迟立财手里接过来自己“啪”的一声点上香烟,美美地吸了一口,拿着打火机把玩起来。

“宝玉,你要是喜欢,这个打火机就送给你了。”迟立财说话显得很大气,王宝玉不会客气,道了一声谢,就将打火机揣进了兜里。

“宝玉,你看的不错,我确实要去镇里工作,而且去的部门和你说的也差不多。嗯,咋说呢,有许多事情还是超出科学所能解释的范畴,这看相算命能流传这么多年,还是有一定准确率的。”迟立财回去坐下,话风一转,言语中承认了王宝玉的水平。

“宝玉,今天呢,权当是咱爷俩闲聊,依你看,我这工作调动的事儿不会有什么意外吧?”迟立财拿眼瞟了王宝玉一眼,吃不到饺子就不能说饺子香,虽然这事已经**不离十了,但是一天没落实,迟立财就一天睡不踏实。

王宝玉吐出一个烟圈,伸出右手,装模作样地用手指快速掐算着,忽然有开口说道:“迟支书,你虽然占据了天时地利,可是却少人和,这件事情,会有小人从中作乱,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怕吃下去也得吐出来。”

迟立财向前倾了倾身体,急切的问道:“怎么讲?”

王宝玉说道:“就是即使去了,也得打道回府。”

迟立财惊得扑腾一下又站了起来,啪啪啪的连拍了几下桌子,骂道:“他奶奶的,一定是马顺喜从后面捣鬼。他要敢破坏老子的事情,我跟他没完。”说完又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在衣兜里摸来摸去找了半天。

王宝玉见状立刻明白了,迟立财在找打火机,他忘了刚刚已经把打火机送给王宝玉了。王宝玉连忙起身“啪”的一声替他点着香烟,然后老实的又坐回原处。

迟立财猛吸了几口香烟,皱着眉头,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王宝玉有些意外,自己只是顺便一说,竟然让迟立财如此恼怒。别说,他还真就不知道,村支书迟立财和村长马顺喜暗地里还是对头,平时可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两个人有说有笑,显得相处很融洽。

王宝玉想了一想,看情况马顺喜应该还不知道这事,于是说道:“迟支书,我看这个小人不一定是马村长。”

“除了他还会是谁?”迟立财非常肯定的说道。

“卦书上说,财能升官,兄弟却劫财。如果迟书记和马村长不和,那么马村长就算不上你的兄弟。至于兄弟的意思,就是你平日最相信的人。”王宝玉说道。

“那还有谁?宝玉你告诉我,有什么要求,只要迟叔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迟立财急切地问道,这时候的他,已经全然没有了村支书的架子,看着王宝玉的眼神中,充满了解真相的渴望,好像王宝玉这会儿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似的。

“迟支书,从你这面相上看,这几天破了一笔财吧?”王宝玉缓缓问道。

“不错,两千呢。”迟立财对于王宝玉已经放松了警惕,毫不隐瞒地说道。

“迟书记满面红光,应了这调动的喜事,但双眉之间带有一丝晦气,把这喜气给打断了。只怕这笔钱没有用到升官上面,这个小人就是和这笔财有关的兄弟。”王宝玉将烟屁股用脚踩灭,言语肯定地说道,王宝玉说的并不是没有根据,刚才路上他从龚向军媳妇葛小花张狂而浮躁的表情中就看出来了,龚向军家一定是轻易进了一笔钱,哪来的钱啊,一定是迟立财交给他送礼的那份。

迟立财听完王宝玉的话,一屁股坐在皮椅上,脸色很难看,他心中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一定是龚向军这个鳖犊子,将自己送给李镇长的钱给私吞了,钱不能用在该用地方,自己调动的事情,岂不是会出问题,或许就泡汤了。但这事儿打起来也是空头官司,既没有真凭实据,也绝对不能张扬,除非自己不想混了。

迟立财沉默了片刻,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没开封的大前门,扔给了王宝玉,口中说道:“宝玉,怎样才能解决小人呢?”

王宝玉接过烟盒放在兜里,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迟书记,这都是些封建迷信。你刚才教育的对,我王宝玉老大不小的了,过几年就得盖房子娶媳妇,也应该务点正业,找份工作干干。”

迟立财自然明白王宝玉说话的意思,连忙挤出了笑脸说道:“宝玉,这个好说,其实我工作调动这事儿,是组织上早就调查研究好了的。你要帮迟叔解决了小人的问题,就是肃清了党风,响应了党的号召。这么高的觉悟,挺适合在村部上班,你看咋样?”

王宝玉一听,心中很是高兴,这看相算命虽然不错,但能进村部上班,那就是村干部了,听起来也很体面。

得到了迟立财的承诺,王宝玉觉得该好好表现,也要拿出些本事来了。他上前对迟立财说道:“迟支书……”

“什么支书啊,宝玉,以后叫我叔,这孩子跟我还生分!”迟立财乐呵的纠正道,眼神中还有一丝貌似和蔼的意思。

“嗯,好,迟叔,既然说到这里,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把整件事儿的情况说明了,我也好帮你想出具体的办法。”王宝玉说道。

迟立财略微犹豫了一下,虽然整件事都是暗箱操作,但是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其他路子了。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说完后又补充道:“这个龚向军虽然可恶,很可恶,但目前的情形还不能得罪他,否则去镇里上班的事情就泡汤了,宝玉你要帮我想个好办法,既不得罪龚向军,又把事情办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