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8 闹鬼

018 闹鬼

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迟立财不说,王宝玉也知道,这些早在马顺喜家迁坟的时候听得清清楚楚了。如今还是要让迟立财亲口说出来,这才证明自己看相算命都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说起话来才有说服力。

王宝玉说道:“迟叔,既然你瞧得起我,这件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宝玉,你真的有把握吗?”迟立财还是显得有些犹豫,毕竟升迁这么大的事儿托付给一个半大小子,多少让人有些担心。

“那迟叔还有其他好法子吗?”王宝玉反问道。

“嘿嘿,宝玉,叔没有别的意思,你看家里拿出去这么多钱,你婶子那性格又不是不知道,叔回家没个消停的时候。”迟立财笑着找借口解释道。

“这样吧,叔,多了半拉月,少了十天,我替叔把事办好,要那时候还没有结果你再想其他法子也还来得及。”王宝玉说道。

“行!那迟叔一切就都拜托你,等事情办妥之后,迟叔就安排你进村部,先当第三生产队生产队长,等找到了机会,再往上提拔你,跟着迟叔走,绝不会亏待你的。”迟立财看王宝玉这么有把握,满脸兴奋的承诺道。

当然,王宝玉听到这话也十分高兴,临走时,迟立财又是一阵感谢之语,还将抽屉内的一条烟给了王宝玉,王宝玉也没客气,夹着烟就往家赶,合作甚是愉快。

回到了家里,王宝玉将烟交给了干爹贾正道,说道:“爹,以后抽这烟,旱烟烟油子太多。”

贾正道接过烟,很是惊讶,这过滤嘴的大前门可是稀罕货,平常老百姓可是抽不起。以前办事时,别人偶尔敬过一两根,现在王宝玉竟然拿回来一条,不由问道:“宝玉,烟是从哪来的?”

“迟支书给的,别跟别人说啊!”王宝玉说道。

“我儿子真行,竟然和支书关系走的这么近。宝玉,好好干,将来说不准也能当个村干部,那时候爹也觉得脸上有光彩。”贾正道面露喜色,直了直身子,挺起了胸脯。

“爹,你放心,咱们家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王宝玉说道。

贾正道说啥也只留下半条烟,剩下的半条硬是塞给了王宝玉,王宝玉拿着烟就进了西屋,贾正道喜滋滋的摩挲着香烟,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自言自语道:“好烟就是好啊,真香!”

王宝玉回到西屋后,开始苦思冥想让龚向军吐出钱来的办法,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这烟可不是白吸的。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去想,无论多难的事情,办法总是有的,这句话应用于目前这种情形,也同样成立。

在随后的几天里,东风村流传着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人人闻之色变,一时间人心惶惶。心中最慌乱害怕的,当属龚向军夫妇,因为,这件事和他们有关。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这天,东风村的老于头,放牛回来晚了些,日落西山,飞鸟入巢,人迹稀少,眼见的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当他路过龚向军家祖坟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亮光在闪动,像是一团火在燃烧。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年纪大了,看花了眼,于是使劲搓了搓眼睛,后来确信那确实是一团“刺啦刺啦”发出蓝光的火。

“鬼火?”当这个词进入老于头脑海的时候,他顿时浑身冷汗直冒,汗毛都立了起来,以前只是听说,这一次是真的见到鬼了。

老于头吓得叫都叫不出来,扭头提腿就跑,刚跑了几十米,忽然想起来忘了赶牛,又急匆匆回来,眼睛都不敢再往坟地撇一眼。他用鞭子使劲赶着牛跑,就好像后面有鬼追似的。一人一牛疯狂的往回跑,路上老于头鞋都跑丢了一只,那头牛挨的鞭子比平时都多。

一进村,失魂落魄的老于头逢人便讲:“龚向军家的祖坟闹鬼了,有鬼火。”起初大家都不信,但看脸色铁青,嘴唇直打哆嗦的老于头也不像是在说谎。

第二天,几个胆大好事儿的年轻人,等到夜色降临,壮着胆结伴又去了龚向军家的祖坟打探虚实,当看见远处悉悉索索,时隐时现鬼火的时候,大家终于信了。

于是龚向军家祖坟闹鬼的事迅速在东风村传开了,大家传得有声有色,有说看见龚向军死去多年爷爷的影子的,有说鬼火跟着人走的,总之五花八门,越传越邪乎。

这事儿传到龚向军那后,吓得坐也坐不住,颠颠买了足足一百刀烧纸,骑着自行车驮着到了坟地。一阵烧纸加叨咕,当然,说得无非是死去的亲人们,有什么事儿可以托梦,别这样出来吓人一类的话,那一大堆纸灰在风吹过之后,飘散的满哪都是,黑漆点点的看着瘆人。

别说,这个办法挺灵验,祖坟上的鬼火还真没了。然而,祖坟上是没了,鬼火跑到家里来了!有人在半夜看见,龚向军家的大门后,有蓝幽幽的火苗,这可是把龚向军吓破了胆,天还没黑就紧紧关上大门,晚上睡觉整宿亮着灯泡,一时间,没有人再敢去龚向军家里,生怕惹鬼上身。

贾正道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觉得生财的时机到了,心中直乐,这天晚饭后对王宝玉说道:“宝玉,龚向军家指定是粘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过不了两天一定会来找爹破解的。”

王宝玉一阵偷笑,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鬼,人心坦荡荡,不怕鬼神欺。龚向军家的一切,都是王宝玉一手导演的,当然,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原来,王宝玉苦思冥想出的办法,就是要让龚向军觉得世界上有鬼神,要让他害怕,为了这件事儿,王宝玉特意走了几十里的山路,去了镇上的中学,找初中化学老师要了一些磷,说是自己有事要用,并且给了化学老师半条烟。看日头还早,想到干爹贾正道晚上挺闷的,王宝玉又去镇里的供销社给花了二十块钱给他买了收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