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19 上钩

019 上钩

回来之后,王宝玉就将这些磷偷偷分次放在龚向军的祖坟和家里,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磷的燃点很低,通常可以常温下自燃,王宝玉利用这个原理,将这些磷用了些棉花盖着,加上最近一段天干物燥的,于是这就有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鬼火,其实就是磷火。

王宝玉听干爹贾正道这么说,连忙说道:“爹,我最近看你给我的书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如果龚向军来找,就交给儿子处理吧!”

贾正道赞许地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一切还是要多实践,要在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这样才能进步。”

王宝玉嘿嘿笑了,说道:“爹,有进步嘛!学会这么多新词,看来最近听收音机还是学到不少东西。”

贾正道也随着笑了起来,道:“活到老,学到老嘛!”

父子正说笑间,民兵连长龚向军和妻子葛小花来了,果然是来找贾正道的,这也不奇怪,虽然王宝玉最近名气见长,但毕竟还是很年轻,又出道不久,也许是考虑到这些,龚向军夫妇觉得,这样的大事儿必须贾正道才能处理,贾正道毕竟长长的胡子,带着些仙气。

龚向军和葛小花,手里拎着两包点心,葛小花进屋还没坐下就嚷嚷道:“贾师傅,救命啊!”听那声,哭的腔都有了。

王宝玉觉得葛小花的公鸭嗓子很刺耳,打了声招呼起身去了西屋,贾正道一本正经地问了事情的经过,捋着胡子沉思了片刻才说道:“向军,小花,这件事情有些棘手,我年纪大了,阳气不足,不敢直接与冤鬼对抗,你们还是找别人吧!”

“贾师傅,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这十里八村的,有谁的本事能比得过贾师傅的。”龚向军一听贾正道有推脱之意,心里更没底了,连忙弓着腰,恭维地说道。随后又觉得少说了什么,连忙拍着胸脯又说道:“处理了这件事儿,一定有重谢!”

葛小花也接过话说道:“贾师傅,你就帮帮我们吧!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就是!要是你也不肯帮忙,这日子我可没法过了!”说到伤心处,葛小花眼角滴出来了几颗泪水。

贾正道叹了口气,似乎表现的很无奈,说道:“你们就去西屋找宝玉吧!他年轻火力旺盛,这方面事情的处理办法,我都已经教给他了,你们放心,他如果处理不好,我再出面把事情解决了。”

龚向军夫妇听到这里,也知道没有选择,连声称谢,并且起身向西屋走去。

西屋并没有开灯,龚向军一推开门,就吓了一跳,葛小花差点没惊得叫出声来,死命的抓住龚向军的胳膊不放。两人只见王宝玉正盘膝端坐在炕上,手里刺啦啦有一小团蓝幽幽的火,在龚向军开门的瞬间,王宝玉双手合十,火团立即消失不见了。

龚向军揉着眼睛,胆怯地和葛小花小心翼翼地进了屋,王宝玉低声说道:“开灯!”

“开灯!开灯!”龚向军连忙说道,葛小花慌慌张张的从炕沿下找到了灯绳,咔磴一声,屋内的灯亮了,王宝玉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们刚才来,身上带着邪气,也沾到了我身上,刚刚被我驱除掉了。”王宝玉说着,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龚向军听王宝玉这样说,心底直冒凉气,下意识地轻轻扑打着衣服,似乎想把邪气拍打掉。一旁的葛小花也是吓得六神无主,欲哭无泪,紧紧贴着龚向军站着,大气不敢出一口。

“宝玉,求你救救我们吧!”葛小花向王宝玉哀求道,样子显得颇为可怜,龚向军也随声附和:“宝玉啊,一定要救我们啊,绝不敢望大恩大德。”

王宝玉紧锁着眉头,煞有其事的闭着眼睛正襟危坐,半响才缓缓睁开眼睛,正看见眼神中充满期待的龚向军夫妇。

王宝玉一言不发,直直的看着龚向军和葛小花,直看得龚向军后背凉飕飕的,葛小花更高度紧张,努力控制自己别晕了过去。

过了好久,王宝玉眼中闪过一丝惊恐,突然,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

“哎呀,我的妈呀!”一声凄厉的哭喊传来,倒吓了王宝玉一跳,再看时,葛小花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带着哭腔埋怨道:“宝玉,你干啥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

原来,葛小花神经绷得太紧,刚才王宝玉这一叫,让她彻底崩溃,失声喊了出来。一旁的龚向军被自己媳妇这一嗓子也吓得不清,但毕竟是个大老爷们,不至于这时候大呼小叫的。

龚向军抹了把脑门上的汗,一边嘟囔,一边扶起哆哆嗦嗦的葛小花,一边埋怨说:“你个败家老娘们,没被鬼吓死,也被你吓死了!”

葛小花哭丧着脸对王宝玉说道:“宝玉,你看你坐了半天也不说话,我看着怪瘆得慌哩。”

龚向军连忙捣了她一下,生怕得罪王宝玉,说道:“你懂什么,人家宝玉那是运功呢!”转而笑着对王宝玉说道:“宝玉,看出什么道道来没有?”

王宝玉重重叹了口气,一本正经说道:“唉,我是救不了你们。刚才我掐算到,你们得罪的是贪财的虚耗鬼,这事不好办啊!”

葛小花慌忙走近王宝玉说道:“宝玉,你再帮你叔你婶想想,总能想出办法来吧?”此时龚向军心里倒打起了嘀咕,问道:“宝玉,从哪里看出来是贪财的虚耗鬼呢?”

王宝玉一听,就知道他起了些疑心,冷笑道:“叔这话就是不相信我了?有句话不是说吗,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龚叔既然坦坦荡荡的,那么鬼神不欺,你也不用来找我了,回家睡大觉就行。”

龚向军见王宝玉翻了脸,立刻后悔了,赶紧解释道:“宝玉,你可别误会叔的意思。叔是老实人,赚的都是血汗钱,这要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王宝玉还没开口,葛小花急眼了,她使劲瞪了龚向军一眼,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装老实人?你那老脸重要还是命重要啊?大半夜的打扰人家宝玉睡觉,不说痛痛快快的,你还事事上了你,比娘们还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