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0 镇宅大仙

020 镇宅大仙

龚向军灰头土脸的,一脸懊悔之色。王宝玉见状,笑着说道:“叔,婶,你们别上火,谁家没有个糊涂事儿啊。”

龚向军这会儿捡到了台阶,赶忙问道:“宝玉,你费费心,再给想想办法。”

王宝玉低头想了半天,说道:“办法不是没有,镇宅大仙就是这鬼的死对头,只要请出它就万事大吉了。

龚向军和葛小花连连鞠躬,口中说道:“宝玉,你快去请这位大仙来吧!需要啥贡品啊,香火的,你尽管说。”

王宝玉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说道:“天上神仙慈悲为怀,从不贪恋钱财。只是大仙一来,一定会附在我的身体上,到时候什么问题都有可能问到,你们能老实回答吗?”

“一定有啥说啥!不敢隐瞒。”龚向军夫妇二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样子很是虔诚,在他们眼中,王宝玉就是一个能救他们脱离苦海的小神仙。

“大仙安排你的事情也一定照办吗?”王宝玉问道。

“一定照办!一定照办!”龚向军夫妇此时已经失去了自主意识,说什么都会答应的。

王宝玉心中一阵偷笑,觉得时机到了,于是下了炕,来到屋子西北角的桌子前面。桌子上放着一个香炉,这是王宝玉这几天预备好的,王宝玉走过去,点燃三支香,插在上面。

王宝玉屈膝跪拜了下去,龚向军夫妇看到也赶忙在他身后一同下跪。王宝玉开始口中念念有词,并且声音越来越大,龚向军二人听不懂王宝玉说得是什么,只是听到最后一句是:“奉太上老君,急急如赦令。镇宅大仙速来除妖。”

说完这些,王宝玉忽然站起身来,面向跪着的龚向军夫妇,面无表情,两眼发直,身躯微颤,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龚向军夫妇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连连叩头。

“我乃镇宅大仙,下方跪拜何人?”从王宝玉的嘴里,突然传来另外一个声音,比起王宝玉平时说话,这个声音更像一个老者,要知道,王宝玉为了练好这个声音,还真是下了好几天的功夫呢。

“妈呀,真有神仙!”葛小花仰着脸看着王宝玉呆呆的说。此时,龚向军和葛小花毫无疑问地确信,面前的已经不是王宝玉,而是真正的镇宅大仙。

“小的龚向军。”龚向军连忙回答,葛小花回过神来,也学着说道:“良女葛小花。”

良女?王宝玉听到葛小花这么答话差点就要笑出来,这傻老娘们真是一点文化都没有。只是现在不是笑得时候,王宝玉咳了一声,继续演戏。

“你们来可是为了家宅不安的事情?”镇宅大仙接着问道。

“上仙救命,最近祖坟和家里常常冒鬼火,没有安宁的时候啊!”龚向军说道。

“那我问什么,你们一定要老实回答。”镇宅大仙的语气透着一种不容否定的威严。

“一定老实!”龚向军夫妇异口同声。

“你们每个月同房几次?”镇宅大仙问道。

龚向军和葛小花吃惊地相互对视了一眼,怎么上仙对这种事情也很感兴趣,再说这事儿和鬼火什么关系?但也不敢不回答,这种事情,葛小花记得更清楚,她用破锣嗓子说道:“一个月最多也就两次,求上仙看看他是不是在外面偷腥。”

葛小花的语气,带着极大的不满,装作镇宅大仙的王宝玉心中又一阵想笑,但依旧板着毫无表情的脸孔,龚向军不快地对葛小花嚷嚷道:“在上仙面前说这些干啥!欠收拾的败家老娘们。”

“放肆!不得在本仙面前吵闹!”镇宅大仙用不快的口吻说道。

龚向军和葛小花连忙没了音,只是叩头,只听镇宅大仙又说道:“你们家招来了虚耗鬼,虚耗鬼最喜欢玩鬼火,所以不要害怕,玩够了他就走了。”

龚向军和葛小花一定这话,接受不了,龚向军咧着嘴说道:“上仙,还是马上请虚耗鬼走吧,万一他玩个几个月,我们都要没命了。”

“有虚耗鬼的地方一般都是因为贪图了不义之财,你们最近是不是贪了别人的钱财?”镇宅大仙问道。

龚向军和葛小花心中一惊,这大仙怎么什么都知道啊?龚向军含糊不清地说:“这个嘛……”

“不承认本上仙就走了,给你们一个改过的机会还不珍惜。”镇宅大仙不满地说道。

龚向军慌了,连忙说道:“上仙,我说,我说啊!都是这个贪财的败家老娘们,将人家托我办事的两千块钱给私自密下了。”

葛小花抬头嚷嚷道:“什么事儿都怪我,你怎么不说你打麻将总是输钱呢?”

镇宅大仙皱着眉头,说道:“住嘴,吵什么吵。你们想不想让虚耗鬼走啊?”

“想!”龚向军夫妇不吵了,同声说道。

“如果你按本上仙说得做,虚耗鬼马上就走了,不按我说的做也没关系,半年以后他自然会走的,你们自己选择吧!”

“一切按照上仙的安排做。”龚向军无比虔诚地说道,别说半年,就是半天,他也不想让家里再有鬼火出现。

“那好,你们记住了,第一,托你办的事情要办,不能贪不义之财。第二,从谁那里拿的钱,一定要去诚信悔过,这样虚耗鬼才会真走。”镇宅大仙说道。

龚向军连忙答应照做,葛小花虽然心疼钱,但也不得不点头。

“本上仙走了,临走时告诉你们两个俗人一件事儿,**至少每天一次,这样才能有真正的财运。”镇宅大仙说完,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过了片刻,王宝玉身上一阵颤抖,翻着白眼,顺着桌子滑倒在地上,龚向军和葛小花连忙上前扶起王宝玉,王宝玉睁开眼睛,显得精神头差极了,很费力地爬上炕后,才有气无力地问道:“刚才镇宅大仙来了吗?”

“来了,跟我们说了好多呢!”葛小花脸上喜气洋洋,抢着说道。

龚向军的脸上却是很难看,破财免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舍舍脸给迟立财道个歉,他也不见得把自己给吃了。最难的就是每天同房一次,自己的身子骨还真是挺不住,早知道那些鹿鞭就不给迟立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