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2 年会

022 年会

迟立财有些遗憾地对王宝玉说道:“宝玉,我原来答应你做三生产队队长,昨天村部全体成员开了个会,现在看起来有些变化。”

王宝玉心中一惊,迟立财不会用完自己就不认账了吧!不对啊,李翠苹今天早上还说定下来自己当生产队长的事情呢!想到这,王宝玉沉住气,说道:“迟叔不用太在意这事儿,不成也没有什么的,宝玉依然是迟叔的兵,依然服从迟叔的调遣。”

迟立财对王宝玉的表现,满意到极点,他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三生产队队长的事情被他娘的马顺喜给拦了,不过还是答应让你去五生产队当队长,只是五生产队条件差了点,但越是条件差的地方,越容易出成绩。宝玉,只要你能做出点成绩,迟叔就会找机会提拔你,等迟叔在镇上站稳了脚,带你一同去镇上工作也不一定。”

王宝玉听到松了口气,心里暗骂道,这个老家伙,跟我还打官腔,说话大喘气,吓我一跳。心里骂归骂,嘴上却是连连称谢,虽然生产队长是村部里最小的官,但毕竟也是村干部,心情还是有些激动。

迟立财接下来便将昨天村部开会的事情细细的讲给王宝玉听,王宝玉听了后暗自感叹,在村部这个最小级别的衙门内,竟然可以用“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来形容,看来,自己的构想的仕途之路,并不平坦,而是凶险万分。

就在昨天上午,东风村村委会班子成员,召开下一年度工作安排讨论会,村支书迟立财、村长马顺喜、副村长田富贵、妇女主任叶连香、民兵连长龚向军、会计张时趣等六人参加。

会议期间,迟立财总结了去年的工作报告,规划了下一年的工作计划,整个会议枯燥而繁冗。

“关于工作这块呢,大致就这些内容,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迟立财说。马顺喜和田富贵都表示无异议,最近一直精神不振的龚向军也没什么好说的,张时趣每次都等同跟班,自然一言不发,至于连叶香早就无聊的打了好几个哈欠,只盼着早点散会。

“那好,既然是这样,我们继续下一个讨论内容。”迟立财说道,在座的几个村干部都稍感有些意外,没想到还有下文。

迟立财答应王宝玉的事情,自然不能不办,一是王宝玉知道自己这么多事儿,不能得罪;再说王宝玉帮着自己解决了龚向军这个小人挡路的问题,确实有功劳。于是他正式提出了:“我们党一向重视领导队伍年轻化,这是社会主义发展的需要,也是大方向。三生产队队长张海,一直在外打工,所以这个职位已经空缺很久了,这样不利于生产的发展,跟不上社会的节奏。”

说到这,大家齐刷刷的把眼光投向迟立财,看样子他似乎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了。

迟立财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个人觉得,王宝玉这个年轻人不错,有知识,脑子灵,应该敢于启用,提议让他做三生产队队长。”

话音一落,引起了一阵小小的**。大家原本以为会是迟立财的某位亲戚,谁知竟然是“二流子”王宝玉。

迟立财虽然是一把手村支书,但干部人员安排的问题,一般都是由马顺喜做主,马顺喜听到迟立财的话,脸上露出了不快,说道:“王宝玉这个小伙子确实不错,但只有十八岁,年龄太小,又整天神道的,领导一个生产队,怕是不能胜任。”

妇女主任连叶香也撇着嗓子说道:“我也觉得王宝玉不太稳当,小小年纪就装神弄鬼的,这样的人领导村民怕是没有人服气。”

迟立财笑着说道:“宝玉喜欢研究些古文化,这不是什么缺点。十八岁也不小了,有选举和被选举权,这都是受法律保护的。而且,这两年经过我的观察,宝玉思想觉悟高,群众基础好,正是咱们要重点栽培的干部。”

马顺喜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瓮声瓮气的说道:“我没看出来。”

连叶香怪腔怪调的接过话说:“我也没看出来,就只看见王宝玉整天跟一群老娘们嬉皮笑脸的,不知道这算不算群众基础。”

迟立财听了心中很恼火,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呵呵开玩笑般的说道:“马村长和连大主任倒是夫唱妇随,配合的很默契啊!”

当场一阵哄笑,龚向军傻乎乎地跟着说道:“就是!就是!配的不错。”

连叶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愠怒,白了龚向军一眼,说道:“你和葛小花才配的不错呢!”

又是一阵哄笑,马顺喜知道迟立财话中有话,猛吸了两口烟,说道:“既然是民主的社会,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我和连主任是不谋而合,观点一致。”

迟立财按灭了烟屁股,说道:“既然马村长提到是民主的社会,那我们就采用民主的做法,同意王宝玉当生产队长的请举手。”

迟立财自己先举起了手,龚向军刚刚犯了错误,自然跟着他举起了手,田富贵犹豫了一下,也举起了手,六个人中有三个人同意王宝玉当生产队长,百分之五十。

马顺喜有些不满地看了田富贵一眼,说道:“不同意王宝玉当生产队长的请举手。”话音刚落,连叶香就举起手来,马顺喜也举起了手,会计张时趣刚举起手,又放下了。

“时趣,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马顺喜催促道。

“村长,可不可以弃权?”张时趣小声问道,他不想得罪迟立财和马顺喜其中任意一个人。

“不可以,作为村干部怎么可以放弃人民赋予的权利呢?”马顺喜拍着桌子说道,表情中带着一种想要抓狂的愤怒。

张时趣吓了一跳,稍一犹豫,还是举起了手,他早就听说迟立财有可能会调走,将来自己还是要彻底归马顺喜管,因此还是选择了马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