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3 生产队长

023 生产队长

这场投票变成了三比三,双方谁也没输,谁也没赢。迟立财恼怒的看了马顺喜一眼,本来想着要是大家都不同意,这事可以暂时缓一缓,没想到马顺喜公开和自己拍板,这事要定不下来,还不让马顺喜翻天上去。

迟立财想了好大一会儿,咬着牙接着提议道“五生产队的马顺利这两年任劳任怨,挺能吃苦,而且口碑也不错。把他调到三生产队,王宝玉去五生产队,大家看怎么样?”

马顺喜和马顺利是叔伯兄弟,马顺利嫌五生产队条件苦,为这事找了马顺喜好几次,当然这事迟立财早就听说了,今天要不是为了给王宝玉争取机会,他也不会做出这个让步。

马顺喜始终没有合适的机会开口调动自己的兄弟,今天既然迟立财说了,也就顺水推舟了。

见马顺喜没有吱声,迟立财说道:“我们再举手表决一次吧。”说完自己先举起了手,不用多说,结果就是全票通过。

王宝玉从迟立财的描述中,知道村部现在已经分为了两派,而自己的情况很不妙,迟立财马上就要调走了,而且去的部门显然管不了村长,自己要呆在马顺喜的手下,恐怕日子并不好过。

迟立财看了一眼正在思索中的王宝玉,说道:“宝玉,以后你肯定是要归马顺喜这个狗娘养的管,不过你不用怕,一两年内他还不敢找你的茬,只要你能稍微干出点成绩,他就啥也说不出来了。”

王宝玉点了点头,说道:“迟叔,没什么的,不当生产队长,我还可以继续做我现在的行当,也不愁吃喝。”

“不能这么想,大错特错,术士毕竟不是一个正当职业。而很多人想走官场,只是没有一个台阶而已,现在虽然你是最底层的干部,但也踏上了一个台阶,至于能不能再往上走,全看你个人的本事了。”迟立财这几句话倒是语重心长,含义深刻。

王宝玉再次点了点头,问道:“迟叔,我什么时候算是正式上班呢?”

迟立财稍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下周一生产队长报表,马顺喜应该在,已经开会定好的事情,到时候你来找他安排吧!”

事情都交代清楚了,王宝玉手里拿着一摞迟立财给的资料,离开了村部,他一边走一边翻开着,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觉得有些头大,这生产队长也不好干。

东风村共分为五个生产队,大致处于东西南北中五个地理位置上,最好的是处在中间的三生产队,基本上都是地况好的耕地,最差的就是五生产队,耕地大多位于北面两山夹一沟的地带,无霜期短,不能种植生长期长高产的粮食作物。

更让王宝玉头大的是,东风村有三十几户无儿无女的五保户,其中一多半都在五生产队的管理范围内。

下雪了,路上的人很少,王宝玉低着头专心看着资料,在转过一个弯的时候,冷不丁和一个人撞了满怀,两个人同时倒在了地上。

王宝玉只觉得这个怀抱很柔软,有股子熟悉的香皂味,抬头一看是钱美凤,怪不得味道这么好闻。

钱美凤一边站起来扑打着红棉袄上的雪,一边嗔怒地说道:“死宝玉,走路也不长眼睛。”

王宝玉也站起身来,嘿嘿一笑,盯着钱美凤鼓鼓的红棉袄,说道:“眼睛看资料呢!如果胸前也能长两个大眼睛就好了,那就能和美凤姐对视了。”

钱美凤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王宝玉说得是什么,忽然看见王宝玉盯着自己的胸看,这才恍然大悟,脸一下子变成了大红布,骂道:“死宝玉,臭宝玉,不许说这种下流的话。”

“哪里下流啊?”王宝玉狡黠地问道。

“不跟你说了,现在变成小痞子了。”钱美凤又羞又恼,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走。

王宝玉也没拦着她,按理说,美凤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姑娘,王宝玉是不应该跟他开这种过分玩笑的,在农村,女人结婚和不结婚绝对是差别巨大,没结婚的女人很羞涩,开不得荤玩笑,而结婚的女人,就怕你不开荤玩笑,甚至比男人还大方。

王宝玉自从被钢蛋推进河里之后,虽然非常气恼,当初也曾经想了种种报复钢蛋的方法,但最终都没有实施,他想,只要自己不和钱美凤来往,钢蛋自然也不会再找他的麻烦,就忍了吧!

王宝玉今天的举动,正是想让钱美凤对他失去好感,这样,两个人自然就没有了交叉,王宝玉就不用再担心钢蛋会找自己的麻烦了。

但王宝玉显然想错了,正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尤其是女人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别说是开个荤玩笑,就是男人做更过分的举动,也不会太在乎的,钱美凤走了没多远,又转头回来了。

“王宝玉,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钱美凤表情颇为认真地问道。

王宝玉一愣,随口说道:“哪来的意见啊!没有!绝对没有!”

“我知道我哥前段把你推下了河,对不起了。”钱美凤说道。

“没啥!一场误会!”王宝玉听钱美凤这么说,也大度地说道。

“你是说你从来没想过和我处对象,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是吧?”钱美凤接着问道。

“那是当然。”王宝玉顺着钱美凤的话说道,似乎在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在你眼里原来那么差,根本和你不配。怪不得你今天开这种下流的玩笑,一点都不尊重我。”钱美凤说道,眼中充满失望,似乎还有泪花。

“美凤,不是那样的,你哪一点都不差。是咱村最美的姑娘。”王宝玉连忙解释道,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

“撒谎,那你为什么说从来没想过和我处对象?一切只是一场误会?”钱美凤接着问道。

“美凤,我不是没想过和你处对象……”王宝玉觉得自己的脑袋很大,这怎么就和钱美凤说不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