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5 身世

025 身世

王宝玉笑嘻嘻的搂着林召娣的肩膀说道:“娘,以后我就叫贾宝玉了,等我给你找一个比林黛玉还俊的媳妇!”

王宝玉的话,让林召娣又是好笑又是感动,两行眼泪不经意的滑出了眼眶。林召娣慌忙用手背擦了去,嗔怪道:“多大了,还跟娘贫嘴!趁热吃菜,我去给你爹端面条。”然后转身去了灶屋。

贾正道也对这个儿子越发的喜爱,但还是严肃地说道:“宝玉,不许胡说,姓氏是生来就有的,哪能随便改呢!你爹王望山是个好人,曾经救过我的命,跟我也算是忘年的莫逆之交。唉!只是他名字起得不好,望山,望山,到底过早到山上去了。”

“爹,这也不能迷信,那时候医疗水平太落后,换到现在,也许就能治了呢!”王宝玉自己喝了一口酒后说道。

林召娣端着两碗面条进了屋,叹息着说道:“你亲娘命也苦,年纪轻轻守了寡,她可是咱村的一朵花,只是不知去了哪里。”

提到自己的亲娘刘玉玲,王宝玉就觉得心口堵的慌,闷闷的喝了一口酒。林召娣坐下后,仔细端详了下王宝玉说道:“宝玉真是越长越像你娘了,尤其那眉眼……”

王宝玉打断林召娣的话说道:“娘,别提她,扔了自己的亲生孩子跟别人跑了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女人。”王宝玉亲娘耐不住寂寞,扔了儿子,跟下乡知青跑了的事儿,尽人皆知,为此,王宝玉打小没少受小伙伴们的嘲笑。

屋子内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贾正道和林召娣都察觉出王宝玉的不快,贾正道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宝玉,你长大了,有些事情必须让你知道。”

王宝玉抬头望了一下干爹贾正道,低头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一边发泄似的使劲嚼着,一边说道:“爹,如果是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不说也好,我不想听。”

王宝玉下炕又给林召娣拿了个酒杯,斟上酒,递到她的嘴边说道:“娘,今天你也喝一杯,外人的事儿咱不说。”

“什么外人?刘玉玲那是你亲娘!我和你娘也不能瞒着这事儿。”贾正道似乎很生气,胡子都要翘了起来,林召娣在一旁说道:“他爹,孩子不想听就别说了呗!”

“妇道人家懂什么!”贾正道不耐烦地冲着林召娣吼了一句,林召娣也不甘示弱地回道:“就你懂,非要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弄得孩子都吃不好饭。”

看到干爹干妈吵了起来,王宝玉反而冷静了下来,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惹干爹干妈生气,于是挤出一丝笑容说道:“爹,娘,你们别吵,爹你说吧!我听着就是。”

贾正道也叹了一口气,回头打开箱子,在里面掏了半天,摸出一块红布包着的东西,递给了王宝玉,王宝玉大致猜到这是生母刘玉玲留给自己的东西,但他心情并不激动,反而有一丝的厌恶。孩子扔了就是扔了,这是铁定的事实,还能有什么苦衷,冤屈的?

王宝玉耐着性子打开了红布包,只见里面是一块小银锁、二十块钱和一封信。

王宝玉将小银锁拿着手里,这是很传统的长命锁,由于时间太长,表面都氧化发黑了。对这个,王宝玉有些印象,是自己小时候戴着的,后来就不见了,原来是被干爹收了起来。

这二十块钱让王宝玉很迷惑,指了指对干爹贾正道问道:“爹,这个长命锁我记得,这二十块钱时怎么回事儿?”

贾正道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其实说起来爹是有些惭愧的,当初并不是爹主动愿意收养你的,而是受了你娘的托付,这二十块钱就是你娘留下的,我始终也没花过。”

王宝玉冷笑着说道:“二十块钱就想让别人养育自己孩子十几年,这个女人也真是会算计!”

林召娣抓过王宝玉的手,说道:“儿,话不能这么说,生恩大过养育之恩。你看那戏里演的,只有不孝的儿子,就没有不疼儿子的娘。”

这些话显然不能打动王宝玉,他捻起一粒花生抛起来,扬起脸张开嘴巴接住,咯蹦蹦的嚼着。林召娣伸手轻轻的打了下王宝玉的头,嗔怪道:“说多少次了,这样最容易噎着了!”

“宝玉,你娘说的话在理,天下母亲一个样,你亲娘也许有自己的难处。”贾正道冲着王宝玉摆摆手,示意他坐好仔细听,贾正道接下来的话,让王宝玉了解了当年事情的大概。

王宝玉的亲妈刘玉玲在临走的时候,慌慌张张地将这些东西交给了丈夫的好友贾正道,并且说自己一旦安顿好了,就来接宝玉,跟刘玉玲一起的支农青年也信誓旦旦承诺,说是回城后要做父母的工作,接受王宝玉这个孩子。

贾正道碍于情面,也就答应了下来,不想刘玉玲一去不见了踪影,而林召娣又格外喜欢王宝玉,就顺理成章的留下了王宝玉,抚养到今天,成为了真正的一家人。

听到了这些,王宝玉对于贾正道当年并不是心甘情愿收养自己的举动,并没有任何的不满,那个时候,人都吃不饱,养大一个孩子,谈何容易,这也是人之常情。

“爹,你没什么错,都说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你和娘还坚持把我留下,这份恩情就够我还一辈子了,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是您的儿子,都会孝顺你和娘到老。来,儿子敬您一杯,娘,你也喝,感谢爹和娘这些年的养育。”王宝玉平静地听完了贾正道的讲述,微笑着举起杯说道。

“好,咱就干了这杯。”贾正道听王宝玉这么说,似乎放下了心中的一个包袱,又激动又高兴地举起杯,和王宝玉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林召娣也端起酒杯喝了,感慨的说道:“我和你爹去领你的事儿,就跟眼前似的,一晃,就这么大了。现在想想,娘这心口还疼的慌,当时你坐在院子里哭,嗓子都哭哑了,一身的脏泥巴,那个可怜样哦。”林召娣说完眼圈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