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6 纠缠

026 纠缠

王宝玉闷不作声的一口喝光杯里的酒,扫了眼红布包,指着那个纸条问道:“爹,这又是个什么东西?”

贾正道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咳了咳嗓子说道:“这是爹让你亲娘签的保证书,可是保证也没个屁用,人都找不到了。”

王宝玉感觉好奇,打开了纸条一看,不由得也乐了。只见纸条上面写着:“我将孩子王宝玉暂时放在贾正道家四个月,每月付五元费用,过期加倍。”

纸条右下角还有刘玉玲的签名,还有一个食指摁的红指纹,这刘玉玲的字写的还算是隽秀,王宝玉也似乎遗传了她这一点,字写的很好看。

王宝玉看着那个红指纹,这是可以嗅到亲娘的唯一气息,那指纹条理清晰,细长圆润,这说明她应该有着修长细腻的手指。如果掌心够丰腴的话,应该过着不错的日子。

想到这,王宝玉苦笑了下,心想,人家都不要我了,她长什么样,过什么日子和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王宝玉回过神,叠好那张纸条,又放回原处,嘿嘿笑着说道:“爹,做事儿就该这样,白纸黑字,提前立好字据。爹,你当初咋不去做买卖呢,肯定不会吃亏的。”

贾正道也有了几分酒意,再次给自己和王宝玉倒上了酒,开玩笑说道:“臭小子,人算不如天算,这笔买卖不就是亏大了嘛!”

一旁的林召娣忍不住捅了一下贾正道,不满地说道:“他爹,别跟孩子瞎说,什么买卖啊,能有这样一个好孩子,你就偷着乐去吧!”

王宝玉也笑着说道:“爹,你别怕,这笔钱儿子先给你补上。等哪一天碰到了那个女人,儿子给你讨回来,一个子也不能少。”

王宝玉话音刚落,就知道自己说错了,他看到了干妈林召娣脸上的失落表情,干爹贾正道也不说话,王宝玉暗骂自己,这张嘴,以后真得好好管一管了。

“爹,娘,儿子说秃噜嘴了,我绝不会去找她的,既然她不要我,我也就没有她这个娘。”王宝玉连忙纠正着自己的口误,同时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林召娣的碗里,补充着说道:“儿子这辈子就这一个疼自己的娘,以后要好好孝敬,让娘早天过上阔日子。”

“好孩子!别给我夹,你多吃。”林召娣泪光盈盈的说道。

“爹,儿子敬你!以后爹还要多教教儿子。”王宝玉嘿嘿笑着,举起了杯,贾正道也露出了笑容,和王宝玉畅饮起来。

王宝玉将红布包递给了贾正道,谁也没再提过去的事情,一家人其乐融融,酒足饭饱之后,王宝玉觉得有些昏沉,就起身去了西屋,临走时忽然想起钱美凤要来的事情,对干妈林召娣说道:“娘,一会儿把院大门关上,谁来找我也不给开。”

林召娣爽快地答应着,“知道了,儿啊,忙乎了一下午,累坏了吧?赶紧去休息,放心吧,谁来我也不让他进来打扰你。”

林召娣说完,催着王宝玉休息,王宝玉打着哈欠,回到房间没脱衣服就躺下了,迷迷糊糊地睡去。

在梦中,王宝玉似乎觉得自己回到了幼年时居住的家里,阳光下的黄泥茅草屋,显得很是温馨,宽敞的院子里,几只鸭子正在嘎嘎叫着,还有一只大花狗,将头扎在怀里酣睡,不时睁开一只眼睛,警惕地观望着四周。

王宝玉感觉自己正穿着小兜兜,在茅草屋的土墙边,新奇地看着一队蚂蚁搬家,还不时用一根草棍捅着蚂蚁窝,蚂蚁们开始乱作一团,后来似乎恼怒了,纷纷向着王宝玉爬了过来,王宝玉感觉蚂蚁爬到了脸上,耳朵边,很痒很痒。

就在这时,朦胧记忆中的一个女人向自己走来,很美丽很温和,女人走到自己身边,说道:“宝玉,快跟妈妈回家,这么贪玩,看,蚂蚁都爬身上了。”

开始的时候,王宝玉还觉得这个女人很亲切,忽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大声说道:“你是谁?我没有你这个妈妈。”

女人大笑,样子有些诡异,身上传来一股熟悉的香皂味,说道:“你就是我儿子,到什么时候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王宝玉感觉蚂蚁爬进了耳朵里,痒的受不了,对着女人大吼道:“你滚,我没你这个妈。”

梦醒了。

王宝玉用手指抠着耳朵,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竟然真的有一个女人,吓得王宝玉扑腾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半晌,王宝玉才看清屋里手拿草叶,一脸坏笑看着自己的女人,竟然是钱美凤。

“宝玉,睡觉还喊妈,丢不丢人啊!”钱美凤用纤细的手指在脸上做着丢人的手势,一边将草叶又向王宝玉的耳朵伸了过去。

王宝玉挡开她的胳膊,下意识地又抠了抠耳朵,有些不耐烦地问道:“闹啥闹!”忽然他又想起什么问道:“美凤,你咋进来的?”

“嘻嘻!当然是走进来的。”美凤嬉皮笑脸地说道。“这么早你家关啥大门,但是我一句话,你干妈就乖乖地开门让我进来了。”

王宝玉听得心里有点堵,还是问道:“你说啥了?”

“我说,天上鸟儿并肩飞,宝玉美凤成双对。”美凤说道,脸上带着得意的笑,似乎觉得自己做的歪诗还不错。

王宝玉暗道干妈糊涂,可是也不能全怪干妈,自己也没有说清楚。林召娣作为一个母亲,大晚上有这么漂亮的姑娘来访,心心念念挂着宝玉亲事的她,怎么能把自己未来的“儿媳妇”拒之门外呢!

“美凤,别乱说啊!咱们的事情还是要慎重,我可不想被你哥钢蛋打得满地找牙,或者再弄个几级伤残什么的。”王宝玉找个借口说道。

“啥好怕的啊!”美凤带着一丝嘲笑的表情说道。

“怕!很怕!非常怕!”王宝玉挺直身子,大声说着。

美凤不满的嘟囔道:“瞧你那样,还是个男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