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7 酒后初吻

027 酒后初吻

“不是了行不?”王宝玉歪着脸斜着眼赌气的说道,往日“二流子”的风采暴『露』无疑。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往后退了退,美凤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是怕我哥还是怕我啊?这一会儿就离我远了。”

“距离产生美。”王宝玉说道。

“瞎扯!离近了我就丑了?你看看丑不丑?丑不丑?”美凤说着笑嘻嘻的把脸凑了过去,王宝玉推开她,埋怨道:“吃饱撑的吧你,大半夜跑我家找茬儿!”

“嘻嘻,说正事儿,快,给我看看手相,别让我白跑一趟啊!”美凤说着,将白皙的右手伸了过来。

王宝玉皱着眉头,没有靠前,钱美凤翻了一个白眼,说道:“瞧你那样,男左女右,别以为我啥都不知道。”

王宝玉暗叹了一口气,这个傻大姐,怎么一点儿眼『色』也看不明白呢!王宝玉看了看屋顶的灯泡,说道:“光线太暗了,看不清,明天再看吧!”

钱美凤笑了,说道:“别想糊弄我,瞧,我带着手电筒呢!”说着,从身后拿出了手电筒,啪的一声打开,一股刺眼的强光照在王宝玉的脸上,弄得王宝玉睁不开眼睛。

王宝玉用手挡着眼睛,说道:“快关了,我给你看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臭小子。”钱美凤娇嗔着关了手电筒,将身子从炕沿上往里移了移。王宝见此情形,连忙将身子挪了过来,他可不愿意让美凤上了炕。

说实话,王宝玉此刻真是没有精神,毕竟晚上喝了不少酒,加上今晚的谈话内容,更让他超级不爽。

但面前的钱美凤一幅死缠烂打,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态度,王宝玉只能强打起精神,不得不装模作样的给钱美凤看起手相来。

到底是女孩子的手,细嫩光滑,手指像葱叶一样细长,指甲透着健康的红润,相比之下,前些天看过的刘小娟的手,就显得差劲多了。

王宝玉象征『性』托着钱美凤的手,先看手背,然后翻过来看掌面,钱美凤的掌纹很少,只有几条线,很清晰。通过看书,王宝玉知道,紧贴着大拇指的那条纹,叫地纹,横在手掌中间的叫人纹;从小指下方起到食指下方的纹叫天纹。

钱美凤的掌纹没有任何特别的,王宝玉看得有些发困,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嗝,浓浓的酒气熏得钱美凤捂住了鼻子,口中说道:“臭宝玉,这么臭,以后跟我在一起不许喝酒。”

王宝玉也没看钱美凤,开口说道:“你的手纹各方面都挺好,没啥好看的,一切顺利。”说着,又打了一个哈欠,往后倒下又想睡觉。

“不许糊弄我,好好说,我有没有财运?能不能嫁个好男人?能不能生个儿子?”钱美凤连忙把他拉起来,不依不饶,几个问题接连出口。

王宝玉知道今天如果不把钱美凤说高兴,这事儿肯定没完,于是『揉』『揉』发红的眼睛,坐直了身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你的地纹很直很长,也很秀气,没有分叉,证明你的身体很棒,吃啥都香。”王宝玉在钱美凤手上一边比划着,一边说道。

钱美凤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口中说着:“对,我能吃能睡。”

“嗯!人纹,也就是进财纹也挺好,但中间断开了,虽然小财常有,但大的财运得三十以后才能起来。”王宝玉接着说道。

钱美凤再次点头,说道:“其实也没啥钱,都是我哥时不时塞给我十块八块的,也算是小财了。”

王宝玉用手在钱美凤的“天纹”处划弄了一下,说道:“天纹有许多分叉,有时候脾气不好,发神经;但纹路末梢还不错,能嫁个好男人。”

钱美凤嘟着嘴说道:“人家脾气很好,除了跟我哥发脾气,也不跟别人吵架。不过,我发起脾气来,我哥都让着我。”

“喂!精神点,我要嫁的那个好男人,是不是跟你长得一『摸』一样啊?”钱美凤对着已经闭上眼睛的王宝玉喊道。

王宝玉一个激灵,口中含糊说着:“嗯!刚才说到哪儿了?”

“哼!瞧你那样,就像是八辈子没睡过觉似的,我问你,我要嫁的好男人,是不是跟你长得一『摸』一样啊?”钱美凤哼着鼻子说道。

王宝玉连忙摇头,口中说道:“不是,不是,你眼梢有一颗小痣,你是要嫁到远地方去的。”

钱美凤愣愣的问道:“多远?你以后要去哪里啊?”

王宝玉扔下钱美凤的手,皱着眉头说道:“这和我没有关系,是你的痣上带的。”

钱美凤显得有些不快,撇着嘴说道:“又说误会,又说慎重,还不是连人家脸上的小缺点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你要是不喜欢这颗小痣,据说城里有美容院,可以去掉的。”

王宝玉硬撑着眼皮,说道:“美凤,太困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不行,你还没说我能不能生个儿子呢?”美凤断然拒绝了王宝玉的要求,王宝玉真是无语,竟然还有这样看相的,不过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得罪了美凤,他可不愿意钢蛋那个混球再和自己没完没了。

王宝玉只能又盯着钱美凤的玉手看了起来,眼前的手有些模糊,王宝玉的手由在手纹上滑动,慢慢的改成了轻轻抚『摸』,而钱美凤竟然没有抽开手,反而眯着眼睛,似乎在感受着王宝玉的柔情。

在酒精的作用下,王宝玉虽然眯着眼睛,其实已经半梦半醒之间,他仿佛看到自己初中时那个心仪的女孩就在面前,用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这双眼睛清澈而富有魔力,高挺的翘鼻,红润的嘴唇微微开张,仿佛在说:“宝玉,其实我很喜欢你。”

王宝玉心中一阵激动,忍不住撅着嘴唇对着女孩的红唇就贴了过去,口中说着:“我爱你!”抱着女孩就狂吻了起来。

“宝玉,你干嘛呀!人家都喘不过起来了。”随着钱美凤的一声娇嗔,当王宝玉看清眼前是钱美凤,这会儿脑子彻底清醒了,忽然意识到,事态有些严重,刚才自己亲的是钱美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