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8 再吻

028 再吻

“臭宝玉,一嘴酒气,亲个没完没了。”钱美凤一边用袖子擦着嘴,一边不满地嘟囔着,说起来,这也是钱美凤的初吻,但没有她想象中那般的美好。

“美凤,我刚才『迷』糊了,对不起,刚才真是误会。”王宝玉打了个激灵,慌忙解释道。

“你……”钱美凤脸上泛起了怒容,王宝玉此刻的表现,实在让她无法接受,这个夺去自己初吻的男人,竟然还说是误会。

钱美凤愤愤的站起身来,狠狠地瞪了王宝玉一眼,转身哭着跑了,留下王宝玉傻傻地坐在炕上,林召娣显然听到了钱美凤的哭声,过来问道:“儿啊!怎么把人家一个大姑娘弄哭了?”

王宝玉连忙下炕穿鞋,追了出去,不行,这个事情一定要跟钱美凤说清楚,否则,自己怕是有大麻烦,如果钢蛋知道自己的妹妹这样被人欺负了,还不打掉自己的牙,再说,如果传出去自己在看相的过程中,亲了女孩子的嘴,怕是老娘们都来看相,大姑娘都会对自己敬而远之了。

王宝玉穿鞋冲出了屋子,外面已是夜『色』浓浓,好在下过了雪,一切景物还能看见一个大概。他上了河堤,四处张望,只见远处有一个光点,他立刻快速奔了过去。

越来越近了,果然是钱美凤,她正低着头踱着小步跑着,王宝玉一个百米冲刺,上前拦住了钱美凤的去路。

钱美凤知道是王宝玉,也不慌张,停下脚步,说道:“王宝玉,你想干啥?快让开。”

“美凤,你听我解释。”王宝玉呼呼地喘着粗气说道。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美凤摇着脑袋,一边捂着耳朵,一边说着小孩才说的话。

王宝玉有些生气,这钱美凤怎么是这样一个货,想正经说话都难,也怪自己『迷』糊,干嘛非要捅这个马蜂窝呢!

王宝玉上前搬开美凤的手,一边说道:“美凤,你别捂耳朵,听我说。”

美凤甩开王宝玉的手,继续说着童谣:“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真他娘的是个傻蛋。”王宝玉暗骂了一句,脸上却陪着笑,说道:“美凤,其实你是个不错的姑娘,不知道有多少男的惦记你呢!”

美凤听到王宝玉的话,脸『色』好了起来,嗔骂了一句:“臭宝玉,烂宝玉,你知道就好。”

王宝玉看钱美凤脸上有多云转晴的表现,连忙说道:“其实我也喜欢你,不过……”

美凤一听王宝玉这么说,不禁喜上眉梢,她打断了他的话,再次捂住耳朵说道:“不听不听。”

王宝玉气急败坏的抓住她的两只手扯了下来,说道:“美凤,听话,不闹了啊。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两个人此时近在咫尺,体会着王宝玉掌心传来的温度,钱美凤霎时双颊发烫,她抿着嘴乐着把手抽了出来捂在脸上,扭动着身体嚷嚷道:“不听不听,还是不听。”边撒娇还偷偷从指缝里看着王宝玉。

“我『操』!”王宝玉跺着脚在心里使劲骂了一句,出门着急忘了带帽子,此刻北方冬季夜间的温度展现了它独特的魅力,只觉得两只耳朵都要冻下来了。王宝玉哈着气用手搓搓耳朵,几次下来,寒气进到胃里有些隐隐作痛。

“手放下!手放下!”王宝玉没有兴趣再和她纠缠下去了,上前使劲钳住她的手就给拉了下来。

“哎呦,疼!”钱美凤咧着嘴直叫唤,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

王宝玉气得真想打她两个耳雷子,天底下怎么有这号白痴,当美凤再次放开手的时候,王宝玉迅速出手,干脆将她一下子紧紧抱住。“美凤,你听我说几句就放开你!”

美凤挣扎着要抽出手来,虽然她个子大,但毕竟是女流之辈,咋说也比不上王宝玉,见无法挣脱,于是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啊!啊!不听!不听!我不听!”

“祖宗!你是我祖宗行不?!别叫啦!”王宝玉被她这几嗓子给吓出汗来,黑灯瞎火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万一让人听见不是更麻烦。

钱美凤扭来扭去的继续大叫,王宝玉见状把心一横,嘴唇猛的贴在了她的上面,妄想堵住她的口。这招果然好使,愣住的钱美凤顿时放弃了挣扎,睁大眼睛看着王宝玉,慢慢的她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陶醉的体会着王宝玉身上的男『性』气息。

王宝玉见她老实了,慢慢松开了嘴巴,钱美凤顺势身子软软地歪在王宝玉的怀里,双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取暖,细声地问道:“宝玉,你想和我说什么?说吧,我听。”

王宝玉这会儿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子,还能说什么?说跑出来是想说第一次吻是误会,第二次是为了解释第一次而吻的?谁会信?真是越整越『乱』!

王宝玉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已经让钱美凤彻底误会了,不由叹了口气说道:“美凤,我刚刚十八岁,没房没地又没钱,拿啥跟你好啊!”

钱美凤在王宝玉的怀里温柔的说道:“人家还不是看你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比那些一身牛粪味的男的强,又没说图你什么。”

王宝玉脑子飞快的转着,搜索着尽可能摆脱这种尴尬局面的字眼,“我作为一个男子,也不能就这样下去,这样吧!美凤,你等我,等我置了房,就跟你好。”王宝玉说道,言语很真诚,其实就是想拖一天是一天,也许时间久了,美凤心思有了变化,自己就解放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美凤抬起头,满眼柔情地问道。

“千真万确。”这几个字王宝玉说得缓慢而有力。

“好吧!我等你,可别让我等到嫁不出去啊!”美凤终于吐口答应了。

王宝玉心花怒放,连忙放开了钱美凤,说道:“我送你回家。这阶段先别找我,我刚当上生产队长,工作要好好干才行。”

美凤点着头,乐颠颠地挽着王宝玉的胳膊,一路向家里走去,路上还不停的絮叨,什么不许吸烟不许喝酒之类的话题,王宝玉哼啊的随口答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