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29 发现奸情

第一卷 乡村风云 029 发现奸情

终于将美凤送回家,王宝玉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郁闷的一个人沿着河堤往家走,还好,由于天冷,一路上一个人也没碰到,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雪夜很安静,偶尔传来的几声狗叫,更增添了夜的静谧。王宝玉低着头一路走着,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彻底蔫吧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王宝玉头脑清醒了。今天算是过关了,那以后怎么办?有钱美凤这样的老婆,按理是不错,可是没感觉。没有感觉的过一辈子岂不是很苦?

王宝玉越想越烦躁,好像现在已经嗅到了将来枯燥日子的味道,他停下来,使劲踢了下脚下厚厚的积雪,溅开的雪花落进脚踝里,冰凉。

忽然,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黑影,似乎正在小心翼翼地张望着,王宝玉连忙闪身躲到旁边的一颗树后,那个身影见四下无人,便快步向河堤下的一处人家走去。

有贼!王宝玉心里这样想着,脚步却轻快地下了河堤,跟了上去,当然他很小心翼翼,不让黑影发现他,越来越近,黑影也越来越清晰,王宝玉定睛一看,终于准确判断出这个人是谁,竟然是村长马顺喜。

“他娘的,鬼鬼祟祟的,一定不干好事。”王宝玉小声嘟囔着,一想到马顺喜不同意他当三生产队长,他就觉得马顺喜可恶,很可恶。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王宝玉这样想着,一路小心跟着马顺喜。

到了一户人家门前,马顺喜闪身而入,显然是给他留着门,院子里大黄狗也没叫唤,看样子没少得了马顺喜的好处。王宝玉一看,心里就明白了,这不就是村妇女主任叶连香的家嘛!叶连香的男人张海还没回来,马顺喜显然是去填补叶连香的空虚去了,这村长还真是尽职尽责,尤其是对村里的妇女工作,真是上心极了。

王宝玉小心到了叶连香家的门前,轻轻一推,推不动,门插上了。门内传来了大黄狗的呜呜的示威声。王宝玉不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地沿着叶连香家的房子四周查看,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几分钟后,王宝玉终于通过一个草垛翻进了叶连香家的院子。

王宝玉慢慢地接近那亮着灯的窗子,竟然挡着窗帘,这让王宝玉很郁闷,不过转眼他又高兴了,因为他发现窗帘的一角没有挡严实,王宝玉翘着脚,将眼睛贴在上面向屋内看去。

屋内果然有一男一女,正在打情骂俏,不用说,正是马顺喜和叶连香。王宝玉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景象,因为屋内的马顺喜和叶连香,都穿着衣服,马顺喜正在给叶连香洗脚,叶连香坐在炕沿上,正满脸带笑的享受着。

王宝玉看得直乐,没想到马村长泡女人还如此有耐心,连这种事情都肯做,不过马顺喜接下来做的事情,却让王宝玉差点把晚上吃的红烧肉都吐了出来。

马顺喜给叶连香洗完了脚,又用毛巾将脚擦得干干净净,捧起叶连香的一只肉乎乎的脚丫子,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嘴里,吧唧吧唧的品尝了起来,叶连香则痒的浑身扭着,嘴巴张得大大的,样子很是陶醉。

马顺喜的举动让王宝玉既觉得恶心又鄙视,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平时在村民面前挺胸撅肚的堂堂村长,竟然有吃女人臭脚丫子的习惯。

马顺喜将叶连香的两只脚丫子舔了个通通透透,连脚趾缝都没有放过,似乎比啃酱猪蹄都香,叶连香舒服的已经瘫软在炕上。王宝玉看得眼睛有些酸,觉得很无趣,正要离开之时,没想到,真正的好戏上演了。

只见马顺喜和叶连香疯狂地褪下衣服,两个身子紧贴在一起,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一浪接一浪,开始了肉搏战,一时间,屋内充斥着浓浓的春色。正如《水浒传》中描绘西门庆和潘金莲中的那般: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滋滋连理枝生……真实偷期滋味美。

这是王宝玉第一次看到男女之间的欢愉之乐,而且是现场直播,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发热,尤其是下面的小弟弟,更是不能自控般的抬起了头,他使劲吞了口口水,双手紧紧扒住窗户,生怕错过精彩镜头。

叶连香和马顺喜果然是棋逢对手,饿母狼遇到雄野狗,你咬我啃,有退有进,忽而齐头并进,又或是首尾相连,真是越战越勇,不亦乐乎,酣畅淋漓。两人足足战斗了半个小时,不分胜败,马顺喜虎背见汗,叶连香呀呀气喘,但依然翻滚不休。

问题是,好戏也经不住连续播,看着看着,王宝玉觉得困意渐渐地上来了,手脚也冻得冰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王宝玉悄悄转身准备离去,可转眼一想,这对狗男女,还真是能征善战,臭气相投,既然他们俩都是自己的对头,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要好好惩治他们一下。

王宝玉平静了一下心情,小心退出了叶连香家的院子,来到了路上,捡起一块冻得硬邦邦的土块,瞄准刚刚离开亮着灯的窗口,扔了过去。

只听嗖的一声,土块准确无误地打在窗子上,距离远了一些,玻璃安然无恙,但还是“嘭”的发出了一声清晰的闷声。这声响划破了静寂的冬夜,也惊坏了屋内的一对野鸳鸯。

屋内的灯一下灭了,大黄狗发出一阵激烈的狂吠,王宝玉撒腿就跑,左拐右拐,穿过几条村路,一口气跑出去很远,才停住脚步。稍微喘息了一小会,王宝玉迈着优哉游哉的步伐回家了,心情大好。

“儿,和美凤谈的挺好吧?”林召娣先是看到儿子追了钱美凤出去在先,现在又看见他面带喜色,心里便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

“娘,这么晚,咋还没睡?不是你想的那样啊,赶紧睡觉去吧!”王宝玉没法跟干娘解释清楚。

林召娣笑呵呵的回屋休息去了,便走还边说:“这孩子,跟娘还不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