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31 出难题

031 出难题

这些生产队长放下了手中的扑克,掐灭了烟,一个个笑嘻嘻地出了屋,大家一起来到了会议室。

王宝玉等人在下面坐下,马顺喜则在前面的桌子坐好,点上了一支烟,叶连香屁颠地过来给他倒上了一杯水,借机笑嘻嘻地小声对马顺喜说了几句话,马顺喜向王宝玉这里望了一眼,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王宝玉从这眼神里已经明白了,叶连香这个败家娘们,一定是把自己刚才在厕所里笑话马顺喜的事情说了,惹得马顺喜很是不快。

这事儿也怪自己,怎么就忘了隔墙有耳的这句话,看样子,在村部的这个地方混,还真是要小心翼翼才行。

事情已经发生了,王宝玉也只能故作平静,但内心深处却明白,马顺喜这人记仇,一定会找自己小鞋穿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王宝玉并无在乎,他马顺喜能把自己咋样,大不了不当这个生产队长,回家好好研究干爹的那些书,兴许日子过得更滋润呢!

想到这,王宝玉也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其他的生产队长看到王宝玉抽的是香烟,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王宝玉也没吝啬,挨个的发到跟前。

只是王宝玉把烟递给四生产队队长张大柱面前时,他却只是不尴不尬的笑了笑,并没有接烟。

娘的!王宝玉心里恨恨骂了一句,这个狗娘养的,不知道犯了哪根神经,每次见面都不冷不热的,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难道是李秀枝求子的事让他心虚的?娘的,李秀枝这么多年不下蛋,东风村哪个不晓得,至于这样吗?

王宝玉懒得多想,接着发他的烟,很快,会议室里就烟雾弥漫,成了又一个仙境。

马顺喜也没有制止,毕竟在这个农村,哪有许多的规矩。他干咳了两声,说道:“大家静一静,今天是生产队长报表的日子,你们报上了的表,我粗略看了一眼,给我的感觉,那就是一堆狗屎,很臭的狗屎。”

下面一阵哄堂大笑,大家熟悉马顺喜的说话风格,并不觉得这是多么大的指责,反而觉得非常有趣,王宝玉也跟着笑,心中却是很鄙视。

马顺喜接着说道:“报表的事情先不说了,反正你们他娘的也整不明白,今天先说一个事情,经村部研究决定,马顺利接管三生产队,王宝玉作为年轻干部,接管五生产队,大家鼓掌欢迎。”

下面传来了稀稀落落的掌声,东风村这个腚大的地方,谁家猫生了几个崽子,都很快传遍全村,这个安排早就尽人皆知了,算不上什么秘密。

马顺喜接着又介绍了一些富民政策,当然是照着文件念的,期间还有一些错别字,听得下面的生长队长们一个个耷拉着眼皮,哈欠连天。这也不能怪他们,生产队长这个工作,王宝玉这几天算是弄明白了,根本没啥权力,顶多是自己家多弄两亩好地。再说这些人当中,除了王宝玉上过初中,其余的最高学历是小学毕业,甚至那个新任三生产队长马顺利,连自己的名字还不会写,哪懂什么富民政策。

王宝玉倒是听进去了一些内容,比如国家号召学习农业新技术,促进粮食增产;广泛开展第三产业,增加农民收入等,都是有利于农民致富的好政策,只可惜在这穷乡僻壤,再好的政策也被这些没文化的干部给糟蹋了。

王宝玉想,这些村干部虽然没文化,可是整人的手段却是很多,这不,马顺喜接下来的话,证实了王宝玉的想法。

马顺喜站起身来说道:“国家给了我们这么好的富民政策,我们就应该借着东风,让东风村的发展加快步伐,不能停留在原来的地方,明年要先抓粮食增产,让老百姓都能吃上饱饭。我宣布,明年年底,根据每个生产队的粮食产量进行排名,最后一名的生产队长,给我他娘的回家抱孩子去。”

王宝玉一听,心中一阵火起,他娘的马顺喜,这不是整我嘛!东风村的五个生产队,不用说大家也知道,粮食产量最低的每年都是第五生产队。除了王宝玉以外,其余四个生产队长一起鼓掌,表示赞同马顺喜的决定,在这种时候,只要是自己安全了,哪儿还管别人的死活。

掌声停了之后,王宝玉腾的站了起来,略带不满地说道:“马村长,咱村的人都知道,五生产队地况差,粮食产量低,负担重。村长的这个决定,我肯定明年年底要回家了,就是马上结婚,明年也不一定有孩子抱。”

马顺利叼着烟卷起哄道:“王大队长,说这话就是不自信。看咱,老子没结婚就抱孩子了,你一年时间就捣鼓不出来个娃?”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叶连香笑得前仰后合,说道:“谁叫那时候不兴安全套来?”

一队长杨建仁大笑着说道:“那得多给发两个厚点的,利哥那家伙,猛啊,忒费材料!对不?”此时村部会议室像炸了锅一样,人们远远的就能听见里面一阵又一阵的笑声,王宝玉皱着眉头站着,对这帮人心里十分厌恶。

马顺喜使劲拍拍桌子大喊了几声肃静,他显然没有想到王宝玉能直言不讳,但他毕竟当了多年的村长,老奸巨猾,略一犹豫,脸上泛起了狡诈的笑,开口说道:“王队长,快坐下,你是年轻干部,应该开动脑筋,不要动不动都闹情绪,不利于队伍的团结。五生产队虽然说地况照比其他生产队差了些,但后面有上百公顷的荒山,你可以号召生产队员们多开自留地,兴许还能超过其他生产队呢!工作上一定要多动脑筋,思想觉悟也要多提高,绝对不能,啊,那个,挑肥拣瘦。”

马顺喜说完,叶连香悄悄给他竖了个大拇指。马顺喜满意的喝了口茶,他也觉得自己这篇发言很好,尤其最后一个名词用的很恰当,显得很有文化,这词是听昨天广播刚学来的,没想到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王宝玉自小就在东风村长大,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可以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五生产队后面的荒山上,成片长得都是低矮带刺的榛树,连插脚都难,根本无法耕种,但他也明白,这种情况下,说啥也没有用,马顺喜是下定决心要把自己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