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32 上班

032 上班

“他娘的,叶连香的臭脚丫子怎么不熏死你。”王宝玉坐下后暗骂马顺喜,心中却开始盘算怎么能摆脱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想了半天,也没个好办法。好在离春耕还有半年,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兴许就有办法了。

马顺喜又讲了几句,就宣布散会,众人照例鼓掌,然后各回各家,各看各媳妇。王宝玉没有走,而是去了会计张时趣的办公室。张时趣正皱着眉头看各生产队长送来的报表,抬头一看王宝玉进来,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报表,满脸堆笑地招呼王宝玉坐下。

王宝玉客气地递上一支烟,又伸手用打火机给张时趣点上,两个人一边抽着烟,一边闲聊起来。

“宝玉,要我说,这生产队长,没啥干头,还不如出去打工。你看人家张海,一年拿回来一千多,我要不是老娘年纪大了,也早出去了。”张时趣仔细弹着烟灰,很认真地说道。

“张会计,这个我明白,但凡事都要试一试,也算是增长一些知识和能力吧!”王宝玉也毫不隐瞒地说道,再说他现在已经不把张海当榜样了,打工是挣点钱,捯饬的媳妇跟妖精似的,但绿帽子也带上了。

张时趣竖起大拇指,说道:“宝玉,你能这么想就好,你脑瓜够活,后面有迟支书给你撑腰,也许还真能行,只是迟支书说不准哪天就走了,做人还是要给自己留后路。”

“感谢提醒,这个我明白。”王宝玉点头说道。

张时趣将两把已经配好的钥匙给了王宝玉,一把是开村部大门的,另一把则是开生产队长办公室的,又给王宝玉拿了一个工作日志的本、一只钢笔和一瓶纯蓝钢笔水。王宝玉暗自佩服,张时趣不愧能当会计,做事就是够细心。

拿了这些东西,王宝玉也没有久留,径直来到生产队长办公室,开了门,又打开了窗子,让一屋子的烟都散去。打扫了满地的烟头和纸屑,又打来一盆水,找个抹布,将自己的办公桌擦的干干净净。

王宝玉环顾四周,其他四张办公桌歪歪斜斜摆放着,上面花儿呼哨的全是脏兮兮的灰尘,他叹了一口气,将其余的办公桌扶正,也都仔细擦了,直到屋子里变得干干净净,这才坐了下来,这样看上去屋里就和谐多了。

坐在只有两个抽屉的陈旧办公桌前,王宝玉在工作日志封皮上,用钢笔端端正正地写上自己的名字,一时间心情有些难以平静,这一切是自己人生的一个新的开始。但一想起马顺喜开会时的那种狡诈的笑,他立刻觉得很不舒服,王宝玉暗自咬牙,自己绝对不能败在马顺喜的手里,无论如何,也要打赢粮食增产的这场硬仗。

从正式进入村部工作起,王宝玉就成了村部里最勤快的小干部,只要没事儿,他就去村部办公室看书。这些生产队长没事儿也不去,一个大办公室,基本就成了王宝玉一个人的,倒也清静,正好可以丰富自己的知识。村部订的报纸,王宝玉也从张时趣那里找了许多,仔细阅读,既然是个小干部了,就要有个样才行。

这天,迟立财来到村部,王宝玉正在看新来的报纸,迟立财看到王宝玉把办公室收拾的干干净净,办公桌上的物品也摆放的整整齐齐,很是满意,赞许地说道:“宝玉,做得不错,能注重小节的人才能办大事。”

“迟叔来了!”王宝玉放下报纸,站起身来说道。

迟立财笑呵呵的点点头,接着问道:“工作上有什么困难?”

“目前没有,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干到明年年底。”王宝玉一肚子怨气的说道。

“马顺喜就是他娘的小人。宝玉,那天生产队长开会的事情我知道,马顺喜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你别多想,努力工作,干出点成绩来!”迟立财说道,想给王宝玉一个定心丸。

王宝玉自然知道迟立财的话只是宽慰自己而已,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可能去镇里上班了,到时候根本顾不了自己。

“有迟叔撑腰,我也放心。对了,迟叔,是不是快到镇里去了?”王宝玉话题一转问道。

“前几天我去了镇里一趟,看望了下李镇长,如果不出意外,也就下个月。”迟立财毫不隐瞒地说道。

“这村部的领导班子肯定是要调整的,谁能接您的班呢?”王宝玉问道。

“这个还不好说,得由镇里决定,按常例百分之**十是马顺喜,毕竟他连襟是副镇长。如果那样,村长就多半是田富贵担任了,毕竟找不出其他合适的人选。”迟立财一边分析一边说道。

“宝玉,要想在村部站得稳,你就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样遇事才能有人支持你。”迟立财接着说道。

王宝玉点头称是,这些话,迟立财不说,他也早都想明白了。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妙,除了迟立财和他是一伙的,其余的人对他也只是因为迟立财而对他客气而已,一旦迟立财走了,这些人说不定都立刻倒戈相向,投入到马顺喜的怀抱。

迟立财说完这些,就声称有事儿走了,王宝玉送到门口恭敬的目送,人逢喜事精神爽,迟立财这几日真是容光焕发,脸上的肌肉几乎一放松就会笑起来,走路都跟踩着弹簧似的轻快。

看着迟立财走远了,王宝玉才无精打采的重新坐回座位上,心想,干出点成绩,干出点成绩,上嘴唇碰碰下嘴唇,说的轻巧。他娘的,让五生产队打出够吃的粮食,比公鸡下蛋还难!眼下最关键的事情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别再节外生枝才好。

就目前而言,副村长田富贵和民兵连长龚向军虽然不是朋友,但至少也不是敌人,会计张时趣非常识趣,应该属于墙头草的中立派,马顺喜一派的也只有叶连香这个**,如果能让叶连香不和自己对着干,这日子就好过多了。

正想着,一个拿腔撇调的女人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王宝玉的沉思,想曹操曹操就到,叶连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