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33 巨阳症

033 有毛病

“王队长,想啥呢?连我进来都没看见!”叶连香挎着小香包,踩着新买的小皮鞋,咔咔地进来了。

“没啥,就是想媳妇呢!”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叶连香听到咯咯的笑了,弯下身趴在桌子上问道:“说来听听,啥样的媳妇能配得上咱宝玉这张小脸?”

叶连香的脸离王宝玉不足一尺,脸上的脂粉气清晰可闻,王宝玉抽着鼻子嬉笑的说道:“我刚才也纳闷的,我想的那媳妇,跟连姐一样一样的!”

“兔崽子,那就是想我了呗!”连叶香笑得更开心了。

“问题是想了也没用啊!”王宝玉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

“有用有用,到叶姐办公室来一趟,给你点好东西。”叶连香嬉笑着说道,说完就去自己办公室了。

王宝玉一听,有些迷糊,叶连香那里能有什么好东西,转念一想,既然说了,也不能驳了她的面子,过去就过去,光天化日之下还怕她吃了自己不成。

王宝玉跟着叶连香来到妇女主任的办公室,里面很干净,还有股子药水味,叶连香一屁股坐在办公桌面前,让王宝玉也坐下。

王宝玉没有坐,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刚要点上,就被叶连香制止了。

“宝玉,这里不能吸烟。”叶连香说道。

王宝玉把烟揣回了兜里,上前一步,两手撑在叶连香的办公桌上问道:“叶姐,给啥好东西啊?”

叶连香脸上露出了一丝媚笑,打开抽屉,拿出一盒上面印着外国男女相拥图案的东东,扔在桌子上,用手指了指说道:“就是这个,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容易冲动,安全第一。”

王宝玉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分明就是安全套嘛!还是那种比较高级,上面有颗粒的。王宝玉将小盒子拿在手上,皱着眉头看了看,又扔在桌子上说道:“叶姐,我还没媳妇呢!目前用不着。再说,就是用,这个号也太小了,不合适。”

叶连香笑得花枝乱颤,半天才止住,撇着嘴说道:“宝玉,你可笑死姐了,是不是吹牛皮不上税,这可是最大号的。”

王宝玉没有笑,表情严肃地说道:“叶姐,我还能逗你玩儿啊,如果有大两号的,估计还能勉强。”

叶连香狐疑地看着王宝玉的表情,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真的?”

“千真万确!如假包换!”王宝玉说话掷地有声,不容怀疑。

其实王宝玉只是不想要这个东西,跟叶连香开玩笑,但玩笑开大了,叶连香竟然起身从里面划上了屋门,冲着王宝玉媚笑着靠近。

王宝玉有些慌,这个骚狐狸想干啥?自己虽然不想让她和自己对着干,但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发生点什么,他退后两步问道:“叶姐,你想干啥?”

叶连香扑哧一声笑了,说道:“瞧你那样,怕我吃了你不成。本着对女同胞生殖安全负责的态度,我要验一验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王宝玉听叶连香这样一说,知道事情有些不妙,这个骚狐狸的表现倒像是头饿狼,恨不得将自己一举拿下解馋。

王宝玉心里顿时生了一丝厌恶,自己再“二流子”,也不是什么臭肉都吃的,再说了,自己咋的也是一个童男子,不能这样便宜了她。更何况,叶连香和马顺喜的关系王宝玉是再清楚不过了,动了村长的女人,马顺喜是绝对不能放过自己的。

于是王宝玉伸出手,制止叶连香继续向前走,口中说道:“叶姐,计生都是老娘们的事儿,哪有检查老爷们的理?”

叶连香也不避让,步步逼近王宝玉笑着说道:“宝玉,亏你还是念过书的人,啥叫一个巴掌拍不响啊,男女都得查。”

“呦!”叶连香说话间,趁势抓过王宝玉的手往自己胸前一放喊道:“宝玉,你往哪摸啊!”

王宝玉连忙收回手,心里暗骂,这骚狐狸也不知道脸红,真是离了爷们不能过了!王宝玉赔着笑脸说道:“得罪了,叶姐,你看,兄弟我这手也没个刹闸。我自己打!”

王宝玉说完,啪啪打了自己的手两下,眼看叶连香没有停下的意思,于是推脱问道:“男人那家伙什小了是毛病,我这家伙大,也不用特意检查吧!再说都说大了让女人舒坦,这怎么成了侵犯妇女生殖安全了?”

叶连香笑的很浪,伸出右手食指戳了下王宝玉的眉头,说道:“宝玉,不是姐吓唬你,你这也是一种病态,医学上叫巨阳症,有可能会影响到夫妻生活的质量,甚至会给妇女带来很大的痛苦,这你就不懂了吧?里面道道多着呢。姐是过来人,给你检查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合格了,别害羞,把裤子脱了。”

脱裤子,怎么可能?这可是在村部里,这女人怎么如此疯狂?王宝玉在脑海里急速思考着脱身之计,孤男寡女,关上门共处一室,这叶连香如果真的喊起来,王宝玉还真说不清楚,就在叶连香即将欺身到王宝玉身边的时候,门外的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

这个脚步声有些熟悉,王宝玉心中一喜,像得了特赦令似的,连忙说道:“好像是马村长来了。”

叶连香一听,脸上显示出了一丝慌乱,用眼撇了一眼王宝玉的裤裆处,有些恋恋不舍地去划开了屋门,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说道:“宝玉,村长来一定有事儿,你先回去!改天再检查吧!”

叶连香的话音未落,王宝玉就已经到了门口,拉开走了出去。走廊里果然是马顺喜,他看到王宝玉从叶连香的办公室里出来,脸上闪过一丝狐疑。

“宝玉,叶主任在吧?”马顺喜看似随意地问道。

“在,我刚才去问了一下五生产队有多少育龄妇女。”王宝玉微笑着说道。

“问这干啥啊?”马顺喜道。

“这很重要!”王宝玉表情认真地说道。“如果明年再有一些妇女要生孩子,这开荒种自留地的事情开展起来就更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