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36 本性

036 本性

田富贵说道:“以后不要叫田村长,太外道,就叫田叔。只是再给田叔算卦,不要打哑谜,我跟你小娟婶子昨天才想明白,这个数字3就是代表三个月,+0.5也就是官升半级嘛!宝玉,你的卦算的可真厉害。”

面对虔诚的田富贵,王宝玉心中一阵得意,当初写下3+0.5就是因为马顺喜家迁坟,偷听到迟立财三个月后要去镇里工作的事情,因为大致猜到马顺喜可能会当村支书,田富贵顺理成章有可能成为村长,官升半级。

因为不敢确定,王宝玉就这样写了一道数学题,即使其中有变数,自己还可以从这数字上想其他的说法,没想到还真准了。

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没啥!这不是算不算的,也是命中注定,老百姓也希望有田叔这样的好领导。”

听王宝玉如此恭维,田富贵心中美滋滋的,一边劝王宝玉多吃菜,一边又为王宝玉斟满了酒,低声问道:“宝玉,你给田叔再算一算,工作上能不能出点政绩?”

王宝玉一听,心中已经有了数,看了这么多的报纸,对于农村工作的开展,多少心里也有了谱,因此也没客气,从兜里掏出三枚铜钱,对田富贵说道:“田叔,这算卦必须心诚则灵,先去洗手,再来摇卦。”

田富贵顺从地下了炕,到外屋洗净了手,按照王宝玉的安排,将三枚铜钱哗啦啦摇动了六次,样子虔诚到了极点。

这时,田英走了进来,看到自己的爹撅着腚摇卦的样子,忍不住狠狠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爸,你怎么相信这个,这都是封建迷信。”

田富贵最宠这个女儿,和颜悦色地说道:“英子,被捣乱,宝玉是真正的师父,爸爸相信他。”

王宝玉有些不高兴了,这个臭妮子,再怎么说也不能当场捣乱了,他朝田英招了招手,田英不解地凑上前来,王宝玉在她耳边说道:“黑天鹅,我早看出来你有了中意的男同学,要不要我告诉你爸啊!”

其实王宝玉这么说,完全是想诈一下田英,不是有那样一句话:“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田英这么大了,说不准还真怀春了某个男生。

还真被王宝玉诈着了,田英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也在王宝玉耳边小声说道:“臭宝玉,你要敢说,我打烂你的屁股。”原来田英还真在高中处了一个男朋友,只是一直秘密进行,无人知道而已。

王宝玉嘿嘿直笑,开玩笑道:“黑天鹅,打烂屁股可是个体力活,不如改摸烂屁股吧!”

田英简直怒不可遏,刚说了一句“臭流氓”,田富贵在一旁等得着急,说道:“你们俩有事儿改天再唠吧!宝玉,先看看田叔这一卦怎么样?”

田英一脸恼羞,照着王宝玉的胳膊使劲扭了一把,扭搭扭搭地走了。王宝玉忙收敛表情,严肃地看着卦象沉思了片刻,才皱着眉头缓缓开口说道:“田叔,你测的卦叫做天地否,否就是不通的意思,就是说你虽然得到了正官位,但却难以施展本领,原因就是还有小人阻止你的行动,难以有政绩。”

田富贵听到这里,微微点了点头,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宝玉,其实不算我也知道,这个马顺喜,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还是有一定势力的,我刚刚上任,无论做什么,肯定要受他的牵制。昨天吃饭,马顺喜就明敲暗点,说他才是东风村的老大,啥事儿他都要过问。”

“马顺喜就是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吃着锅里望着盆里的狗东西!”王宝玉大骂了一句,咕咚喝了一大口酒,显得很是愤怒。

王宝玉的举动,让田富贵吃了一惊,但感觉心中无比畅快,没想到自己想骂的让王宝玉骂出来了,因此也喝了一大口酒,在酒精的刺激下,田富贵也大声说道:“宝玉,骂得好,他就是一个狗娘养的,真他娘的痛快。”

王宝玉心中很得意,刚才他当着田富贵的面大骂马顺喜,就是听出来田富贵对马顺喜有很大的情绪,某种程度上视马顺喜为对头,有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王宝玉和田富贵都视马顺喜为敌人,又共同大骂了敌人,自然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酒过三巡,菜剩盘底,田富贵说话也越来越放得开,先是说了村部里这几头烂蒜的一些秘闻糗事,后来对王宝玉问道:“宝玉,你既然能算出来,那能不能破解?没有政绩是很难立住脚跟的。”

王宝玉眯着眼睛笑呵呵的反问道:“田叔想破解到什么程度?”

田富贵犹豫了一刻,往前凑了凑小声说道:“我听老人说弄个纸人,写上名字和生辰八字,用针连扎四十九天,如果纸人会被扎出血来,这个人就会得病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田富贵的话,让王宝玉出了一身冷汗,酒立刻醒了。没想到这个平时笑呵呵的亲民村长,甚至表现的还有些懦弱,竟然有如此邪恶的念头,真是人不可貌相。

王宝玉没有回答田富贵的话,趁端起酒杯的空,瞥眼仔细看了一眼田富贵,不看不打紧,今天这一打量,才发现田富贵的眼珠少有白色,大都是黄的,两只眉毛也是扫帚型的,相术上说这种人是非常危险。

王宝玉滋的抿了口酒,思量了下,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说法自然是民间传说,肯定不灵验,白浪费时间。所谓天理昭昭,恶人自有恶报,田叔不必心急。”

田富贵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之情,说道:“唉!我等了八年,才到了村长的位置上,怎么也不能就这样有名无实,让马顺喜这个狗娘养的黑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啊!”

王宝玉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田叔,凡事一口吃不了胖子,何况他这头黑瞎子呢?马顺喜目前的运势就在正位上,而且还得持续一段时间,一般人动不了他。”

田富贵无不遗憾的说道:“宝玉,照你这么说,我这辈子出头无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