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37 老同学

037 老同学

王宝玉摇摇头说道:“田叔咋这么说,你已经顺利升迁,这说明你的运势也已经开始起了。马顺喜这人虽然在势头上,但是心术不正,当然也不会永远都有好运气。如果你真想对付他,就得先把他的帮扶位上的人清除干净。”

田富贵不解的问道:“这话怎么讲?”

王宝玉低声问道:“田叔你想,在村部,谁最支持马顺喜?”

田富贵想了想说道:“马顺利?”

王宝玉笑着摇摇头说道:“马顺利就是个草包,充其量一个吃软饭的,他能兴起什么风浪?”

田富贵又低头想了半天,忽然恍然大悟的问道:“难道你是说叶连香?”

王宝玉点点头,夹起一块鸡肝放到嘴里有滋有味的嚼吧着。田富贵皱着眉头说道:“这傻老娘们整天跟马顺喜一个鼻孔出气,两口子都没他们近乎。只是她一个女人家能成多大事儿?”

王宝玉摆摆手说道:“他娘的马顺喜真正的走狗也就是叶连香,连叶香整天摇舌拉亮的,很多小报告也都是叶连香暗地里打的,马顺喜又听她的,其他干部也不能和一个娘们家计较,田叔你想,只要能把她搞掉,就等于砍掉了马顺喜的一条胳膊和一只耳朵,事情就会好办的多。”

田富贵点点头问道:“你说的对,不过叶连香占着个妇女主任的位置,又是马顺喜的亲信,要动她不容易啊。咱先拉拢她,让她和咱站一队怎样?”

王宝玉说道:“田叔说的也不能说不是好办法,兵法上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上策。但是田叔你想过没有,叶连香这个女人可不寻常,为人又势力,她跟马顺喜的关系,”王宝玉说道这里,瞅了眼窗外,然后低声接着说道:“他们的关系不清不白的,咱要想拉她不容易,万一弄叉了,说不定被她反咬一口难说。”

田富贵听得连连点头,问道:“宝玉,依你看,是先得除掉她了?”

王宝玉冷笑了声说道:“向来坏事儿的都是女人,马顺喜身边要是没有了叶连香,村部里其他干部再没有和他一心的。田叔只要和大家搞好团结,马顺喜还怎么当老大,到时候马顺喜被架空了,村部还不是你说了算?”

田富贵一听,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宝玉毕竟是年轻人,脑子就是活,我怎么没想到呢!老子一定找个茬干掉叶连香,你和迟立财关系好,他正好抓计生工作,也让他找叶连香个麻烦,让他马顺喜再臭得瑟。”

王宝玉点头答应,两个人商定了计划,又痛快地喝了几杯,酒足饭饱后散场不提。

王宝玉哼着小曲,步伐趔趄地走在乡村土路上,不断打着酒嗝,今天真是收获不小,总算是和村长田富贵结成了统一战线,但一想到田富贵说扎纸人的事情,王宝玉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田富贵此人,绝对不可深交,利用一下也就算了。

“王宝玉!”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王宝玉回头一看,是田富贵的女儿田英,正穿着红色呢子大衣、气喘嘘嘘地追了上来。

这个臭丫头,准没好事!王宝玉抬腿就要跑,可是脚下不稳,刚跑了几步,就差点摔倒,田英已经冲到了他的前方,挡住了去路。

王宝玉只好停住了脚步,田英用轻蔑的眼神看着王宝玉,说道:“臭宝玉,刚才在我家竟然敢和我耍流氓,不想活了。”

王宝玉嘿嘿笑道:“黑天鹅,我可没记得耍过流氓,只是有人要摸烂我屁股,想一想都很爽。”

田英嗔怒地举起了小手,说道:“再说我可要真打你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王宝玉可不愿意挨打,打身上就揭不下来,再说自己也不能和田英对打,这买卖肯定是吃亏的,于是嘻笑着说道:“大小姐,别真生气啊!开玩笑,别当真。你找我,不会只是为了我说摸屁股的事情吧!”

“当然不是,你跟我到河边,我有话问你。”田英收回了小手,对王宝玉小声说道。

“啥事儿非要到河边说啊?就在这说吧!”王宝玉打了个哈欠说道,这一喝酒人就容易犯困,王宝玉可不愿意和这个臭丫头闲扯。

“叫你来,你就来,要不休怪我把你初中时做的事情说出去。”田英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语气不容反对。

王宝玉一听,不说话了,歪斜着身子跟着田英爬上了河堤,来到了东清河边。东清河已经结了厚厚的冰,几个孩子正在冰冻的河面上开心的打着爬犁,不时传来一阵阵笑语欢声。

眼前的景象让王宝玉有些感慨,童年的时光就在仿佛就在眼前,小小的田英抱着同样小小的王宝玉,从对面的山坡的半山腰,一同坐在爬犁上,伴随着声声尖叫,一直滑到河面上,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这一转眼,两个人都长大了,也许再过几年,都会有了自己的孩子,成为平凡人中平凡的一员。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一个大柳树下,王宝玉忍不住说道:“田英,这是要去哪儿?有啥话就说吧!”

田英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对王宝玉说道:“好了,就这吧!那年你在这里把我推进了河里。”

王宝玉一阵苦笑,暗想,这女孩子的思想就是不一样,总是喜欢记得别人不好的事情,不像自己,不像男人,总是喜欢记得女人好的地方。

“田英,话可不能这么说,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掉河里的,还是我救你上来的呢!”王宝玉反驳田英的说法,当初的事实是,王宝玉和田英都只有七八岁,两个人在这个大柳树下玩,王宝玉脚下一滑,撞到了田英,田英滑进了河里,被王宝玉用一个树枝给救了上来。

“行了,臭宝玉,别狡辩了。我带你来这里,就是让你知道你当年对我做的事情,你欠我的,因此,我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听明白了吗?”田英用小手指着王宝玉说道。